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84章 他说,要这个孩子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安盛夏紧闭着眼,慌张不安的等待手术。

    没一会,几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

    医生熟练的戴上白色塑胶手套,护士则是低着头准备手术用具。

    他们早已见怪不怪,看向安盛夏的时候,眼神没有丝毫怜悯。

    眼角逐渐湿润开来,饶是安盛夏不甘心,拼命想留住这个孩子,却还是咬紧牙关,一动不动的用力抓紧身下的床单。

    这个孩子,她不能留!

    安姐,请你放轻松……已经有护士,拿着针筒准备给安盛夏注射麻醉。

    眼神涣散着,安盛夏闭了闭眼,没有做任何反抗……

    蓦然,砰的一声!

    手术室大门陡然让人撞开!

    脸色铁青、身材高大的男人宽了宽西装大衣,带了身后的保镖,气场冷漠的大步走来。

    一把按住护士的手腕,男人口中每一个字犹如是湖面上的碎冰,森冷无比,透着伤人的冷芒,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准给她进行手术!

    男人年轻富有磁性的声线,当即让安盛夏从噩梦中醒来,她再彷徨的睁开清丽的眼瞳,却只见那双恨不得要吃人的野性眸光!

    是他……

    权耀!

    你怎么进来的?不甘心的喊叫声中,还透着绝望,安盛夏不可置信的看向他,整个人要癫狂。

    她分明掩饰的这么完美,他怎么知道的?

    安盛夏,你敢打掉我的孩子?用力将那些护士和医生挤开,权耀冷冷站在床边,俯视着眼前的女人,双目充斥了深红的血丝,如果可以,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掐死!

    嗯,我是想打掉这个孩子。言语肯定,不带丝毫犹豫,安盛夏不想接受这个意外的孩子,这不是惊喜,而是恐吓。

    她还这么年轻,不能彻底毁在一个男人的手中!

    可惜了,没有医院敢打掉我权耀的孩子!只要他一声令下,任何医院都不敢给安盛夏动手术,他不过是在提醒她,她该趁早死了这条心!

    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我都不会生!既然不能动手术,总归还有其他办法,哪怕撞肚子,安盛夏也不愿接受这个孩子。

    她并非是恐吓权耀,而是认真的!

    若真的接受了这个孩子,她和权耀以后的关系,只会更加复杂。

    而她,却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缠。

    安盛夏,你跟我走!直接按住安盛夏的肩,便笔直往外拖拽,可后来想到,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身体也虚弱,一直都在呕吐,权耀眼神便是刺疼,旋即伸手一用力,便将柔软无骨的女人抱在怀里。

    你放我下来!一路上,安盛夏都在拼死挣扎,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什么……

    安盛夏,你现在给我不要乱动!

    男人声线刚落,安盛夏只觉胃里一阵恶心,酸涩的苦水在喉咙深处打转,起初还能忍住,可上了车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闻见汽油的味道,安盛夏彻底崩溃了,便低头大吐特吐了出来!

    瞬间,恶心的味道在封闭的车内无限蔓延……

    按住眉心,权耀明显被这股味道恶心到,当即就推开车门,下车去呼吸新鲜空气。

    脸色苍白着,安盛夏按住腹,大口大口呼吸,仿佛下一秒还要呕吐,整个人难受极了。

    毕竟有过一次生育经验,安盛夏知道,自己眼下在呕吐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熬过去就行。

    可她现在难受,却是另外一回事,安盛夏几次难受的要哭,却又不想在他面前哭,不想露出委屈。

    你现在怎么样?折回车门跟前,权耀伸手攫住女人的下巴,蹙着眉问。

    还好。把口水往肚子里吞,安盛夏胡乱的摆摆手,再一伸手将他推开,可她现在也没什么力气,这一拳犹如打在棉花上那般无力,根本不是推搡,倒像在撒娇。

    这叫还好?吐的要死要活,估计她难受死了吧,权耀却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能做什么,却又想起,她曾经独自生下儿子们,也是这么难受吧?

    没事了,我送你回去。轻怕着安盛夏的额头,权耀言语透着几分温柔,再一次将她抱起,像在哄儿子那样,直到她沉默,不再吵闹,这才让她坐在副驾驶上,弯腰给她系上安全带,要送她回家休息。

    到了公寓后。

    权耀将安盛夏平整的放在床上,再给她倒了一杯热水,直接宣布道,你学校和剧组那边,我给你请了假。

    你到底凭什么?不经过她的同意,就私底下安排这些,安盛夏气愤的瞪大眼珠,怒视向男人,这是我的事,你没权利阻止!

    你现在有了我的孩子,不管是上学还是工作肯定都力不从心,只要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健健康康的,以后你想要什么机会能没有?权耀轻蔑一笑,自然是笑她一根筋,以他现在的权势,想要捧红一个女人,轻而易举,何况是安盛夏,不光是他的前妻,此刻还怀了他的孩子,就凭借她现在的肚子,就值得他为她砸钱。

    就算我怀孕也能正常工作!特别是剧组那边,她要是不坚持工作,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再者,她也咨询过医生,怀孕期间可以适当工作,按照眼下的工作量,她可以完成拍戏。

    但是我不准。就是要确保,她肚子里的孩子安然无恙,权耀索性端坐在床边,仔细帮她收拢被单,言语也不自觉缓和几分。

    他希望这次是个女儿,可以整天粘着他,而且还是安盛夏的翻版,嘴角便上扬起来,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肚子养好,给我生个女儿出来,我早就过了,我喜欢女儿。

    权耀,你凭什么?当初离婚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嘴脸不知道有多决然,有多丑陋,安盛夏恐怕一辈子都忘不掉。

    可现在呢?

    也好意思强迫她生孩子!

    凭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我要这个孩子,你就得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