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05章 女人有的时候不需要太聪明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把权公馆给她?

    安盛夏微仰着头,努力逼退眼底的水雾。

    呵,该来的,还是会来。

    冥冥之中,安盛夏似乎猜到权耀的选择。

    如果,当李若曦回归之时,权耀还抱着和她过日子的念头。

    可李若曦再次发生车祸,权耀急切赶过去照顾,就足够表明,谁才是他心底里的女人。

    哪怕他后来抓着她去医院,可她毕竟没怀孕。

    没有再怀孕,也就没有负担,没有责任。

    这次,他选择李若曦。

    意料之中。

    看完白和大白的表演,就是他们分开的时候……

    安盛夏早就料到,所以昨晚去买醉。

    当手中多了一份沉甸甸的文件,安盛夏显然一愣,却还是忍不住低头一瞥。

    是离婚书。

    他主动给她,离婚书……

    哈,果然啊,闪婚真是各种不靠谱!

    妈妈,你觉得我傻吗?

    我嫁给了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甚至爱上了他。

    但是,他爱的人回来了。

    所以,他现在不要我了。

    他终于能将原本的好,给对的人。

    妈妈,我再也不会去爱一个人了。

    再也不会!

    端坐着,男人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他,在等她签字。

    怎么,以为她会耍赖吗?

    不会的。

    他都把离婚书准备好了,明,他不回头。

    既然是你拿给我离婚书,我就知道你的心意了,你放心,我会签字的。总不至于,被他抛弃了,还死乞白赖的拿着离婚书去求他,安盛夏不紧不慢的低头一笑,不过,你要给我记住了,我安盛夏从来不吃回头草!

    是他放弃了她,那么以后,无论如何,他们之间就是断了,她不会再回头!

    文件会在三个月之后生效。很明显,他暂时还不能离婚,当然是为了权氏股份的平衡。

    好。点了点头,安盛夏爽快的掏出签字笔,再用力写上名字,没有犹豫!

    意外她能这么平静,仿佛早就预料,更意外整个签字过程如此快速,顺利的不真实,他原以为,她会一哭二闹,折腾一点水花来。

    或者,她会竭力的从他手中,拿走一点什么,钱以及房子,他都会松口,就当是给她的赡养费。

    可是没有,她什么都没要。

    她就这么轻易的签字了。

    不哭,不闹。

    安静的宛若一缕没有声息的雾。

    权耀一时间只觉得喉咙仿佛卡着鱼刺般,就连空气都难以下咽,你就不想看看内容?

    没必要。既然是离婚,那么,文件上还能写什么好听的?

    你的房子,车子,钱,不动产,股份,公司,我都不要。停顿片刻,安盛夏眼睛都不眨的道,我也会,把安氏还给你。

    安盛夏,你是疯了?安氏是她一直以来都渴望得到的,权耀深知这点,这才花了心思收购,转移到她名下的。

    可现在,她就一句轻飘飘的不要了。

    安氏是你收购的,那原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做人,不能不劳而获。安盛夏直言,原本你是我的丈夫,我愿意接受它,可现在,我们是陌生人了,我不要你的任何东西。

    这样,也就两不相欠,断的干干净净。

    她比他想象中更坚强,断的更绝。

    何况,我这样的水平也管不好公司,还不如交给有实力的人。她曾经就对他吐槽过,她上班很累,头脑根本不够用,现在,倒也轻松了。

    我之前反对安以俊管理公司,是因为我知道他的深浅,以他不学无术的态度,公司肯定会毁掉。而她不能眼睁睁看安氏毁在安以俊的手上。

    只要公司不在李美玉母女手上,我妈也就能入土为安,把眼睛闭上了,如果有能人继续经营公司,安氏只会更加强大,我想,这也是我妈想看到的。安盛夏很欣慰。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拿回来的道理。权耀只当,安氏是给安盛夏的赡养费。

    他总不能,什么都不给,哪怕她不要。

    这个女人闯入他的房间,给他生下一对双胞胎。

    除了感情,婚姻,他给不起之外,任何东西她都可以拿走。

    那次婚礼……安盛夏也是忽而想起,其实你是故意受伤,不想来参加的是吗?

    他既然能保护淼淼不让人追杀,怎么会让自己受伤?

    所以他是故意的。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权耀临时接到了消息,李若曦很有可能还活着的消息。

    所以,他才会从婚礼上离开。

    他只是不想正面伤她,所以,才会用受伤来掩饰他的心。

    女人有的时候不需要太聪明。他没有否认。

    你不需要给我任何东西,我手上有权氏股份,饿不死。却是摇了摇头,安盛夏继续道,我答应过你,权氏股份不会给权赫,也不会给你。

    她记得这个约定,就会一直遵守下去,最终她也只是,我们,好聚好散。

    她不会因为离婚,就转而投靠权赫,她还没这么无耻。

    感情就是这样,陷得更深的那个人,更容易受伤。

    大不了,她不再去碰。

    对了,给我一点时间,白和大白暂时要住在权公馆,等他们适应了之后,我会和他们搬出去。还真不信他有脸要儿子的抚养权,安盛夏将离婚协议撂下后,便站了起来,转身正要离开。

    然而她纤细的手腕却是被男人恶狠狠的抓住了!

    离婚书,是他给的,这种时候,也好意思拦她的路?

    你想要什么?他冷声质问。

    我想要安静的生活。嗯,她都肯离婚,这么安静的放手,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多的是因为离婚,吵的面红耳赤的夫妻。

    可是她不愿这样。

    希望他以后回想起来,起码觉得她这个前妻人还算不错。

    安盛夏忍不住提醒,李若曦就在走廊等你,刚才,她非要抢一个座位,闹得大家都很尴尬,她自己也怪尴尬的,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偷哭,正是需要你安慰的时候。

    他却依旧不肯松手。

    权耀,我对你没有恨。

    我只是可怜自己,为什么不是你爱的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