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99章 让他满意的结果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如果我不呢?安盛夏紧蹙着眉,干净的巴掌脸,浮现一缕焦急。

    安盛夏,我要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如果你今天回避……修长的手指,狠狠捏住了安盛夏的脖子,权耀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权耀,你疯了是不是?她现在还是孕妇,可他却对她起了杀意。

    得不到的东西我宁可毁掉,也不会留给别人。如果她成了,他得不到的东西,他不介意亲自毁掉。

    你真是个变态!安盛夏试图呼吸,男人却不断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安盛夏脸色涨红,难受的厉害,眼底也浮现出一份屈辱,权耀,你放手,你非要掐死我不可吗?

    安盛夏,都是你逼我的……他也不想亲自伤害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无奈的摇头,安盛夏不断拍打男人的手臂,然而她这点挣扎,也不过是打闹。

    回答我,你们是什么关系?权耀全然不知,自己的力道还在不断加重。

    我难受……她到底是个孕妇,又是最敏感脆弱的时候,生怕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安盛夏,你要乖,现在就回答我……

    是舅舅……

    被权耀的疯狂吓到,安盛夏下意识脱口而出,随后紧绷起嘴角,不愿再作答。

    他是她的,舅舅?

    饶是权耀也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是安盛夏的舅舅,看上去年纪相差的也不算太大。

    难怪他要,他是安盛夏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所有的火气一哄而散,权耀抽回手臂,再胡乱的拉扯了下领带。

    他也想知道,安盛夏和那个男人,关系为何如此恶劣。

    可既然安盛夏不想,权耀也就不想过问。

    刚才,吓到你了?权耀试探的质问。

    安盛夏先是一愣,旋即,一言不发。

    看她脸色苍白,估计被他吓到。

    可他,并不是故意的。

    而是源于男人强烈的尊严。

    嗯,那个男人,的确是他的舅舅……

    薄夜寒这边,也终于调查到线索,五年前,他从安氏拿了一大笔钱跑路,没有再过问安盛夏,这也是她母亲跳楼的原因之一。

    甚至,她母亲临死之前,是将她托付给他的,毕竟她母亲对安大山失望至极,那个后妈李美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是这么多年,他都没来找过安盛夏……

    谁能想到过了五年,他却忽而出现。

    安盛夏倔强的,不肯要他半点臭钱。

    不过奇怪的是,这五年,他任何资料却是清零的,我这边什么也查不到了。

    换言之,那个男人的资料只停留在五年之前。

    你现在终于放心了吧,他们不是那种关系,那个男人也没有结婚……薄夜寒耸肩。

    这个结果,我很满意。权耀不能更满意了,眼角也浮现出某种得意。

    薄夜寒还是第一次看到权耀笑的这么无害,权少,你不要笑了,真的太丑。

    是么,我笑了?权耀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他在笑。

    嗯,你是笑了……总觉得你哪里不一样了。薄夜寒摇头道。

    是你看错了,我还是我。权耀很快恢复了淡定。

    男人依旧每天来看望安盛夏。

    只是,他也知道,安盛夏不愿意见他,因此将车子停在门口,却不进门。

    从起初的厌恶到后来的无视,权耀对他,反而没了反感的情绪。

    离开她,你们并不合适,勉强在一起对大家都不好。

    身后传来男人冷漠至极的声音,权耀不禁停顿脚跟,这才悠然转过身,鞋子合不合脚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你这些,都没用的,她心里有我,否则不会想生下这个孩子。

    可是为了孩子勉强在一起,谁知道,你以后会怎么对她?男人不屑的道,何况,她也并非是心里有你,而是舍不得这个孩子,才要生出来,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有这个想法,但不是因为你,明白?

    如果你真的在乎她的感受,也就不会卷钱跑路,这五年来对她不闻不问,此刻才终于良心不安。权耀每一个字,都让男人陷入纠结。

    你……男人先是一愣,再紧绷着神色,大约五秒钟这才有所反应,你的动作真慢,想要调查我,居然需要这么多天,肯定不是她亲口的。

    我不需要。权耀摇头道,她不想的,我都不会逼着,我会自己调查,不过这个结果让我很满意。

    亏得他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安盛夏的前任。

    原来,不过是舅舅。

    他们只是亲人而已。

    的确是我不对,所以我想尽量的补偿。男人沉下眼眸,不管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不会再接受你的好。权耀声落,便转身走进公寓。

    要不要搬家?我怕那个男人每天都来骚扰你。权耀坐在沙发上,眼看安盛夏吃着水果,便绅士优雅的建议。

    不用了,还不是一样的。安盛夏垂下睫毛,我不想见他,其实也不想见你,但是不管我搬到什么地方去,他都能查到我的住址,你也是一样。

    我和他不一样。权耀的声线,似乎还透着一层得意。

    安盛夏却下意识,吞了一口气,再伸手摸了一下脖子,她可没忘记,是谁掐着她的脖子,恨不得弄死她。

    眼看安盛夏下意识的动作,权耀伸出舌尖顶了顶自己的侧脸,眼神恍惚了片刻,安盛夏,我跟你道歉,嗯?

    ……安盛夏却并不接受他的歉意。

    你希望我怎么做?他不想每天面对一个冷硬的石头,最起码,她也该给他一点反应。

    我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了。

    安盛夏忽而抬眸,笔直看进权耀的眼底,言语坚决的道,你现在来找我,也不过是因为不甘心,因为我不要你了,因为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你生怕这个孩子认别人做爹地。

    他只是因为不甘心!

    安盛夏,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愿意给你婚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