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88章 他的选择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下一秒,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定在沙发处,先看了一眼安盛夏,随后去看李若曦。

    我听她怀孕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没有别的意思。

    别过脸,李若曦声线如蚊那般,显得委屈,但是我没想到,我刚来,张妈就开始赶人,我一个女人,还能做什么?

    既然你来看够了,要不就先走吧?张妈蹙眉问。

    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吗?李若曦更是委屈。

    李姐,既然你来看望我,我心生感谢,只是我身体不舒服,不能陪你了。安盛夏看都没看李若曦一眼,便转身回了卧室,毕竟,李若曦根本不是过来看她,而是为了权耀。

    张妈,你准备饭菜了吗,我现在有点饿了,想吃东西。听权耀买了不少补品,专门给安盛夏补身子,李若曦索性往厨房走去。

    张妈哪里敢让李若曦进厨房,当即拦下,李姐,厨房这样的地方根本不适合你去,还是我来吧。

    那就麻烦了。折回饭桌上,李若曦倒是安静。

    权耀定定的看向李若曦,来找我什么事。

    我是来看她的。李若曦沉下眼眸,我知道,你想要那个孩子,当然不会故意找茬,何况你最近也不来医院,我知道你忙。

    下次不要来这里。撂下这话,权耀便起身站直,去了卧室。

    李姐,你吃了饭就快走吧,毕竟这里也不欢迎你。张妈端来吃的,却只是最简单的食物。

    李若曦看了当然不满意,你要知道,我暂时还没输,你就这个态度对我,信不信我把你炒了?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照顾的是安姐。何况安盛夏怀孕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妈也知道,李若曦无法再兴风作浪。

    张妈,你给我记清楚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以后你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拎着包抽身,李若曦刚走到门外,却撞见楚天。

    你来找她的?

    嗯。楚天当即下车。

    可是权少也在,他可是每天都过来看她呢,楚少,你的动作可真是慢啊!李若曦停下脚步。

    那是他的事。楚天笔直往公寓走去,李若曦为了看热闹,便也跟过去。

    听你身体不舒服,我给你带了一点补品,吃了对身体会好的。站在卧室门外,却只见权耀站在床边,楚天一愣,却也收敛表情,继续走到安盛夏跟前。

    楚少,真是让你破费了!安盛夏莞尔,谢谢你!她对待楚天和权耀送来的补品,完全是两个态度。

    她不是生病,是怀孕了,她肚子里的……是我权耀的孩子!扯出这番话,权耀的声线中,似乎还透着一层得意,就是故意给楚天听的。

    楚天只是淡淡一笑,他们都离婚了,权耀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安盛夏则是一脸难堪,有点抬不起头。

    刚才不是肚子疼吗,你先继续休息,我来照顾客人。权耀将客人这两个字,咬的很重,指的就是楚天。

    你自己都是个客人。安盛夏急忙道,权少,当真不需要麻烦你。

    没关系,我也不觉得麻烦,毕竟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女儿。权耀就是相信,这次肯定是女儿,他非要个女儿不可!

    她的话没错,你自己都是个客人。楚天一伸手,按住权耀的肩,我能照顾好自己,再了,这个公寓,也是公司给她安排的,权少,你不要多虑了。

    我当然不是自作多情。权耀先是低头冷笑,随后扬起那张英俊的五官,她就是在跟我闹脾气呢,刚才还好好话的,也许是现在看到客人,就开始跟我生疏起来。

    某些人要是不能好好话就给我出去。原本不想生气的,可听到权耀那些暗示的话,安盛夏只觉得风怒的不行,恨不得砍死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他不介意被误会,但是她介意,她根本不想和权耀有任何牵扯。

    哪怕,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权耀的。

    可,那也是过去的事,在离婚之前怀上的。

    安盛夏,有些我不喜欢听的话你最好注意一点。权耀蓦地沉下眼眸。

    哦,她在楚天面前,就急着跟他保持距离?

    还不是做给楚天看的?

    她毕竟是孕妇,你现在跟一个孕妇讲道理,是不是有点低级?楚天当然知道察言观色,更是在权耀的身上撒了一把火。

    那行,我们先出去。即便要走,权耀也带上了楚天。

    她这边有人照顾,也不缺你。

    楚天闻言则是蹙眉,她毕竟是我旗下的艺人,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她现在有了我的孩子,怎么样,你想喜当爹?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权耀轻蔑的道。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楚天伸手一拍权耀的肩,她的过去,我是可以不在乎的。

    可我还没死。权耀扬起英俊的下巴,楚少,你要是跟我抢,那就最好抢到底,我会让你的楚氏付出代价!

    权少,你为了安盛夏,和薄少作对,再跟我作对,你猜最后我们和权赫联手,那么你的胜算还有多少?楚天那认真的脸色并不是开玩笑。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权氏,你想将权赫狠狠的踩在脚底下,所以,安盛夏和权氏之间你就必须要做一个选择了。

    楚天话音刚落,权耀却是冷哼,楚少,你觉得这样就能威胁到我?

    并不是我觉得,而是事实。

    罢,楚天再走近一步,帮他擦了擦肩上原本就虚设的灰尘,继续道,权少,你之前娶安盛夏就是为了权氏,现在你放弃她,也许就能得到权氏,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楚天。

    深邃的眼眸划过慵懒和浅笑,权耀却是反手拎起楚天的领口,女人只分我要,和我不要的!

    而她,是他要得到的!

    站在墙壁,安盛夏将刚才两个男人的对话尽数停在耳底。

    在她和权氏两者之间,他这次,会如何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