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00章 你就连我都不要?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婚礼……

    这两个字,过于神圣了。

    也是安盛夏曾经梦寐以求的。

    可现在,她又不是年轻不懂事的女孩,已经不期待所谓的婚礼。

    我已经不想要了……还记得第一次他要举办婚礼的时候,他只是因为得到了李若曦的下落,便故意从婚礼上离开,让她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现在他即便想给,她也不要了。

    她还能怎么想?

    在离婚之后,她肚子里还有了孩子,他却要举办婚礼?

    确定不是在施舍和同情吗?

    哪怕他是认真的,安盛夏也玩不起!

    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

    安盛夏,只要我想给你的,你就必须要!男人深邃的眼底,淬了那点笃定!

    可我就是不要了……安盛夏不冷不热的声线,虽然不大,却透着某种笃定。

    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到底失去了什么……

    你放心,我会把股份给你。然而事实上,安盛夏也做到了。

    就在第二天,安盛夏便联系了律师,准备将股份转移给权耀。

    端坐在办公桌的对面,权耀脸色冷沉。

    他知道,只要买走这些股份,就能得到整个权氏。

    可他,内心突然反感。

    安姐,你真心愿意将股份卖了吗?一旁,律师心敬慎的问。

    嗯。安盛夏点头,我是自愿卖的,没人逼我。

    那好,现在开始走流程了……那律师谨慎的道。

    好的,麻烦你了。从头到尾,安盛夏似乎没注意到,对面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脸色到底有多黑沉。

    可,这一切其实都是他想要的。

    不管是股份,还是公司,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忽而手机响起。

    权耀淡定的走出去,接听。

    你要买股份?

    是的,义父。

    你准备出多少钱?

    就要看她想要多少了。权耀捏紧手机。

    你是我一手教大的,哪怕对待一个女人,也不要心慈手软,明白吗?听筒内,男人老道的口气,淬了那点残忍。

    是,我知道。权耀点头道,她的股份,我会买的。

    哪怕,他内心不想。

    可理智告诉他,必须买。

    折回办公桌上,权耀只听见律师和会计在一遍遍计算着利息,股价。

    权总,你听我,现在是安姐非要卖股份,估计她现在手头很紧吧,我们完全不必要超太多的价格……那会计压低了声音。

    滚!权耀却陡然捏紧拳头!

    权总,我这也是为了公司好……那会计,吓得急忙抱着文件,想跑!

    我了,让你滚!权耀既然发怒,也就只要更换了会计。

    他只是不想和她在办公桌上,计算的这么清楚。

    权总……您想怎么算?接下来的那个会计,也是一头雾水。

    给她最优惠的价格……权耀低头,却看那个数字,已经很多了,可他却还是觉得不够多。

    权总,你那边的价格,到底算好了没?安盛夏心急如焚,他这是几个意思,都到了最后,还不想出钱是吗?

    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根本拿不出钱来,我可是要一手交钱,一手卖股份的,可没有空头支票的法。安盛夏一脸认真。

    钱我当然有,不过我也要仔细的算,难道随便开一个数字给你?权耀不怒反笑的质问。

    那你到底要算多久?安盛夏蹙眉,随后去看律师。

    律师也是一阵尴尬,按照道理来,很快就能算出来。

    不过,权总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谁都不敢干涉。

    我想算的仔细点,省的回头有纠纷。权耀按住眉心,随意的道,先一起吃个饭吧,我看你肚子也该饿了。

    的确是饿了,安盛夏下意识摸了摸腹,倒不介意和他在一起用餐。

    你最近是不是手头紧?吃饭的时候,安盛夏几次试探,要不这样吧,你分几次把钱打给我,我也不为难你。

    你是觉得我给不出钱?她在怀疑他的实力?

    也不是,我看你算钱算的这么辛苦……八成是想压榨她。

    你的那点股份还是挺值钱的,我也不至于坑你。权耀直言,是会计算的慢,跟我没关系。

    那你随便给个差不多的价格就行,就当我吃亏一点。安盛夏解释道,我也不想贪财,你就给现在的股份价格吧。

    这样算,传出去了,别人还以为我的公司要倒闭了。权耀冷不丁的冷笑,安盛夏,你不需要顾虑太多,我给你的价格自然不会低。

    其实吧,我也不是不放心……安盛夏其实就是不放心,而且脸上也很不安。

    记住,永远都不要把情绪都写在脸上,因为别人会透过你的表情,让你吃亏。权耀忽而提醒她。

    反正我又不是个商人,等我有了钱之后,怎么花都行,儿子也不会跟着我吃苦。安盛夏想的很美!

    为什么突然之间要卖股份?权耀根本吃不进,反而看安盛夏的食欲不错。

    这不是你想要的?安盛夏好笑的反问。

    嗯,的也是。此刻权耀才终于知道,他到底问了多无聊的问题。

    安盛夏随后只是低着头,认真的吃饭,她吃的越多,男人便越高兴。

    很快,几乎一桌子的饭菜都让安盛夏一个人消灭。

    饱了,多谢你的设宴。安盛夏自顾自的擦干净嘴角,这才优雅起身。

    权耀则是抬眸,看紧她每一个动作。

    怎么了,我脸上还有脏东西?安盛夏好奇抚摸着自己的嘴角。

    不是。权耀却只是摇头,那深邃的眼底,涌现着一股暗流,随后他轻笑,安盛夏,如果我不买你的股份,你会怎么样?

    我都好了要卖的,怎么样,你还是给不起钱?安盛夏气恼至极,忽而绕开了桌面,再一伸手按住权耀的领口,权耀,你最好不要给我耍花招,我要的是钱!

    安盛夏,我过我想和你复婚,你就连我都不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