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07章 不要爹地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大白对爹地很失望,那个坏女人有什么好的?

    他家妈咪这五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为什么爹地就不能对妈咪好一点呢?

    为什么爹地每次都让妈咪失望,每次都欺负他家妈咪?

    呜呜呜哇……被低落的情绪感染,白一边凄惨哭着,一边伸手抹掉眼泪,两只手抵在泛着水雾的眼角上,不知道有多可怜的走过去,缓缓伸手抱住男人的西装裤角,爹地,你回家吧,我以后会给你养老的……

    看到这一幕,安盛夏只是淡淡别过脸,不忍心再去看。

    当一个男人狠心起来,是可以不要家庭的,他真是太绝。

    白,我们走了。摸了摸弟弟的脑袋,算是安慰,大白刚才大哭过,现在倒也冷静下来,就这样牵起弟弟和安盛夏,从男人身侧经过的时候,却气愤的大吼,爹地,我再也不要你了!反正我一直姓安!以后,我不会再承认你!你就当没我和白这两个儿子!等你老了,我不会帮你养老,也不会再叫你一声爹地!希望你不要后悔!

    大白,谁教你这么跟我话?脸色透着阴郁,权耀仗着高大的身材,只需要弯腰,再伸手,就能将大白拎起来,他在权家过着怎样的生活,他自己清楚的很,每个孩子都渴望父爱,除非达到极致的失望。

    但是他不准!不准儿子如此无视他,如此不承认他!

    混蛋,你放开我!才五岁大,的身体哪怕反抗,力量却也有限,大白当然不是权耀的对手,他怒视着权耀,两条腿在空气中来回乱晃。

    安盛夏急切走上前,你放开我儿子!

    即便大白不认他,可孩子有什么错?

    错的是他们!

    安盛夏急切的想护住大白,可权耀却后退一步,那深邃的眼眸看紧大白,给我记住!我是你爹地!

    大白却一声不吭,很明显,他不想承认这坏蛋!

    眼看权耀和儿子闹成这样,李若曦倒松口气。

    大白和白已经会记事,偏又是男孩,也到了任性的时候,以后还会有叛逆期……

    如果他和孩子的关系一直恶化下去……

    对她来,未必是坏事!

    你这样会伤到孩子,先把他放下来吧,暂时他们无法接受,也是正常的……李若曦适时的开口劝他。

    李若曦,你自己回去。全程拎着大白,权耀直往电梯走去。

    坏蛋,你快放我下来!

    臭男人,虽然我现在打不过你,但是等过十年,等你老了,我非要咬死你不可!

    有种,你等我长大,然后跟我打一架!我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什么孝顺?都去见鬼!

    大白一路上哇哇直叫,每一个字,都让男人咬牙切齿。

    可他到底忍住了,没扔大白。

    哥哥!白吓惨了,也紧忙跑过去,人渣,你快放开我哥哥!他才这么,你不要把他怎样,你要打,打我吧,我比较胖!

    人渣,你放了我儿子!

    目送安盛夏和大白离去的背影,李若曦咬牙沉下眼眸。

    哪怕安盛夏和权耀离婚,可他们之间还有儿子。

    他又如此在乎那两个儿子。

    李若曦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才能彻底取代安盛夏的位置……

    这些玩具是你送的,我都不要,你自己拿去玩。刚回到权公馆,大白就跑进自己的卧室,还反锁门,整理了好一阵子,居然将所有爱不释手的玩具搬到客厅,撂在男人眼底。

    以后,你会有自己的宝宝,这些玩具你可以送给他玩,我不要了!只将妈咪给自己买的衣服和鞋子,收拾进行李箱,大白身上穿的,是来权公馆之前的那一身便宜货,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他不要住在臭男人家里,金窝银窝也比不上自己的狗窝。

    弟弟,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今天回自己的家。侧头,大白认真的叮嘱白。

    安大白,把行李放下。眼看大白手中提的是一只的行李箱,容量只够两三件衣服,就连一个玩具都塞不下,权耀看了眼神一刺,脸色也气愤到极致,却又不怒反笑,呵,儿子这离家出走的坏毛病,还不是跟安盛夏学的?

    大白少爷,你这是闹什么呢,没看到你爹地都生气了吗,赶紧把行李放下,乖啊,要听话!张妈急切的过来劝。

    大白却固执的摇头,不了,我和妈咪还有白要搬出去,我爹地有外遇了,他不要我们了。

    这怎么可能呢?少爷才不是外面的坏男人呢,他比任何人都要爱护你们!张妈瞪大眼珠,少爷对少奶奶这么好,怎么可能犯错?

    没错,哥哥的,都是真的……将自己的行李箱也收拾好,然后缓缓的下楼,白奶声奶气的道,爹地贪恋女色,不要这个家了,爹地的眼神有问题,我妈咪分明这么漂亮,身材又好,比外面的女人好看多了,不懂珍惜是他的损失!我们准备搬出去了!

    今天谁都不准走。权耀声落,大白和白同时大哭。

    安盛夏捂着唇,在角落静静站着,强忍这才没哭出声。

    她的孩子,这么乖巧,到底有什么错?

    他们今天表演的那么成功,是公认的乖宝宝,成绩好,又孝顺。

    可她和权耀却给儿子送了这样一份大礼。

    大白,白,现在肚子饿了吧,妈咪给你们做好吃的!嗯,不管怎么,还是要给儿子们办个型的庆功宴,安盛夏温柔的笑着,低头套上围裙。

    少奶奶,还是让我来吧。诡谲的气氛之下,张妈不敢继续待在客厅。

    他们今天在学校得奖了,我得下厨做点拿手菜。

    安盛夏这么一,白和大白的脸色同时浮现红晕,原来,妈咪还记得……他们获奖的消息。

    顿时,白和大白都不闹了,安静的等着妈咪的晚餐。

    权耀捏紧手背,却也往厨房走去,他这个当爹地的,怎么能空手?

    从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安盛夏原以为是张妈。

    但扭头,却看到那张深刻的五官,他怎么也进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