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46章 他的身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我不复婚,尤其是跟你!她曾经过,只要签下离婚书,就绝对不会再回头!

    安盛夏,你这次听我的!让她等两年,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并不是冲动。

    你从来,只会为你自己考虑,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你当自己是谁?现在,是我不要你了!忍不住要发笑,安盛夏轻蔑的瞥向权耀。

    他想要她的时候,就回头,他想放弃她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哪怕她真的听话离开,可等两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最经不起试的,就是人心!

    凭什么让她出国,过孤独伶仃的生活?

    她都愿意把股份卖给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权少,真不好意思了,大师着急见安姐,现在把人还我好不好?贼兮兮的蹦跶过去,林瑞雅一伸手按住安盛夏的肩,再调皮的晃了晃,歪过脑袋道,何况人家安姐,也都不同意复婚,权少你这么死缠烂打,就很没意思了!

    林瑞雅你给我闭嘴!这没你话的份!年轻富有磁性的声线无比动听,却透着伤人的冷芒,权耀二话不,居然踩下油门。

    啊……!你要做什么?该死!安盛夏气愤的磨牙,权耀,你给我停车!

    难道白比你的事业还要重要?冷哼着,权耀继续道,你少上一天课,也不会怎么样,倒是儿子,最近他吃不好,也睡不好,你不应该过去看看?

    起来,也真是可笑,安盛夏眼巴巴要见老师……

    他这是在吃自己的醋?

    不怀好意的扬起坚硬的下巴,权耀再不断抓紧手中的方向盘,脸色阴沉的厉害!

    恨不得立马告诉她,他的身份……

    可这么做,他就没了退路,再也没有借口,接近她……

    白,你是不是生病了啊?刚抵达权公馆,安盛夏便手忙脚乱的推开儿子的卧室。

    刚沐浴过,白一身光滑的皮肤,没有任何遮掩,抬眸目睹安盛夏,先是愣住,随后萌萌的双手抱头,再趴在地上,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鸟,哇!人家走光了啊!

    女人,不准看!

    另一道男声也不约而同的响起,权耀飞快转过安盛夏的肩。

    我又不是没见过,儿子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从就是我给他洗澡,我这个妈咪,有什么不能看的?不过看一眼,有什么好害羞的?安盛夏不禁回味一番,白,你的jj好像长大了一点,以后会更大的!

    啊呜,妈咪你真是太流氓了!白很羞涩,顿时脸红。

    果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知道害羞了。权耀却记得,曾经哪怕亲吻她一下,她都要脸红半天,女人真是复杂,变化多端。

    妈咪,你怎么来啦,是来看我的吗?原本嬉皮笑脸的,但接受到男人的眼神,白立马装晕,没走两步,就夸张的摔倒。

    白……确定儿子不是得了绝症?为什么脸颊红扑扑的,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安盛夏急的要哭,咬牙切齿道,权耀,你到底怎么照顾我儿子的,就连他生病了都不知道,也不找医生!

    没关系,我只要看到妈咪,身体就舒服了,一点毛病都没有。白虚弱的摇摇头,再重重的咳嗽,这演技,简直了!

    医生了,这是相思病。脸不红,心不跳,权耀慵懒的掀开眼角,继续扯,白太想你,所以才会生病,不管吃药还是打针都治不好。

    安盛夏嘴角抽搐,……

    相思病,这是什么病?

    确定不是坑她么?

    是医生的,跟我无关。察觉安盛夏一脸不信,权耀无辜的道,你要是不信,我现在找医生过来。

    嗯,爹地的对,我肯定的了相思病!白笃定的捏拳,认真的点头道,而且,我也想念哥哥!

    儿子,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安盛夏实在不放心,将儿子交给权耀照顾。

    你工作那么忙,有空照顾两个儿子?

    不等权耀把话完,白懂事的道,妈咪,我答应过爹地,一辈子不离开他,要和他在一起生活,如果你想带我回家,除非你们重新在一起。

    因为妈咪过,感情世界没有对错。

    他们离婚,不过是为了让对方过的更加幸福,更加开心。

    因此白舍不得离开权耀。

    他和哥哥,毕竟是他们唯一的联系。

    白啊,我和他是不会重新在一起的,知道吗?弯腰下来,安盛夏轻轻抚摸白的脸蛋,言语温柔。

    男人却冷沉声音,你非要和儿子这些?他还,什么都不懂,不过是希望我们在一起,你就非要让他失望?

    让儿子失望的,从来就不是我。安盛夏真是意外,这个男人居然用质问的态度对她,权耀,谁都有资格我不顾儿子,但是你不行!

    就在安盛夏以为,权耀那铁青的脸色,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的时候,他却只是,留下吃饭吧,我去做饭。

    妈咪,你就留下吧。白立马抱住安盛夏的腿,走吧,我们去卧室玩!

    白,最近上学有听话吗?坐在床边上,安盛夏起初和白,也只是聊家常。

    可下一秒,安盛夏却被床柜的几份文件吸引了注意。

    估计,是他的机密文件吧,安盛夏并不在意,却意外的发现了一瓶药,是用来治疗失眠用的。

    是他平常吃的?

    这个是爹地的药。白奶声奶气的道,爹地最近经常失眠,还会做梦,好像睡得很不好,不过我很乖的,所以我要留在爹地身边。

    放下药瓶,安盛夏始终沉默着。

    反正他失眠,也不关她事。

    你在看什么?

    当男人的声音蓦地传开,安盛夏全身直颤,立马扔了手中的药。

    没什么,就是看你的药。安盛夏附加一句,经常吃药对身体不好,你有空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安盛夏,你在关心我?

    语气透着轻松玩味,权耀迈着稳健的步伐,直往安盛夏走去,再猛然按住她的肩,也许你答应,和我复婚,我就不再需要吃药。

    不知道你在什么。

    立马甩开男人的手,安盛夏低头,却只见白萌萌的仰视她,妈咪,你很讨厌爹地吗?但是他真的好可怜啊,每天都工作好很晚,有的时候还会半夜出去,这样卖命工作,当然容易失眠,而且,有的时候爹地在梦中,还会叫你的名字。

    白啊,我们先去吃饭。不忍心让儿子失望,安盛夏只好牵起儿子,往餐桌上走去。

    怎么没有香菜?看了一眼满桌子的饭菜,安盛夏不禁蹙眉,转身就要去厨房。

    权耀却扬眉道,我不吃香菜,儿子也不吃,会过敏的。

    哦,那就算了吧。安盛夏重新拿起筷子,却陡然开始注意权耀的饮食。

    权耀几乎每道菜,也只吃一口,哪怕再好吃,他却克制的厉害。

    饭后,安盛夏却总觉得心神不宁。

    安盛夏,我送你回去。拿起车钥匙,权耀转身,领着她下楼。

    权耀。安盛夏却忽而叫他一声。

    怎么,你想我了?失笑了下,权耀打开车门,绅士的让安盛夏入座。

    你真的是权耀吗?安盛夏这话,让权耀忍俊不禁。

    我不是,谁是?权耀扬起魅惑的下巴,再伸手捏着安盛夏的下巴,女人,你是不是傻了?居然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记得权家的人,是很难有子嗣的。可只是一夜,她却怀上双胞胎,而从前在权宅用餐的时候,权耀却吃过香菜。

    你想什么。原本漫不经心的眸子,猛地深邃冷沉,男人那掌心也缓缓的往下,改为伸手掐着安盛夏的脖子。

    你不是权家的人。安盛夏一开始,也只是试探,可见男人忽而改了脸色,便证实自己的办法。

    安盛夏,不要给我开玩笑。权耀冷冷一瞥安盛夏,再讽刺的伸手砸向车门,有些话,你在我面前没关系……??但是让其余人听到,后果,他就不能保证了。

    你到底是谁?心口直跳,安盛夏不禁瞪大眼珠,陡然感到害怕,曾经跟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居然不是权耀本人!

    我就是权耀。男人压低了声音,缓缓的道。

    你不是!安盛夏剧烈的摇了摇头,真正的权二少爷,到底在什么地方?

    但为什么早在五年之前,他就偷换了身份?

    安盛夏……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否则你不要逼我!深呼吸着,权耀此刻眼底蓄满了杀意,她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就不能继续安然的活着!

    果然女人太聪明,并不是什么好事,有的时候还会遭来杀身之祸。

    你是谁!迫不及待的追问,安盛夏的声音并不大,却富有穿透力,每一个字都让权耀听清。

    安盛夏,如果你知道了,你会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