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202章 不要对我这么好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安盛夏,你还有我……

    后背贴上男人健硕的胸膛,安盛夏惊的瞪大泛泪的眼眸。

    是谁在话啊?

    飞快转过身,一头栽入男人怀中,此刻的安盛夏就像只可怜的动物,不断抓扯他心口处的衬衫,再用力摇晃,是你吗?

    权耀,是你吗?

    如果我求你,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在酒精刺激之下,安盛夏就好像溺水的人,拼命挣扎着,现在的她忘却一切,骄傲,自尊。

    只要,他还愿意要她。

    我喜欢你,我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也是第一次,如此恐惧会被抛弃。

    求你不要离开我……

    否则,她再也不会,真的再也不会……

    再也不会如此全心全意、傻乎乎的,去喜欢一个人了……

    因为喜欢一个人好累,好辛苦,还要弄丢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变得善妒,变得丑陋。

    求你,不要不要我……

    她骨子里透着倔强,眼下却不断求他。

    求他,给她一份爱情。

    没想到她也一样傻,和当初的淼淼没有什么不同,真是被爱情冲昏头脑了,竟以为求,就能求来一份爱情?

    她真是傻!

    仔细想来,她比淼淼都不如。

    最起码,淼淼想结婚,薄夜寒就被逼婚。

    淼淼想离婚,薄夜寒就被踢出局。

    她就连离婚的念头都没有。

    却怕他先提。

    是我。终于,低缓富有磁性的声线响起。

    男人双手垂落在裤腿,任由她抱着,随后,他试着伸手轻拍女人的肩,我不是他。

    楚天?

    背后僵硬,安盛夏几次张嘴却不出话来。

    她哭错人了。

    了那么丢人的话。

    他还是权耀的好哥们!

    如果不是若曦出了车祸,权少或许早就娶她了。

    当楚天再次声落,安盛夏猛然难受了,跌跌撞撞挤开舞池的人群,直往洗手间冲过去。

    不免担心,楚天只好跟着她,你没事吧?

    安盛夏在洗手池低着头,看样子是狠狠吐过,脸色苍白的像张纸,不断将冷水直往脸上拍。

    酒气,瞬间清醒了!

    刚才我喝多了,那些话你不要告诉他。她也真够丢人的,但幸好,权耀没听到。

    嗯。楚天点头算是答应,却又道,你喝多了,我送你走。

    没事,我可以自己走。喝了酒,安盛夏也就没自己开车。

    楚天却开车尾随,看安盛夏安全下车,这才离去。

    整个权公馆,黑漆漆的,很安静。

    轻手轻脚回到卧室,安盛夏取出干净衣物,打算洗个澡。

    咔擦。

    眼前猛然窜起一团火苗!

    下一秒,灯光大开!

    怎么才回来,你喝酒了?背倚靠在墙壁上,权耀双腿交叠,很邪魅的姿势,手中夹了根烟,性感的薄唇吞云吐雾。

    从前安盛夏最反感男人抽烟,觉得低俗。

    可眼前的男人,每一个姿势都像精心设计般诱惑。

    这是安盛夏第一次见他抽烟。

    而之前,权耀也只是借用香烟的味道来提神而已。

    嗯,喝了点。刚开口就被一呛,似乎将那点酒气也勾引上来,安盛夏只觉头昏眼花,身体像被灌了铅般,走动一步都踉跄着。

    眼疾手快掐了那烟,权耀再走动一步,伸手推开了窗户,可房间却还是能闻见烟味,他蹙眉道,对不起,我下次去阳台抽。

    哦,随便你。已然跌坐在床上,安盛夏摆了摆手,恍惚的盯着屋顶的水晶吊灯。

    其实她此刻心底里的声音却是……

    如果她求他,他会不会和李若曦断的干干净净?

    可权耀,这个男人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他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都能想尽办法摘下来。

    可他不想要的东西,即便强塞,他也只是冷眼,不会伸手去拿。

    喝点蜂蜜水,要不然第二天起来会头晕。他动作倒是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厨房准备了温热的蜂蜜水。

    拿走,我不想喝。

    也不想再接受他的好。

    心里装着李若曦,还要对她这么好?

    让她,如何管得住自己的心?

    是个女人都要沦陷的。

    何况是她,这么一个简单到,把一切都放在脸上的人?

    如果不喝难受的只是你自己。极富耐心,权耀手端着那蜂蜜水,没一会就要变凉,他更是凝眉,还是你更希望,我用其他办法来喂你?

    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好。言语冷漠,安盛夏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忍不住大哭出来,生怕自己要卑微至极的对一个男人祈求爱情。

    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话间,权耀当真不嫌麻烦,直往厨房走去。

    两分钟后。

    男人再次折回卧室,今晚,你都喝光了才能睡。

    反正到时候不舒服的人是我自己。安盛夏只想记住,喝醉了有多难受,下次就不会再犯傻。

    起来。端着蜂蜜水,男人的脸色一瞬间阴沉。

    就好似,她不喝,他就不给她睡。

    他非要闹事,是吧?

    其实我没有喝多,不会难受的。深呼吸,安盛夏自认脾气温和,很少跟人吵架,可权耀却低着头,要用那张嘴来喂她喝,就真的触及到她的底线!

    你给我滚!

    都这么晚了,你带着一身酒气回家,还跟我闹脾气,嗯?

    砰。

    一碗水,在争吵之中打翻在地上。

    安盛夏只觉得内心一刺,她忽而开口,你,娶我不止是因为股份……

    所以你对我的好,是因为亏欠?

    因为你,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爱上我,所以感到亏欠……

    因为这份亏欠,所以,你拼命的把原本属于别人的好,全部加注在我身上。

    如果李若曦当年真的被宋九月害死了,如果不是李若曦回来了,也许,我永远都不知道,你根本不会爱上我!

    你回答我,是不是?对于安盛夏来,与其一直纠结,倒不如让他亲口回答。

    安盛夏,是。

    当权耀完那个字,安盛夏只觉得口鼻一阵酸涩,心像被人用匕首狠狠刺开了一样疼,眼泪刷的从眼眶滚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