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98章 他们的关系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权耀冷笑着,讽刺的看向眼前的女人,分明虚弱的脸色发白,却还是有气死人的本事。

    权耀不得不佩服她,再度冷笑出声,安盛夏,你现在病着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记住了,我可不是轻易就能被利用的。

    你放心,我即便留下也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安安心心的睡觉,我等你睡着了自然会走!权耀站起身来,往窗户跟前一站,就像个幽灵一般,安静却真实存在。

    起初安盛夏根本睡不着,毕竟房间还有第二个人,但最后,实在是困了,这才闭上眼,恍惚的陷入沉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安盛夏肚子咕咕直叫,她可怜巴巴的摸着腹,想要按铃,找护士来点餐。

    眼前却是一个不断放大的俊脸!

    我给你买了点吃的,你是现在起来吃,还是想让我喂你?权耀手中端着一大碗馄饨,麻辣可口,安盛夏就想吃一口。

    你先放下吧,我等下自己吃。却下意识舔了舔嘴角,安盛夏坚持不吃嗟来之食。

    哦,是么,看来我看错了,我还以为你现在很想吃东西,所以就买了大份。权耀思来想去,却还是坚持,你起来吧,吃点东西。

    那我自己吃。她不想让他喂。

    随便你。堂堂权家二少爷,什么时候亲自照顾过女人吃饭?也就只有她不领情罢了。

    权耀也只烦躁的那么一瞬间,便收敛脾气,随后冷冷站在床边,低头看她口口的吃。

    一大份的馄饨看着多,但吃的时候却也没多少,安盛夏没一会便吃完。

    还要不要?他可以再去买。

    不了。安盛夏擦干净嘴角,好奇的问,你现在不去公司?

    他昨晚不是,等她睡着了,他就走吗?

    果然男人的话当不得真。

    嗯,今天不去了,先照顾你。就这么坐在病房内,权耀似乎也不觉得无聊。

    我感觉挺好的,可以先出院……也不是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任,安盛夏知道抽筋是正常的,不是大毛病。

    权耀却坚持,再继续观察两天。

    安盛夏在住院的时候,那个男人也就没机会钻出来。

    两天后,安盛夏顺利出院。

    权耀因为一个大案子,迟到了没来。

    这种时候你会知道还是我更靠谱,走吧,我送你回去。男人的车子,就停在安盛夏脚边。

    其实我不指望任何人对我好,我又不是残废。一个人哪怕对你多好,兴许是带着目的,哪怕真的是发自真心,但那种好随时都可以收回去,安盛夏摇了摇头,我可以自己打车。

    还是别闹了,我知道你暂时不想看到我,不过,我也只是送你回去。男人冷哼,大不了你可以给我钱,就当我是你的司机吧,从这里打车也不方便。

    安盛夏也不是,见不得他,也觉得没什么,这便上车。

    然而,也不知道从哪来出现记者,纷纷对准安盛夏拍照。

    安姐,请问你和这个先生是什么关系?

    之前就有新闻报道,你和一个陌生男人关系匪浅,后来新闻被权氏压了下来,请问你是因为出轨这才离婚吗?

    安姐,听你还抢了李若曦姐的戏,这是真的吗?

    这些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但记者怎么知道的这么透彻???难道有人卖消息出去?

    她有权利不回答任何问题,如果你们继续在这闹,就没意思了。将那些记者推了推,男人立马拽着安盛夏上车,再不断的加速,惹得那些记者脸色惨白的后退。

    抱歉了,我这次来的时候没注意会有记者。男人侧头,歉意的道,似乎给你惹了不的麻烦。

    最好这次记者跟你没关系。安盛夏直言,如果让我知道,记者是你来找的,信我,你以后再也看不到我。

    知道了。男人点头道,我还没这么无聊找记者来拍,毕竟你才刚出院,我不至于给你添麻烦。

    不是你还能是谁?安盛夏蹙眉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家?男人提醒道,比如,是那种竞争对手,或者是看你不爽的人。

    暂时我还不知道是谁……安盛夏只是摇头。

    刚要离开公司。

    却在大屏幕上看到安盛夏的绯闻……

    权耀当即停下脚步。

    耀,你现在要出去?李若曦好歹是权耀一手捧起来的,眼看安盛夏爆发绯闻,也只是不动声色。

    嗯。权耀点了点头,再屈指,按住了发疼的眉心,若曦,记者是你找来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李若曦再也笑不出来,你居然会怀疑我?

    否则我不知道还能是谁。撂下这句狠话,权耀立即抓紧车钥匙,转身走进电梯。

    咬着下唇,李若曦只是不甘心,也跟着走进电梯。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那个人不是我,我还没这么傻,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找人去曝光安盛夏。李若曦解释道,我没这个动机,我也不希望她的曝光率比我还要高。

    最好不是你。权耀脸色冷酷至极。

    他不过开会耽误了一会时间,安盛夏就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权耀捏紧手臂,气的牙齿都在颤抖。

    李若曦当然看出他的不悦,便轻轻伸手,抓住他的袖口,你也不用紧张,也许他们,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表面上在劝,却将见不得人这四个字的极为用力。

    难。

    这一刻权耀倏然之间发现,他对安盛夏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了解,她似乎越来越脱离了掌控。

    这种抓不住一个女人的滋味,让他感到厌烦。

    甚至,会让他失控……

    安盛夏,你到底还有多少个面?

    公寓。

    权耀停下车后,就直接走了进来,那气势犹如是一个丈夫在抓包自己的妻子。

    坐在沙发上吃零食的安盛夏一瞧见权耀气愤的脸色,却是不话,也不解释什么。

    安盛夏,我再问你一次,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