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12章 把他还给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我已经解释过,七七并不是你的女儿,既然你想见她,我可以让你如愿,但是,你没有资格要走她!

    要不是为了见儿子,安盛夏也不至于带着七七来见权耀。

    见是可以见,但权耀一开口,就是要走七七的抚养权,这就显得太过分!

    她是不是我的女儿我心里清楚的很。权耀只是冷笑,随即继续道,不然安盛夏,我现在要立马做七七的dna鉴定,但是你敢么?

    凭什么你想做就做?安盛夏当然拒绝,我只能告诉你,她不是你的女儿!

    那么两年前我的孩子在哪里?权耀猛然站起身来,讽刺至极的看向安盛夏,两年前你怀孕了,那么大的肚子,总不可能一直藏着孩子,却不出生。

    那个时候,安盛夏已经怀孕几个月了,国内也没有医生敢打掉她的孩子。

    何况作为一个女人哪怕真的出国,不愿意再回来,也不会将唯一的寄托,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怎么想,那个孩子还在。

    不是七七还能是谁?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自以为是,我不是,你非要觉得是,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安盛夏摇头道,我只能,我没有撒谎!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带着女儿去做鉴定!

    如果你不觉得这么做伤害了她的话,随便你!安盛夏就是有这个自信,权耀不会去做鉴定,否则这对七七来是一种伤害。

    怎么结婚了。权耀终于问到这。

    我的私事,不需要跟你透露。安盛夏脸色冷然。

    从权公馆离开之后,安盛夏意外撞见楚歌。

    你真的回来了。楚歌也是一阵恍惚,谁都没想到,安盛夏还会再回来。

    这是你的女儿?楚歌好奇的指着七七。

    嗯。安盛夏淡然的点头。

    你是不是还不知道两年前发生了什么?上下打量着安盛夏平静的脸色之后,楚歌忽而质问。

    什么?看样子,安盛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两年前,权赫大少爷倒牌了。楚歌观察着安盛夏的脸色,继续道,后来,二哥接手了权氏,却宣布公司破产,幸好当年你不在,否则也要受到牵连。

    权氏,没了?安盛夏不能更吃惊。

    嗯。楚歌无奈的点头,甚至有人,二哥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权家,但我实在想不通,他自己也姓权……

    大少爷后来去了什么地方?安盛夏好奇的问,权赫这样轻易的倒牌,她真是没想到。

    也不知道二哥用了什么手段,逼着大哥离开公司,听是被流放了吧,包括大夫人。楚歌提到这段往事,也不免唏嘘,却扬起眉头,不过好在,二哥对权阳还算不错,我们的日子也还可以。

    没想到两年前,发生了这么多意外,安盛夏陡然怕了,她开始害怕权耀。

    他会如何对待一个,背叛了自己的女人?

    听闻权赫倒牌,被流放出国之后,韩恩雅就疯了。

    你一定要见她吗?楚歌只觉得毛骨悚然,她已经疯了。

    安盛夏却很想,和韩恩雅见一面。

    她就住在医院,整天疯疯傻傻的,要不就是哭。楚歌领着安盛夏走进病房。

    听见门口的动静,原本躺着不动的韩恩雅,微转过脸看去,只见是安盛夏。

    韩恩雅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闭上眼,继续躺着。

    她今天倒是安静的多啊。楚歌无比意外,随后继续道,其实,也不能怪她疯掉,大哥走的时候,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应该是真的爱她吧,生怕她一个人过的不好,生怕她被欺负,给她准备了所有的后路,而他自己去而被流放了,那个时候,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感动,听也是那个时候,她流产了,再加上失去丈夫,不疯才怪。

    她流产了?安盛夏无比诧异。

    也不能流产吧,听是,她自己偷偷打掉孩子的,后来又后悔了。楚歌压低声音,继续道,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当初自己拥有的有多好,大哥对她一直都不错,很宠她。

    韩恩雅一直很安静,可听到旁人提及权赫,便开始默默的流眼泪,然后发疯的拉扯自己的头发,整个人犹如得了失心疯。

    她还记得权赫。打量着韩恩雅的反应,安盛夏不免唏嘘,她爱他。

    恐怕,她也就只记得大哥了。叹了口气,楚歌无奈的摇头,现在啊,她就连权耀都不记得。

    毕竟,女人都是日久生情,很容易习惯一个人的存在。安盛夏有感而发的道。

    谁能想到,韩恩雅最终喜欢上权赫的时候,那个男人却被流放,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还活着……

    自打安盛夏进门之后,韩恩雅的眼泪就没断过,但这次她哭的很安静,一直都在压抑自己。

    安盛夏稍微愣怔,随后往她走过去。

    她现在疯了,你就这样走过去,她会咬你的!楚歌急忙拦下安盛夏。

    安盛夏却并不在意,稍微一推搡,便继续往韩恩雅跟前走了过去。

    韩恩雅这才缓缓抬眸,再次看了安盛夏一眼,也许是觉得,眼前的安盛夏无比熟悉,韩恩雅竟从床上走了下来,再笔直的跪在安盛夏跟前,求你,把他……还、还给我……

    谁?安盛夏急忙搀扶起韩恩雅。

    权,赫……这是一个女人在无助的时刻,最悲哀的凄鸣。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安盛夏无奈的摇了摇头。

    求你,帮我,找他……韩恩雅顿时哭的撕心裂肺。

    ……安盛夏只是无言。

    既然权赫被流放了,当然是去了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何况权赫给韩恩雅准备好了一切后路……

    看样子,是凶多吉少。

    离开医院之后,安盛夏却是撞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权耀!

    他怎么也来医院?

    迎上安盛夏审视的目光,权耀则是冷漠着脸庞,安盛夏,你生病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