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35章 大白生病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这辈子,她只能有他一个男人……

    那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谁还会接受一个,不和自己睡觉的女人?

    权耀这么,分明就是逼她单身一辈子!

    他为什么这么对她?

    他凭什么?

    妈妈,我以后不会再有幸福了,是不是???没有哪一个男人,会抱着一个女人纯聊天。

    安盛夏,你答应么?他嘴角噙着残忍的笑意!

    好,我答应。

    你上车。随后,权耀倒折回楚天跟前,将他扶起来。

    刚才我们谁都不肯认输,所以你故意撞我一下,否则我们两个,都要死。楚天心里清楚的很。

    但安盛夏却并不知道。

    要不要我去解释?自认卑鄙,但也一向磊落,楚天还不至于,让安盛夏蒙在谷底。

    不用,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薄唇扬起冷笑,权耀无所谓解释什么,只要安盛夏按照他的想法,一辈子不嫁人。

    他刚才什么了?后座上,李若曦几番质问。

    他无耻,也不是第一天了。安盛夏再也笑不出来,他是我见过,最无耻的男人,幸好这样的男人,属于你的了。

    安盛夏,以后少出现了,行不行?李若曦甚至有了危机感。

    我也不想遇到你们,可也许,是这个世界太。等到了医院之后,安盛夏立马下车。

    楚天叔叔,我们来看你啦,怎么样,你好点没有哇?除了安盛夏照顾楚天之外,白和大白也闹着要看望楚天。

    那是,我身体好得很,这次只是意外。楚天并没有在孩子们面前,去抹黑权耀。

    是不是我爹地伤的你啊?大白却聪明的很。

    当然,不是。楚天嘴角抽搐,这个大白,还真不是一般的朋友,智力简直超群。

    哼,我猜就是他。大白从鼻子里冷哼,楚天叔叔,我代替臭男人跟你道歉,唉,真是家门不幸哦。

    ……安盛夏一阵无语,到底谁是老子,谁是儿子?

    站在病房门外,权耀冷漠的脸上,略微烦躁,随后取出一根香烟,转身离开。

    民政局门口。

    我已经,拿到户口本了,你呢,到底什么时候才过来?在原地不断的跺脚,楚歌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她趁着楚天住院,所以偷偷拿了户口本出门。

    我……会来的,只要你等我。男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悲喜,权阳低头捏紧那户口本,一阵犹豫。

    那好吧,我会一直等你的!甜丝丝的笑着,楚歌立马掐断了电话,以为权阳在开车,所以不想催他,生怕他开车的时候,会遇到意外。

    一个时过去了。

    楚歌站得有些累,只好半蹲下来,再抱着那书包,怎么回事啊,他怎么还是不来?

    来来回回,已经有不少人走进去领了证,再走出来,都用诧异的目光注视着楚歌。

    姐,你还在等你男朋友啊?有人忍不住问,你还是打电话催他一下吧,这人家都要下班了,再晚,可就要等第二天了。

    哦,他会来的。楚歌抿着嘴角,他也许,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吧,也许堵车了!

    倒也有可能。那人点头后,微微一笑,我也是今天结婚,感觉我们挺有缘分的,希望你男朋友赶紧过来,不要让你这么一个大美女久等!

    他会的,谢谢你了!楚歌很友善的点头示意。

    直到天都黑了。

    姐啊,我们现在已经下班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下班的时候,工作人员好心过来提醒。

    没关系,我可以继续等。万一她走了之后,太阳就来了呢?

    楚歌就是不想和权阳错过。

    你这都等了多久,我看,那个男人是不是不敢来了?

    不会的!楚歌从地上站起来,怒急的道,你这是什么人啊,劝好不劝分好吧,就你这样的,也能当工作人员吗?心我举报你啊!

    你这个姑娘,到底是怎么搞的嘛,我这不是关心一句么,不识好人心!那工作人员也气呼呼的走了。

    神经病!目送那工作人员的背影,楚歌就是认定,权三肯定会来娶她!

    就这样,楚歌在车里睡了一晚上。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楚歌傻乎乎睁开眼。

    眼前,是一张不断放大的俊脸。

    好熟悉啊。

    是权阳!

    这是梦吗?

    但为什么好真实?

    楚歌伸手,摸着男人的发丝,是你吗?

    嗯,是我……我是权阳。

    我等你一天了……原本愣怔的脸色,瞬间变得委屈,楚歌修着红彤彤的鼻头,不安的质问,你是不是害怕让我哥知道我们偷偷领证,然后他会动手打你,所以才不敢来的?

    ……一言不发,权阳紧紧盯着女人压抑的哭脸。

    没关系的,到时候就,是我拐你的。楚歌突然抓紧男人的衬衫,不确定的问,你怎么不话啊……你还,娶我吗?

    难道,他要反悔了?

    这么一想,楚歌止不住的落泪。

    对不起,从今天开始,我对你再也不会有试探。

    对不起,眼底带着浓郁的歉意,权阳打开了车门,再轻轻的将女人抱起,犹如在抱一个最珍贵的宝物。

    试探?

    你想生气,就生气吧。抱着楚歌站在原地,权阳低垂睫毛,一副认错的模样。

    所以,他为了试探她,昨天故意不来的?

    我好想生气啊,但是我舍不得对你发火。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楚歌使劲蹭了蹭他宽大的胸膛,声线柔弱的,以后,不要在试探我了,我喜欢你,才要嫁给你的。

    嗯,我知道,对不起。

    权三,我相信嫁给你之后,我会幸福的!

    对不起……低沉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宠溺,权阳低头亲吻着女人的发丝。

    再温柔的道,以后,我保证会对你好,只对你好,不去去看其他女人一眼,不需要你来照给我,因为我会洗衣做饭。

    最重要的是,楚歌,我不会让你为了我,再哭一下。

    太阳,我果然没看错你!眼角划过幸福的微笑,楚歌却又开始哭鼻子。

    哥哥你看,我得到幸福了。

    手机忽而响起。

    安盛夏猛然刹车,就听见白哭着道,妈咪呜呜呜,哥哥生病了,病的好严重!我们去找爹地好不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