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96章 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却也不是认错的态度,安盛夏不禁回想,她即便伸手打了李若曦,也不过是条件反射,下意识的自我保护。

    但看在权耀眼底,亦或者就不是这般。

    谁都知道权耀宝贝李若曦,宝贝到,愿意离婚,给她一个名分的地步。

    所以安盛夏还没这么傻,争风吃醋根本不存在,她早已看透。

    没关系,我刚才和安姐闹着玩的。死死捂着发红的脸颊,李若曦再委屈的咬住贝齿,任谁看了都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何况是权耀?

    安盛夏不禁冷笑,李若曦真是个好演员,只是这么好的演技不去拍戏,一直都拍广告捞金实在可惜。

    哦对了,安盛夏再度讽刺一笑,李若曦原本有个剧本要拍,是让她暗中截胡的,难怪对她痛心疾首了。

    我刚才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一起,所以我挺好奇的,就过来问一下,没想到,安姐要发这么大的火气。李若曦成功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个男人身上。

    权耀之前也问过两次,但安盛夏就是不肯。

    深邃的眼眸划过一丝丝冰凉,权耀蓦地抬眸,便猝不及防撞入女人纯净的眼瞳深处!

    怎么一个人出来?压抑良久,权耀最终只轻描淡写的问。

    淼淼不敢出来。还不是因为薄夜寒?安盛夏下意识蹙眉。

    我送你回去。权耀抓紧了手中的车钥匙。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虽然是孕妇,但也没到手脚残废的地步,只要不犯恶心,安盛夏觉得自己和普通人没差。

    眼看安盛夏开车离去,权耀也只是沉默,冷静的站在原地。

    看样子,你也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侧头,李若曦好奇的盯着权耀。

    是,不知道。权耀猛然沉下眼眸,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就在刚才,他们还一起逛街了,那个男人很殷勤,帮她把东西搬到车上,这才走的。李若曦不过了自己看到的,没有添油加醋,但解释的场景却让人留有幻想的余地。

    如权耀这般强势的男人,怎么可能容忍其他男人的存在?

    也许,是我误会了吧,他们看上去,其实更像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罢了。李若曦耸肩道,他们看上去很熟。

    还认识很久了?

    可笑的是,权耀在调查安盛夏背景的时候,根本没查到这点!

    所以你现在来找我,就是为了调查你的前妻?薄夜寒讽刺一笑,权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闲了?

    凭什么觉得他能帮忙?

    要知道,权耀扣下的,是他的女人!

    你把淼淼还我。薄夜寒理所当然的开口,否则,你自己去查吧。

    人我不会给你,你也必须给我查。在商言商,权耀点了点头,我也不会亏待你。

    那好,我会尽快给你答复,除非那个人没有背景。薄夜寒下意识按住眉心,眼底也存了玩味,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让权耀都兴师动众?

    几乎每天,男人的车子都会停在公寓门外。

    虽然没进去见安盛夏,可谁都知道他的来意。

    张妈都不敢去倒垃圾了,否则看到那个男人,也觉得糟心!

    下班后,权耀哪都没去,就来了公寓。

    却只见那辆熟悉的车,权耀眼皮子冷冷跳跃,随后就当没看到。

    权少,既然看到了还是打个招呼吧,这样比较礼貌。推开车门,男人几步走到权耀跟前,起来也好笑,我是特意来等你的。

    等我?权耀从鼻子里冷哼。

    嗯,毕竟你是孩子的父亲。男人倒算冷静,随后瞥了权耀一眼,我从来都不知道,她会选择像你这样的男人,要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有钱人,全身都是铜臭味,不过你算是个特例吧。

    怎么,你很了解她?权耀冷笑道。

    不光是了解,我和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了。男人下意识摸到一包香烟。

    你们是什么关系?权耀陡然质问。

    男人倒是不紧不慢的一笑,随后将香烟放了回去,她都没告诉你吗?

    男人似乎很得意。

    权耀则是冷漠下眼神,她不,不代表我查不到。

    看来她也没把你放在心上,否则,怎么舍得让你一直误会?男人再伸手一拍权耀的肩,实话,你和安盛夏一点都不合适,我觉得你不如早点放手算了。

    合适不合适也不是你了算。何况他们现在有了第三个孩子,权耀怎么样,都不应该放手。

    就算为了孩子勉强在一起,两个人也都会痛苦,还不如轻易的放手。男人提醒道,这样对你们都好。

    我倒不觉得勉强,她也不会。还记得自己的来意,是找安盛夏,权耀立即挪开男人的手臂,笔直往客厅走去。

    安盛夏最近很奢睡,哪怕坐在沙发上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改变睡姿,慢慢睡着了。

    当权耀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温柔的女人满头发丝平铺在沙发上,静静的睡着,嘴微微开启,让人光是看都觉得很香甜。

    权耀继续走近了,再半蹲下来,伸手抚摸着女人的脸颊,动作很轻,生怕将她吵醒了。

    呜咽了声,安盛夏漫不经心翻了个身,却差点掉出沙发。

    幸好被男人伸手抱住了。

    权耀无奈,想要教训她睡觉不老实,却不忍心将她吵醒,再她睡得这么深,也不见得能叫醒,还是让她继续睡吧……

    这么一想,权耀便情不自禁的舒展眉心,再轻轻抱起她,一步步往卧室走去。

    一阵恍惚,安盛夏只觉得全身难受,失重的厉害,再被一个吓人的噩梦蓦地惊醒,却意外察觉自己身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立马剧烈的挣扎着,安盛夏不愿和他碰触,她眼底那抹丝毫不加掩饰的拒绝,便原封不动的窜入权耀那冷漠深沉的眼底!

    安盛夏,我对你这样,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