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37章 她叫他什么……权先生是么?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啊……!娇的身子,瞬间从电瓶车上摔落。

    安盛夏吃疼的抱住膝盖,那儿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灼痛。

    想到大白也摔倒了,安盛夏连忙站起身来,心疼的轻拍儿子红扑扑的脸蛋,大白,你摔疼了没?

    姐,是你们突然冲出来,不关我事啊。眼看撞到孩子,那司机慌张不安的下车。

    你怎么开车的?被倒打一耙,安盛夏心口的火药直冒,快要气死了!

    我可是正常开车,谁知道,前面会突然有人?那司机先是据理力争,后来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口吻却极不耐烦,姐,你就直接吧,你到底要多少钱才能不计较?

    我不要钱。安盛夏直接记下了车牌号码,干脆的道,我现在赶时间,回头再找你算账!

    不行,你现在不能走,我们总要把话清楚!谁知道回头,安盛夏会不会讹钱?那司机就是不让安盛夏离开。

    我儿子病了,现在就要去医院,你给我让开!谁曾想就快到医院了,却碰到这个麻烦,安盛夏气得眼眶深红。

    要多少钱,你直接就好了,我们少爷给得起这个钱!这司机也是第一天上班,生怕解决不好这纠纷,回头要被辞退。

    你们少爷?听到重要字眼,安盛夏深吸一口气,他难道是天皇老子吗?万一把我家大白撞坏,我会报警的!

    姐,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呢?我不是了,我们少爷会赔钱吗?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我看,你想讹钱是吧?那司机以为,安盛夏是来碰瓷的,试想一个女人骑电瓶车带着孩子,怎么看,都是手头拮据。

    怎么回事。

    下一秒,当炫黑色车窗摇下,露出那张俊逸非凡的五官。

    伴着年轻富有磁性的声线,安盛夏蓦地抬眸,便撞入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墨眸!

    她好恨,当即仇视着他!

    他掐断她的电话,也只是为和李若曦出门,还撞伤她和儿子!

    少爷,他们是故意碰瓷的,我都了赔钱,可是他们……

    闭嘴!

    恐怕这个司机,还不知道自己撞的,到底是什么人!

    眼看权耀冲下车抱起大白,那司机的脸色,瞬间煞白!

    拿钱给老子滚蛋!

    将大白放入后座,权耀手劲极大的推开车门,狠厉的抓紧那司机的领口。

    权少……

    那司机全身颤抖的厉害,他不过是一个新来的,之前也听,权少有个前妻,还有两个儿子,难道就是……

    滚!

    把儿子给我。反正医院也快到了,不需要麻烦他,安盛夏深呼吸着,竭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权先生,你先去忙你的吧。

    她叫他什么……权先生是么?

    儿子生病了为什么不?他好歹也是大白的爹地,权耀冷哼着,要不是这次撞到,你是不是都不准备让我知道,我儿子病了!

    我了你不是也无动于衷?安盛夏咬牙道,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你什么时候的?意外安盛夏眼底的仇恨,权耀不怒反笑。

    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口鼻一阵酸涩,安盛夏原本不想哭的,但想到大白在病着的时候,一直喊爹地,她便捂住了嘴角,双目泛红道,算了,我不想再提,我会带儿子去看病,不用再麻烦你!

    爹地,爹地……可是大白,却口口声声的叫着权耀。

    大白,我在。回头,权耀心疼的看向大白,大白很少生病,这次病的这么突然,饶是权耀那钢铁般的心也化成了绕指柔。

    原来妈咪的,都是真的,妈咪,只要到医院了,就能看到爹地!大白虚弱的睁开眼,却闻见一阵浓烈的香水,当即不断的咳嗽,那白嫩的手再不悦的指着李若曦,阿姨,你身上真臭!

    怎么会呢?分明喷了香水,李若曦尴尬的抬起手臂,是熟悉的味道,哪里臭了?

    大白,你是不是闻错了?李若曦撩开耳边的发丝,就连权耀也闻见一股刺鼻的香水。

    李若曦,你下车!

    只觉得不可置信,李若曦蓦地瞪大眼珠!

    他居然让她下车?

    在安盛夏面前?

    你下车,不要再让我第三遍!权耀可笑的道,我儿子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好。也知道,现在大白病了,权耀总会偏心儿子的,李若曦只好忍着红肿的眼角下车,尽可能表现的委屈,万一让他发现,是她碰了手机,这就不好办了。

    你还愣着做什么?眼看安盛夏站在车边,也不上车,只是纠结的看向儿子,权耀忍不住发火,上车!

    不好意思,这次大白生病了,太突然,下次不会了。原本不想打扰他和李若曦,可大白一遍一遍叫爹地,安盛夏只觉得心酸,便低着头,坐在了大白身边。

    呵。权耀也不顾眼前的车流,只是不断加速,同时联系了薄夜寒,找你们医院最好的儿童医生过来,我儿子病了!

    权少,大白少爷只是发烧,放心吧!可孩子发烧,可大可,幸好及时的送来,那医生及时给大白打针挂水。

    呜呜呜啊,我不要打针!大白眼看那针筒,便可怜巴巴的流泪,不断吵闹,妈咪,爹地,我不要打针!

    乖了大白,打针很快的,来,我给你唱首歌。蒙上儿子的脸,再轻拍儿子的后背,权耀宠溺的问,大白,你想听什么?

    唔,我想听……就在大白思考的瞬间,那医生已经将针头对准大白的pp。

    嗷。大白委屈的就要惨叫。

    我儿子真乖。权耀却低头,吻了吻大白的额头。

    没想到爹地会亲自己,大白那脸蛋,立马红扑扑的,也不觉得疼了,反而将白嫩的脸不断往男人怀里蹭。

    这种被儿子依赖的感觉,还真是不错,权耀不禁扬起嘴角。

    安姐,你怎么了?

    突然有人惨叫!

    权耀蓦地侧头,却只见安盛夏踉跄的后退一步,整个人失重般瘫软在地上,昏厥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