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63章 ,给我机会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像是极为有耐心一样,权耀温柔下语气,像哄白那样哄着她,这个汤是野生的食材,喝了对你身体好,你出去买,也不一定能喝到。

    毕竟,是他亲自熬的。

    我不喝。别过脸,她这是,很不给他面子。

    孩子啊,这儿的食材都是我的,你喝吧!只当情侣故意在吵架呢,老头子暖心的一笑,难不成,你在嫌弃我家的饭?

    当然不是了。在老师的催促之下,安盛夏只好喝汤,却是重新盛的。

    味道,怎么样?老头子只是,在帮权耀问的。

    还不错吧,勉强……安盛夏即便觉得好喝,也只喝了一碗,不浪费,但绝不多吃。

    老师,这个孝敬给你吧。权耀虽然没面子,但也还算理智,没当面和安盛夏发脾气,直接端起碗,抵在了老头子手边。

    唷,我可不敢动,这是你给自己女人的。老头子下意识的眨眼,真是个老不正经。

    老师,你的心态可真年轻!安盛夏无比佩服,一个老人能有这么豁达的心态,真是容易。

    其实,我和他,也不光是老师和学生啊。摸着下巴的胡须,老头子忽而感慨道,不如你猜猜,我和耀是什么关系?

    啊?安盛夏好奇了,难道不是老师和学生吗?你他是你,最得意的学生了!

    老师是我的养父。权耀抿着薄唇,继续道,从,是养父一直收养我,后来我才去权家。

    嗯,不过你也好久没来过了,就连之前结婚也都不带老婆过来。提到权耀之前结婚,却没有带安盛夏过来一趟,老头子不悦的冷哼,难怪人家姑娘不肯喜欢你,我看啊,都是你自己全身的毛病,让人家姑娘不高兴了!

    所以这次还是给你带来,算是补上。却是在离婚之后,想到要带安盛夏来见养父,权耀按住眉心。

    ……安盛夏无语,同时也觉得尴尬。

    其实,他人还不错的。老头子再度开口,这是给权耀当客的节奏???不过我也觉得,这孩子做事情冲动,还是不够成熟,肯定让你受到不少委屈。老头子叹气,不过人么,一辈子总会犯错的,就看,你是不是还愿意接受现在的他。

    老师,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既然逃避,就是一种疏离,安盛夏并不想提到权耀。

    哈哈,看来我的面子也是不行啊,要么就是我这个养子,实在是混账,伤了人家女孩家的心咯!老头子很风趣,师母却从容淡定,是个优雅的女人,经过岁月沉淀后,却越发迷人。

    两人一动一静,正好是互补。

    饭后。

    饶是安盛夏也没想到,师母会领着自己去逛花园。

    其实,她们这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会显得,看不到别人的难处。师母温柔的一笑,他从来就很优秀,所以常常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他是不是没有完全照顾到你的感受?

    嗯,从前是这样,所以我觉得很累,反而放手,离婚了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日子,我觉得女人不应该被婚姻束缚。都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惜的是,她和权耀甚至没有爱情基础,这场婚姻注定不被看好。

    听你们还有孩子?师母笑着问。

    嗯,是的。安盛夏重重点头,提到儿子,脸上不禁溢出幸福的微笑。

    看的出来,你很爱他们。师母无比羡慕,我年轻的时候因为一场大病,所以终身不孕,不过他倒是没嫌弃我,一直以来,都对我无微不至。

    老师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安盛夏惊喜的道。

    他在外面,人人都他脾气不好,个性古怪,但他对我,却是极好的。师母忍不住轻挽安盛夏的手腕,继续道,就像权耀这孩子,虽然霸道了点,但,他对你应该还不错,你是第一个来过这的女孩。

    ……此时此刻,安盛夏陷入愣怔,老师和师母知道,权耀的身份吗?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全身都是谜。

    他啊,才三岁的时候,就让亲生父母抛弃了,然后丢在院子门外,是我和你老师,把他养大的。师母柔和的一笑,那个时候,我正好没有孩子,也觉得这个孩子有缘,所以就收养他。

    随后,等他八岁大的时候,就回了权家。师母勾唇一笑,我这才知道,原来他是权家的儿子。

    师母,可你知道……

    却不等安盛夏把话完,师母只是摇头,我只知道,他是我辛苦养大的养子,就是我半个儿子,他带你来见我,就是认定你了,我了解他,这次是认真的,如果你愿意尝试,不妨给他一次机会。

    ……沉默着,安盛夏不敢出声,因为她恐怕要让师母失望。

    她不想,再给这个男人机会了。

    他在三岁的时候,全身都是伤。师母继续道,我当时就知道,这个孩子命不好,他应该不知道,什么才是爱吧,不过,他现在愿意为了你改变,盛夏,希望你能将我这番话听进去,我并不是客而已。

    师母,坦白吧,我是不会再给他机会的。安盛夏摇头道,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今天多谢您和老师的招待,下次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吧,也来家里,做你们最爱吃的菜。

    莞尔一笑,安盛夏便低头,再转身走了。

    她想提前走,不愿和他撞见。

    可是刚走门口,却见那个高大的身影,正倚靠在墙边上。

    在等她……

    只是看到安盛夏眼底的烦躁之后,权耀便掐灭手中的香烟,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抽烟,我也是刚抽,可以戒。

    随便你。安盛夏径直越过男人。

    可她刚走两步,手腕就被他牢牢的按住了!

    安盛夏,你别闹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