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19章 为什么要回来?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试探他?

    同样是女人,我可怜李若曦。平静陈述着这个事实,安盛夏忽而冷笑,权少,你知道自作多情是个成语?

    换言之,安盛夏直接打了权耀的脸。

    她根本不在乎,他和李若曦是什么关系。

    两年前安盛夏离开的时候就必须接受,她躲避所有人,也包括他。

    他们之间,经过这两年的时间,谁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却没了食欲,权耀平淡撂下筷子,却没立即走人,而是盯着安盛夏不慌不忙用餐的动作。

    被让一只看着,安盛夏饶是真的饿了,却吃的不多。

    怎么,这里的饭菜比不上你们家?男人挑眉质问。

    当然不是,这些东西都很好吃,但也要分,跟谁在一起吃。她还真是,专门挑他不爱听的话。

    那么,你慢慢吃。摘下餐巾,权耀优雅的擦拭完嘴角,便转身去了卧室。

    安姐,这些吃的,都是少爷亲自准备的。张妈看不下去了,便走来,破口婆心的劝道,你还是给他一点好脸色看吧。

    是么?他亲自做的?

    事先根本不知道,安盛夏神色恍惚着。

    这是多久,没尝过他的手艺?

    一切,恍如隔世。

    知道你要过来,少爷还早起了,平常这个时间,少爷还在休息。

    嘟着嘴,张妈无奈的叹气,这两年,少爷把自己逼得很紧,他要事业,同时也要照顾孩子,几乎没有什么睡觉的时间,也就最近这才好的,之前少爷都是病的要住院。

    试想一下,健壮如牛的男人都住院了,可见他工作上有多忙!

    我看少爷今天有点感冒发烧,你把这个药送进去吧。张妈好心的提醒。

    我怎么没看出来?他哪里有生病的样子?不知道有多毒舌。

    安姐,你是没仔细观察他吧?张妈循循善诱的道,他刚才话的时候,一直有气无力,这个时候应该是去休息了,可少爷平常不准别人进他房间,所以现在麻烦你了。

    他都休息了……她干嘛还要眼巴巴的送药过去?

    毕竟,他也是孩子的爹地,这两年,辛辛苦苦的照顾他们,也吃了不少苦头……

    哦,知道了。虽然极不情愿,安盛夏却还是拿了药,往楼上的卧室走去。

    把门推开,迎面却是黑漆漆的一片……

    他没开灯是吧?

    试探的走了进去,安盛夏想把灯打开,却发现,灯光都坏了。

    紧蹙着眉头,安盛夏继续往里走,直到床边,这才察觉到他的气息。

    是谁?男人的声音慵懒,然而透着一层警惕。

    我。安盛夏停顿了会,这才继续道,你房间的灯坏了?我给你送药的,张妈你感冒了。

    没事,反正也死不了人。漫不经心的口气,男人并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反正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也没人会关心他一下。

    ……他这是三岁大吗?都知道自己病了,却半点不重视!

    你还是吃了药,再休息吧。她人都来了,他却这么不给面子,吃个药能怎么样?

    我都了,不吃。虽然是拒绝,但口气却服着软,权曜直挺挺趴在床单上,紧闭着眼,额头透着一些细汗,他知道自己病了,却就是不肯配合!

    无所谓,随便你吃不吃!跺了跺脚,安盛夏心想,她又不是佣人,他这个大爷,摆什么普啊?

    刚要走出去,安盛夏却忍不住附加一句,身体是你自己的,你不吃,到最后不舒服的也是你,你要不起来吃药,再休息,这不是一样的?

    冷哼着,安盛夏再接再厉的道,对了,你要是今天不吃药,就不准抱七七一下,会传染的。

    柔软的手腕却忽而让人拉扯,安盛夏还没反应过来,人却被重重碾压在床上。

    身前,是男人强壮有力的心跳!

    蓦地瞪大眼珠,安盛夏透着那漆黑,努力想要看清男人的神色。

    可惜了,什么都看不到……

    她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

    吵死。男人咬牙,再捏着安盛夏的下巴,声线透着浓郁的警告,你不是,两年前坑了我,走了么,怎么还要回来?

    这是我的家乡。她回来很奇怪吗?

    还是,他一直都不希望她回来……

    那为什么刚才还非要逼着我吃药?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吃药还不至于。权耀冷哼道,让那薄唇一点一点往女人敏感的耳畔逼近,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这么关心我的人?

    还是,你现在知道我的权势,所以,又要眼巴巴的攀上来,你后悔了是吧?男人每一个字,都透着讽刺的笑意,在嘲笑她……安盛夏!

    ……他这是什么脑回路?

    看不起她……

    以为她欲擒故纵,来求复合的吗?

    就算她来见他,为的也只是两个儿子!

    不过,既然他这么想,无论安盛夏如何解释都没作用。

    呵……

    是啊权少,我就是来找你的,怎么样,你很怕吧?安盛夏嫣然一笑,毕竟你现在,这么有钱,哎呦权势,是个女人都会心动的,何况是我?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要知道我对人妻没什么兴趣。男人轻拍着安盛夏的侧脸,声线不屑,你的胃口也不要太大了,如果你现在离婚,我也许会考虑你一下。

    你就不觉得偷,来的更刺激?亏得光线黑,安盛夏这才没有露出慌张,再微微的前倾,精致的下巴便抵住了男人宽阔的肩膀。

    迎面是女人的幽香,丢失了两年的味道,权耀不需要用力,便能重新掌控这个女人,却若即若离的后仰,安盛夏,没想到两年之后你变得这么下贱。

    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玩够了,安盛夏正要后退,然而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却是让男人恶狠狠的掌控住!

    放开我!

    安盛夏,我倒是想知道,你准备和我怎么偷……

    罢,男人再翻身用力,轻易将柔软的女人压入身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