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80章 除非是你先不要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整天将想,挂在嘴边,还真是可笑啊!

    安盛夏牵扯嘴角,嫣然的笑,你猜啊?

    ……他当然能猜到,这个女人真是没心没肺!

    再去看女人的脸,虽然胖了一些,却更有风韵。

    只能,她的身子太会长了,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没有丝毫的赘肉。

    权三你身体不舒服,去过医院,现在好了?男人忽而问。

    嗯。安盛夏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回答。

    权耀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否则按照他的个性,早就拽着她去做检查。

    安盛夏,陪我一会。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他的车上一动不动,也好,权耀立即锁了车门,原本想抽烟,可安盛夏愤怒的道,你想抽烟,麻烦下去,我可不想吸二手烟!

    这么傲娇了?意外安盛夏陡然而来的脾气,比以往每一次都要严重,权耀愣了下,随后将烟卷掐灭。

    女人还是乖巧懂事一点好,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个泼妇,你觉得还有什么样的男人,才会看上你?权耀挑眉质问,他当然希望,安盛夏能给他一点好脸色看,否则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心底里在想着什么,倒不是失去了,才知道她的好,而是他想走近她的心,不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哪怕她自己都不信。

    总会遇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也许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的并不是爱情,而是合适,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遇见,然后就是相伴一生,安盛夏只是忽而懂得这个道理,她这么年轻,也还不算太晚这个道理吧?

    你已经遇到了。权耀侧头,再一把抓住她柔软无骨的手,来回的摩挲。

    换言之,他的,正是他自己。

    我想下车。安盛夏一伸手握住车门,却发现是锁的,她立即拧眉,不悦的看向权耀,你把车门打开!

    你不觉得,你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差了,我也没对你做什么。握紧方向盘,权耀还想跟她单独相处一阵。

    我的脾气一直都这么直,有的时候是故意让着你罢了,但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忍,反正我也不在乎,在你眼里的我,到底是什么形象!安盛夏愤怒的咬牙,眼看权耀光坐着不动,她甚至动起手来,死命的拉拽着权耀的手臂,你到底开不开门?

    不开。也乐得看安盛夏抓狂的样子,最起码,比一脸沉静好多了,她还能对他有情绪,权耀便扯开薄唇,轻笑起来,你轻点,万一把我弄坏了,就没人来疼爱你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在我很想哭的时候,你却在笑!也许孕妇的情绪就是多变的,上一秒还在生气的安盛夏,此刻却闹着想大哭。

    怎么了,我也没欺负你,是不是,一直都是你在打我,怎么反而,是你觉得委屈了?每次看到她流眼泪的样子,权耀的内心只觉得一阵烦躁,想教训她不准哭,甚至伸手要打她来吓唬人,最终却放下掌心,再将女人一把按在怀里,你,我怎么欺负你了?

    你给我走开!哪怕在生气的时候,安盛夏都不忘和他保持距离。

    嗯,我等下就走开,你先不要哭了,让人看到,也不怕丢人?窗外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权耀伸手拍打着安盛夏的后背,无奈的提醒。

    有人又怎么了?她的情绪,就是崩溃了,很想大哭!

    难道她都不能哭了?

    嗯,你要是想哭,就继续哭吧,反正除了我,也没人会看到。权耀语气慵懒的提醒。

    ……安盛夏却立即收住眼泪,她这是怎么了,是觉得委屈吧?

    因为她怀孕了,却不能像楚歌那般,被幸福的照顾着。

    反而,什么都是亲力亲为,甚至还要应付他!

    现在心情好了?

    原本就没什么,女人那几天都是这样的,会控制不住的大哭。安盛夏心虚的解释。

    是么?总觉得安盛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却又具体指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权耀眯起深邃的眼眸,再一把抓起她的下颚,安盛夏,是不是我惹你哭了。

    原本收住的眼泪,却再次决堤,安盛夏也不知道,他的哪一个字触动了自己,当即哭的像个两百斤的胖子。

    我知道,是我不好,让你不高兴了,我下次出差的时候,提前告诉你,嗯?恐怕没人比他更自恋了吧。

    居然还以为,她哭是因为长期看不到他。

    我也没出去找女人啊,你哭什么?权耀耐心的解释,再了,分开的时候,我也会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

    我没想你。分明的实话,安盛夏半点不心虚。

    可在男人听来,却觉得她在撒谎。

    那你哭什么,还不是因为,这几天都没看到我,所以不放心?女人天生就需要安全感,权耀便仔细的抱着她,以后我出门做什么,都会主动给你报备,给你安全感。

    真的不需要!无论安盛夏怎么解释,权耀都自恋的可以。

    最后,安盛夏索性放弃交流。

    权耀却更得意,安盛夏,我知道你心里有我,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复婚算了。

    亦或者,你是在享受被我追求的过程?

    ……安盛夏嘴角抽搐,他这是在追求一个女人?

    还是没事在作妖?

    有这么追求一个女人的?

    怕是权总对追求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哦!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可以多追求你一会。手指轻摸着女人的鼻尖,越看越觉得心痒难耐,权耀索性调整了坐姿,再将她按在怀里,你虽然胖了一点,不过,我也不嫌弃,胖着手感不错。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原本就情绪多变,再加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安盛夏无比反感。

    安盛夏,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停顿数秒,男人再度开口,除非是你先不要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