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32章 我不准你有任何男人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安盛夏抬眸笔直撞入男人深邃的眼底,却怎么都读不懂他。

    当李若曦的面,她开不了口。

    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

    可这么多人都在,她拿什么脸回答?他是故意的……

    我……喝酒。安盛夏只好选择惩罚,白嫩的手腕连倒满满三杯红酒。

    在众人始料未及时,安盛夏硬着头皮张嘴喝下第一杯酒。

    顿时那辛辣的酒气从口中,蔓延至胃,安盛夏只觉全身像窜了一团烈火般难受。

    就连呼吸都觉得难受,安盛夏不断低头咳嗽,似乎要把胆汁吐出来。

    咳的太剧烈了,安盛夏那原本就白皙的脸蛋瞬间氤氲绯红的色彩,分明没有涂抹腮红,却如饱满多汁的樱桃诱人去深尝。

    同时也刺激着男人的保护欲,楚天当即坐不住了,便伸手端起第二杯酒,示好的意思很明显,这种酒很烈的,你又是个女孩子,我帮你喝吧。

    可下一秒……

    哗啦!

    是酒杯碎裂的声响!

    众人愣怔不已!

    却只见权耀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腕……

    楚少可真是怜香惜玉。源自于内心深处的那抹冲动,权耀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失控的摔了酒杯,那年轻富有磁性的声音,淬满冰冷之意,不过,这不合规矩,让她自己喝。

    他就,非要跟她过不去是吗?

    故意问她那种问题,就是想让她出丑。

    想害她连喝三杯。

    可他知道,她的酒量根本就不行!

    就这么想让她喝醉,然后露出丑态是吗?

    才一杯,安盛夏全身就已经飘飘然,加上一晚上没吃任何东西,胃里实在难受。

    除非你求人。权耀这话,直接断了安盛夏的后路。

    她骨子里比谁都要骄傲,怎么可能求人?

    你不能喝,就别喝了吧……同样是女人,楚歌已经看下去,可她无法跟权耀叫板。

    至于楚天,他始终捏紧手臂,就这么下去,也许她能忘记权耀。

    安姐,我看你已经不能喝了……最尴尬的,莫过于李若曦,她此刻内心复杂的厉害,她才是他的女朋友,可他全程都在关注安盛夏,甚至为了安盛夏发怒!

    我不求!

    闭眼吞下第二杯,安盛夏不清醒的摇了摇头,紧跟着就是第三杯。

    但第三杯让权耀摔碎了,安盛夏只好抓紧酒杯去倒。

    紧盯着安盛夏的动作,权耀脸上始终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看清楚,我都已经喝完了!重重抹去嘴角的酒渍,安盛夏再长舒一口气,对准权耀的视线倒扣下酒杯。

    表明,她喝的干净。

    她这是,生怕他再找茬。

    等下,还玩吗?楚歌心翼翼的看向安盛夏。

    玩啊,为什么不玩?输红了眼,安盛夏还真不信,下次倒霉的还是自己!

    然而,老天仿佛在跟安盛夏作对!

    眼睁睁目睹指针停在自己跟前,安盛夏失落的伸手把脸挡住。

    果然,遇到他准没好事!

    怎么可能又是我?咬着唇,安盛夏伸手胡乱一推,再转一次,哈!这次不算!不算!

    安盛夏,你怎么耍赖呢?楚歌不可思议了,安盛夏好歹是两个萌娃的妈咪,当众耍赖也不嫌丢人。

    我什么时候耍赖了?安盛夏冷哼,肯定是你们在玩我呢,这次,我要自己转!

    可哪怕安盛夏亲自转动指针……

    最终还是停在她面前……

    她今天,真的好背啊!

    她发誓,玩完这把,就立马走人!

    省的再被迫害!

    你选择惩罚还是,嘿嘿嘿……楚歌不怀好意的问。

    咳,我选择真心话。安盛夏这副模样,还怎么喝酒?

    权少,是你的初恋么?有些话只要在这种时候问,才不显突兀,楚天口吻轻松。

    不是。

    那就好……眼看安盛夏摇头,楚天便一笑,再捏着自个的下巴。

    初恋是一个人,最难忘的。

    权耀不是安盛夏的初恋……

    他就有机会,走进她的心。

    你们问的都是什么!楚歌从鼻子里冷哼,安盛夏,你穿的什么颜色的内内啊?

    ……就知道楚歌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安盛夏刚才喝了酒,此刻脸蛋红扑扑的,那一双水眸再扑闪的眨动,最终一咬牙,……白、白色的。

    楚歌。楚天低沉下声音,似乎不悦。

    玩游戏都这样的,是你们太保守了!楚歌声的咕哝。

    安盛夏,你吃饭了没?权阳想来想去,只问了这么一句。

    还没!安盛夏也忽而想起来,她还没吃晚餐!

    服务员。权阳还算仔细,刚才安盛夏空腹喝酒,不难受才怪,他便伸手按下服务铃,绅士的道,麻烦做点好吃的东西送来,最好是清淡一点的,差不多三个女孩子的分量,一定要是热的,麻烦你了。

    也是注意到,此刻包间中有三个女人,权阳尽量做到周到。

    意外权阳和安盛夏之间关系这么好,李若曦微微沉下眼眸。

    权三和权耀在公司的关系向来好,她想彻底取代安盛夏的位置,恐怕也需要得到权阳的承认。

    安盛夏,你会恨我么?李若曦这么问,其实很没有必要,甚至让安盛夏感到难堪。

    分明是权耀选择李若曦,又不是李若曦的错,她拿什么去恨李若曦?

    但要一点都不恨,也不可能。

    要不是李若曦这次回来,她也许就不会和权耀离婚。

    但不管怎么,安盛夏总体却要感谢李若曦。

    要不是李若曦突然出现,她恐怕一辈子都要活在美妙的梦境里,根本不知道权耀心底里藏了这么一个女人。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当一辈子的傻子。

    安盛夏宁可自己早点察觉,而不是活在梦里。

    我不恨。所以,她其实并不恨李若曦,要么只能怪自己,没有先遇到他。

    安盛夏,你现在一个人住是么?最终端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终于开口。

    他就是想掌控她的一切生活状态!

    只要想到,她也许和楚天同居了……

    权耀那冷酷的眸光,透着一层无法克制的毁灭……

    安盛夏,在彻底离婚之前,我不准你有任何男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