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92章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立马拿起西装外套披上,权耀抓紧车钥匙,便利索的走出办公室……

    刚才谢了。站在医院走廊,安盛夏也只是冷冰冰看向眼前的男人,不过要不是你,我当时也不会有嘴都不清。

    你当然要谢谢我,否则那些记者能把你吃了。男人蹙眉道,你什么时候怀孕的,孩子父亲知道这件事?

    不觉得你问的太多了?安盛夏扬起那张倔强的脸,讽刺的道,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虽然你都这么了,不过我还是有资格去管教你。男人上下打量着安盛夏,你好像瘦了,都怀孕的人,还这么瘦,你是过的不好?

    估计我过的比你好。安盛夏双手抱臂,我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知道过的多舒服。

    那就好。男人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却掏出一张卡,递给安盛夏,卡里有一些钱,密码是你的生日,我应该早就拿出来给你的。

    算了吧。或者曾经的自己,很需要这笔钱,但现在,她已经再也不缺了,安盛夏坚决的摇头,把你的钱拿走,我一点都不缺。

    你放心,这个钱是干净的,我还算有良心。

    那我也不要。

    安盛夏,你非要跟我一直生气下去?男人平静的脸上,分明没有透露任何,但语气似乎已经冰冻起来,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脾气太差。

    我也只是想真实的活着,而不像你,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哪怕是那颗良心!安盛夏眼神不屑,这点钱,你还是拿走吧,我真的不需要!

    听你手上有权氏的股份,盛夏,我也为你感到高兴。男人一伸手轻拍安盛夏的肩,再微微一笑,你现在有了钱,以后的日子也好过了,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现在不是离婚了么,准备怎么养这个孩子,总不能一直都没有父亲。

    这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安盛夏后退一步,脸色淡漠如冰,决然的道,你还是快走吧,我也不希望让人看到,你和我站在一起!

    就这样你都忍受不了?男人低头,审视着安盛夏,你现在就去检查身体吧,我在这里等你,回头,我怕那些记者还会找你的麻烦,我可以带你回家。

    不用装的这么好心的样子,你应该知道,你在我心底里比垃圾都还不如。罢,安盛夏决然转过身。

    男人却是望着那清丽的背影,再度抬脚跟过去。

    检查结果还算顺利。

    安盛夏拿着单子,继续和医生了解了一下,便松了口气。

    医生什么?男人似乎很关心。

    没什么,就是这个孩子很健康。言语平静,安盛夏很不耐烦,我会自己打车回家,你也走吧。

    既然我现在知道你住在哪里,就不会让你一个人打车走,别闹了,我这次送你。男人几次想抓住安盛夏的手,却都被厌恶的拍开。

    你走吧,就当没有回来过。安盛夏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写满了疏离。

    可是我现在已经回来了,就有这个权利来照顾你。

    当男人话音刚落,安盛夏简直笑出泪来,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所以现在你在不在都已经无所谓了。

    当然不是无所谓。男人轻拍着安盛夏的肩,我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

    你应该知道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所以他还回来做什么?

    嗯,我当然知道。男人只是点头,随后取出车钥匙,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是孕妇,门口还有不少记者,我要是不送你出去,你自己怎么走?

    我会有自己的办法。全程,安盛夏十分不配合。

    安盛夏,你现在除了我能依靠还有谁?情急之下,男人索性抓紧了安盛夏的手!

    几乎同时……

    权耀刚走出电梯,便看到了这一幕!

    越走越近,权耀最终在安盛夏眼前停下脚步。

    低头,瞥向女人白嫩的手腕,权耀慢条斯理的伸手过去,生硬的拽开男人的掌心,我知道你今天产检,不是好了一起来,你怎么非要自己来?

    安盛夏只是一言不发。

    哦,你就是孩子的父亲?男人抬头审视着权耀,没想到你是权氏二少,看来她眼光还不算太差。

    你好。故意露出绅士的那一面,权耀同男人握手,却暗中紧了紧。

    男人脸色顿变,但下一秒也恢复常色,听你们离婚了,所以这个孩子,以后我会帮你养大。

    既然我是孩子的父亲,当然是我亲自抚养,而且我和她的感情还没有完全破裂。权耀当然要亮出自己的身份。

    你不是为了一个李姐,抛弃她了?现在也好意思,感情没有破裂?男人自然不信。

    你一个外人当然不知道我和她每天都会见面。当然是故意的,权耀将外人这两个字,咬的很清晰。

    只是见面而已,我估计是在你死缠烂打。没再理会权耀,男人心知肚明的很,随后看了安盛夏一眼,我们走。

    然而这次,安盛夏却伸手,抓紧了权耀!

    你自己走吧。这话,无疑是在下逐客令。

    安盛夏,你也不要为了气我,就选择吃回头草,有点头脑的女人都知道,即便回头了也不会是那个感觉,他也不会对你上心,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男人费心的提醒。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安盛夏重重点头,再微微的用力。

    权耀便领她走进电梯。

    没什么跟我交代的?站在电梯内,权耀刚打破沉寂。

    安盛夏却抽开手臂,和他站在远远的。

    明显,刚才也不过是在男人面前做戏。

    刚利用完他,就撒手的意思?

    安盛夏,你给我解释一下。

    气不打一处来,权耀蓦地低头,伸手按在墙壁上,就将安盛夏挤在自己的怀内,言语激烈的问,刚才那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