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03章 她躲起来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权耀捏紧手机,只想听她的声音。

    可安盛夏却不敢半个字。

    她知道,此刻他恨她。

    安盛夏,你为什么不话?你是心虚?权耀仰着头,迎接凄凉的月色和星光,衬的那深邃的眼眸越发魅惑,声线却透着决然和冷漠,安盛夏,从来没有哪一个人,敢这么耍我!

    ……安盛夏当然知道,从来都没人敢这么耍他,何况是一个女人。

    安盛夏,你在哪里。

    ……他这是几个意思,想找到她吗?

    权耀,你别来找我了。安盛夏罢,便立即合上手机。

    权耀立即扬起手机,看向黑沉下去的手机屏幕,再冷冷的一笑。

    可想而知他此刻的痛苦!

    耀,我都听了,是她不要你。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就停在路边,随后女人妖娆的走下车,在凄美的路灯之下,终于可以看清那容颜,是李若曦。

    她牵起权耀的手腕,但是没有关系,最后,我愿意陪在你的身边,不管你是不是要失去一切……

    权耀却纹丝不动,只是低头握紧了手机,再一次拨打过去。

    就算你怎么联系,她都不会敢接的。李若曦一伸手,按住了男人的手腕,权耀,你不要自尊了吗?

    走开。冷漠的两个字,没有任何私人感情,权耀重复的拨打着同一个号码,却都无人接听。

    我就知道,她现在肯定不敢再出现,她骗了你的钱,让你失去一切,呵,这样的女人,你还留着做什么,难道还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李若曦挑眉,耀,你也该为自己想一想了。

    我只想一个人。罢,权耀便伸手,稍微推开了李若曦之后,迈开稳健的步伐转过身,逐渐消失在黑色的夜中。

    李若曦静静的凝望着男人的背影,从开始的抑郁,到最后,却悠然勾起嘴角,她相信,安盛夏肯定不会再出现了。

    因为没有脸。

    你知道安盛夏去了什么地方?薄夜寒找上公寓的时候,权耀的人也都没拦着。

    淼淼这才知道事情的重要,直摇头道,不知道,我都好几天没看到她人了,是不是和权少在一起?

    不是,最近权少也在找她,只是一直都没有线索。薄夜寒按住眉心,你知道她经常去什么地方?

    不知道啊!淼淼也跟着着急。

    对了,大白在家吗?薄夜寒紧张的质问。

    嗯,大把最近都有认真念书上学……可既然大白在家,安盛夏却不回来,这是几个意思?

    安盛夏就连孩子也都不要了?

    到底怎么回事?淼淼心惊肉跳的问。

    她出卖了权少。薄夜寒简单扼要的道,她把股份白送给权赫。

    这不可能!还是知道安盛夏的为人,何况淼淼也经常听安盛夏,要把股份卖给权耀,然后她就是富婆了,可以带她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总之,她现在人消失不见了。薄夜寒轻蔑的一笑,她还骗了权少的钱。

    ……淼淼内心咯噔了一下,这实在不像安盛夏的风格。

    他们都,她被离婚之后,就个性大变,一直都在恨着权少,所以这次,是蓄谋已久的报复。薄夜寒话音刚落,淼淼却讽刺的笑了出声,那为什么盛夏不在刚开始,就将股份转给权赫,居然还给了权耀缓和的机会,难道你们都觉得,盛夏是这么不择手段的女人?

    她之前还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估计就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至于后来,应该是舍不得那孩子吧。薄夜寒自顾自的道。

    她不是你们想的那么自私!淼淼咬牙道,她只是觉得离婚了之后,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话,她心里害怕了,才会在开始的时候想要打掉孩子,而不是为了想要报复谁,盛夏不会这样!??那就让她自己站出来解释,而不是一个人躲起来……我估计她是心虚了吧,所以不敢出来见人。薄夜寒当然为权耀鸣不平。

    不会的,盛夏不是这样的,不可能的……淼淼始终都在摇头,怎么都不信,是安盛夏坑了权耀的一切。

    三天后。

    权耀开车来了公寓。

    臭男人。大白也已经好几天没看到安盛夏,他撞见权耀的时候当即跑过去,气恼的问,我妈咪人呢?是不是你把她弄哭了,她在什么地方?

    她没来过是吗?半蹲下身子,权耀伸手摸了下儿子柔顺的发丝,继续问,她是不是没回来过?

    没,没有。眼看权耀认真的态度,大白也是被吓到了,他到底还是个孩子,所以看到权耀深红的眼眶,不免后退了几步。

    大白,跟我回家。权耀一伸手,便抱起了大白。

    我不要,不要跟你走,妈咪会回家找我的,如果他看不到我,就会伤心难过,我要在家里等她,一直等她回来……的身体让男人伸手扛起来,大白不断的扑腾,不断的蹬腿。

    男人始终一言不发,脸色也是平静,直接就将大白扔上车。

    如果她回来看不到你,就会过来找你。除非,她是真的就连儿子都不要了。

    权耀端坐在驾驶座上,猛然的踩下油门。

    车子,在不断的加速。

    可想到,还有儿子,权耀这才缓和了速度,只希望大白能舒服一点。

    我也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她什么都没和我……被权耀找上门的时候,秦圣一脸茫然,她不见了吗?

    她躲起来了。薄夜寒解释道。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秦圣不免发怒。

    是她骗了权少的钱,然后跑了。薄夜寒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始末。

    可秦圣和淼淼一样,都不信安盛夏会这样无情,甚至不要儿子,就一个人躲起来,远远的跑开了。

    她不是这样的人,我清楚的很!秦圣强调,她肯定遇到了什么,一个人躲起来哭呢!

    闻言,权耀内心一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