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81章 我愿意每天为你洗脚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vip病房。

    宋九月躺卧在床上,虚弱的像一张白纸。

    淼淼站在一旁,暂且没有出声。

    薄夜寒也不出声。

    为什么割腕?最终,是权耀打破寂静。

    宋九月气的全身颤抖,耀,是因为许姐!

    淼淼,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淼淼伤的宋九月吧?安盛夏不信。

    是她自己割的腕。淼淼不屑的从鼻子里冷哼。

    谁也没料到原本躺着不动的宋九月,突然抓起手边滚烫的茶杯,就往淼淼脸上砸,许姐,你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非要我破,那就没意思了!

    啊……!你凭什么动手?被高温的水烫的尖叫,淼淼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宋九月,你一个下贱的三有什么了不起的?过去的事情,我都不想跟你扯,但不代表,你可以对我动手!

    宋九月!眼睁睁看到淼淼被欺负,安盛夏冲过去,伸手就狂扇宋九月一巴掌,不分青红皂白,你就动手打淼淼,我看你病的不是手,而是脑子!

    你怎么不去问问她,为什么犯贱的当三!脸被打偏了过去,宋九月眼底愤怒的喷火,许姐,你是要报复我吗?

    罢,宋九月当众人面打开手机,再点开照片那栏,赫然是薄夜寒和淼淼的通话记录。

    你什么时候拍的?身为男人,总要有个人**,薄夜寒脸色铁青的问。

    怎么,你心虚是不是?失望的瞥了薄夜寒一眼,宋九月陡然嗤笑,这才气结的怒视淼淼,还有你许姐,嘴上着不会纠缠他,却暗地里勾搭他,论三,你也不输啊!

    不是我……可照片上,的确是她和薄夜寒的通话来往。

    饶是安盛夏和权耀,也都一愣!

    九月,是我找她的。垂落眼眸,薄夜寒终于承认,是他想听淼淼的声音,也是他主动给淼淼电话。

    这对宋九月来无疑是打脸。

    呵,刚才我还以为薄少是哑巴,没想到,也会开口话啊!安盛夏就知道,淼淼是被坑害的!

    夜寒,你会照顾我,结果就这么对我吗?整个人哭成泪人,宋九月深吸鼻子,不断捶打薄夜寒的手臂,你,你对得起我吗?

    下次不会了。强行按住宋九月虚脱的身子,薄夜寒低着头,对宋九月保证,我,不会再联系淼淼。

    啪!

    响亮的巴掌落至薄夜寒英俊的脸上,淼淼没去察看他的脸色,只鄙夷的切了声,盛夏,我们走!

    嗯!也把手搭在淼淼肩上,安盛夏乐呵呵的刚走一步。

    眼前,却横来男人有力的臂膀!

    薄少是薄少,我是我。停顿数秒,权耀这才继续道,是他伤的许姐,不许算在我账上,嗯?

    的确,权少比薄少来的高级一点。面对老板,淼淼还算分得清,却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嗯。她只算眼下,他不骗她,不利用她。

    权耀紧跟着问,权太太,我们的赌约还算数?

    嗯。

    眼看女人点头,权耀这才回头,却也嫌弃的冷了薄夜寒一眼。

    女人之间的友谊,大多数虚假的很。

    可安盛夏和淼淼之间却无话不谈。

    薄夜寒差点连他一起坑。

    三少,是我。把安盛夏送回去之后,权耀淡然的端坐在驾驶位上,那天给你下药的人是我。

    二哥,你在什么?

    人家楚歌是女孩子,不过甩你一次,就要死要活了整整六年,她这些年追你也不容易,你也赚够本了。权耀冷哼,你和楚歌复合,我才能和她在一起,三少,你不要挡我的路。

    这是什么逻辑?

    给我一点,时间……权阳一阵咬牙切齿,只有二嫂和二哥复合了,二哥才能赢过权赫!

    次日。

    意外权阳主动约自己见面,楚歌却懒得打扮,穿的是最简单的衬衫,头发也没洗,一眼看过去就像个干净的高中生。

    吧,找我什么事?楚歌的后背还疼着呢。

    那天我误会你了。思想来去,权阳只了这么一句。

    必须的!楚歌委屈巴巴的,却意外的问,你就这样?就跟我一句话?

    ……权阳沉默着。

    好吧,你能来找我,已经不容易。也没了脾气,楚歌试探性挽着权阳的手臂,你能不能陪我逛街?

    ……若是从前,权阳肯定不同意。

    那我们走吧!不意外他的被动,只要他不拒绝,楚歌就心满意足,却好奇的问,太阳啊,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如果你不想逛街那就算了。

    不是的不是的。再也不敢吭声,楚歌拉着权阳进了一家男装店,我送你一个皮带吧。

    据送皮带,就可以绑住这个男人。

    嗯。权阳虽然不喜欢,却点头,接下了。

    那个,你不着急走吗?逛完一圈之后,楚歌诧异的问。

    楚歌。低头,看向这个脸红心跳的女人,权阳心里谈不上是什么滋味,最后他按住她的侧脸,我给你三个月时间和你在一起。

    好!生怕权阳反悔,楚歌一口气就答应了。

    却又觉得,这只是一个随时就会破裂的梦!

    安盛夏是最后一个知道楚歌和权阳复合的人。

    他回头,你就接受?安盛夏觉得楚歌太不矜持,太傻了。

    我喜欢他,干嘛不接受?楚歌像个疯子一样欢呼道,如果我不接受他,他就是别人的了,我哪怕再次受伤,也不要眼睁睁看他成为别人的男人!

    坐在权公馆的沙发上,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可安盛夏总觉自己让坑了!

    不定,权耀和权阳合起伙来坑她!

    少奶奶,您总算回家了。张妈激动不已。

    他呢?安盛夏郁闷,她都回家了,怎么不见他?

    少爷他……

    正到权耀,就只见这个男人端着盆走来,再弯腰蹲下,脱下安盛夏的鞋子放在一旁,这才将她白嫩的脚丫子泡进水中,权太太,我愿意每天为你洗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