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70章 你已经没有机会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真的吗?爹地,我现在就过来,给你开门!

    惊喜的瞪大眼珠子,白一下子从沙发上跳着下地,妈咪啊,爹地就在门外,真是巧啊!

    白,他是骗你的,他现在不在国内!夺走儿子的手机,安盛夏压低声音道,你现在还过来做什么?

    儿子想要见我。

    你觉得自己是个称职的父亲?刚完,安盛夏就后悔,权耀对儿子们的爱,倒是真的。

    嗯,你的确是个好父亲,但不是一个好丈夫,我和他们,你不在国内,你明白了吧?她不想见他。

    好。随后权耀在电话中,和白解释自己在国外。

    爹地,你骗人,你不是,就在门外的吗?当白打开门,却不见半个身影,怎么回事啊?

    嗯,刚才是哄你开心的,等过两天回国了,我给你和大白带礼物。楼道灯光之下,男人颀长的身子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略显落寞。

    可是,我刚才以为,你真的就在门口呢,我和哥哥,都好想你!不舍的把门关上,白闷闷不乐。

    刚才不是,准备吃饭了吗,晚上乖乖吃饭,不要让你妈咪操心。按住眉心,权耀继续道,你和大白都乖,我会给你们带很多礼物,很多国内没有的玩具。

    那,好吧,爹地,我原谅你啦,等你回国了,一定要接我们回家啊!在白心中,淼淼的公寓,只是干妈家,并不是他和哥哥的家。

    白,你要回家,真让我伤心。淼淼叹气,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非要回家,真是没良心的包子!亏我把你们当成亲生儿砸!

    我和哥哥有自己的家啊,总不好每天都在这里麻烦你,再了,干妈也要谈恋爱嫁人,以后会有自己的宝宝。白很懂事的道。

    白的对。大白点头,干妈,你千万不要放弃,现在二婚遍地都是,有的时候,二婚才能找到真爱。

    ……淼淼很无辜,白和大白这副教育她找对象的口吻,是怎么肥事?

    白还加了一句,像我妈咪这样,还没结婚就生宝宝的,真是不多,不过幸好,我爹地人不错,基因也不错,我妈咪就当走了捷径吧。

    怎么鸡翅都塞不住你们的嘴,赶紧吃饭,不准乱讲话!这两个包子,几句话都不离权耀,让安盛夏脸色难看。

    权氏这才刚易主,在公司碰到,总是难免的。

    安盛夏刚走进电梯,就撞见权耀。

    可偏偏,电梯中没有其余人。

    想要退出去,男人却按了关门键,昨晚,睡得好么?

    嗯。

    之前不是没有我抱着你睡不好么?

    你想多了。毕竟,习惯是可以改掉的,安盛夏脸色冷漠至极。

    你总不能,一直不让我和儿子见面,我答应过他们,会给他们礼物,总不能食言让他们失望。权耀直接拿出儿子当借口,安盛夏不是听不出来。

    你知道他们住在哪,想送礼物我也不会拦着。只是,她会合理安排时间,避免和他见面。

    我想要的不是这样。

    那么,是怎样??面对安盛夏咄咄逼人的口吻,权耀索性伸手,按在了电梯墙壁上,这个姿势,恰好能将娇的女人挤在自己跟前。

    权二少爷,你之前跟我过,再给你一次机会,那就是最后的机会了,你已经没有机会。

    仔细回想起来,她真的对这个男人动了情。

    可她,这次被骗的太惨。

    她要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否则,还不知道被他伤到什么时候。

    权太太,你整天不给我好脸色,你自己也会累。

    不是爱他么?

    非要装作不爱的样子,她就不累么?

    嗯,你倒是提醒我了,以后还是不要叫我权太太,听起来都是一种讽刺,就好像在提醒我,我让一个渣男白睡了。声落同时,安盛夏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手腕,却是让男人用力按住。

    安盛夏!

    你要什么?显得很不耐烦,安盛夏回头,凝望男人的眉眼,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带刺的玫瑰,有毒!

    我,想你了。

    呵,一晚上不见就想?你当自己有多纯情?你当自己是情圣?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很伟大吧?骗子就是骗子,从来都不对自己出来的话负责,安盛夏笑的花枝招展,这态度俨然刺疼权耀的眼!

    我的,是真的。想一个人并不是多难以启齿的事情,权耀用力将女人按在墙壁上,也不顾身后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她的姿势无比暧昧,甚至整个身躯都将眼前的女人包裹笼罩起来,不甘心的质问,安盛夏,你敢你现在对我没有半点感觉?

    我只知道你现在为了我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脸面了,你不是还,哪怕用美男计,也要骗走我手中的股份?

    我的美男计,不是对谁都使的,你算是特例。排着队的女人送上门,也不见得他会多看那些女人一眼。

    嗯,那我要沾沾自喜自己长得还能入的了你的眼。点了点头,安盛夏却猛然将男人推开,权耀,你给我记住了,我不是你随便可以碰触的人,没有我的准许,你不准对我动手动脚!

    如果我碰了,你要告我么?随之而来,是男人的轻笑,我们还是夫妻,我就有权利碰你,这也是你的义务。

    那么我只能,你敢碰我,我就和权赫合作。

    这句话犹如是一把刀,她知道能刺疼眼前的男人!

    你敢和他一起对付我,安盛夏,我会让你下地狱。

    对于他这样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男人来,如果被自己的女人背叛,就是毁灭。

    甚至男人已经伸手掐住了安盛夏的脖子,讽刺的笑着,安盛夏,你真的爱过我?

    嗯。

    安盛夏,我要让你一直爱我。

    罢,男人低头咬住安盛夏的锁骨,否则,我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来,我真的不知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