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64章 权少,我把你的权太太还你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等我得到权氏,也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女人,她以后再也,离不开我的手掌心,很快她会知道,我不比权耀差,我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有得到权氏,才能将权耀狠狠的碾压在脚底下……

    所以权赫已经迫不及待,多等一天,都觉得煎熬。

    ……原本祥和的脸色陡然涨红,权玺一下子睁开眼,当目睹权赫的时候,猛然瞪大眼珠,他怎么都不信,自己最信任的儿子,会在最后给他一刀,恨不得他立马去死。

    爸,不要挣扎了,房间里只有你和我,这些年,多谢你的养育之恩,可还不够,我想要的还有更多。

    眼看权玺在挣扎,似乎想站起身来,权玺毫不费力拿起手边的枕头,一点一点捂住权玺的口鼻,爸,你这辈子,拥有了太多女人,而我想要的只有那么一个,这个权家,曾经是女人的坟墓,婚姻的坟墓,现在,也该画上句号了。

    不……

    眼泪从眼角滚落,权玺内心无比悔恨,他真是看走了眼,才会如此信任权赫,可现在什么都晚了。

    儿子,儿子救我!其实,权玺到临死之前,都觉得自己像在做梦,都觉得权赫会救他。

    爸,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也只是静默的等权玺咽下最后一口气,随后将呼吸机重新给他戴上,这才不屑的转过身,不带丝毫留恋的转身离开。

    权玺去世。

    这个消息很快在整个老宅疯狂传遍!

    老爷,你怎么就这么走了,让我一个人怎么过啊……大太太抱着尸体,良久都不肯站起来,哭的几乎要晕过去。

    老头子啊……眼泪纵横,赵青莲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倒是三太太最淡定,甚至一滴眼泪也没流下,反而劝道,大姐,二姐,你们节哀顺变吧,我想,老爷走的时候,也希望你们能过好。

    其余,所有人都跪在了权玺的遗体面前。

    权赫和韩恩雅,跪在了第一排。

    其后是权耀和安盛夏。

    你不是,爸不会……心底漏掉一拍,安盛夏慌张的问,到底因为什么?

    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权耀眼底,藏匿着诡异的光。

    权阳和赵佳儿,则是跪在了第三排。

    至于权美媛,她冷笑着质问众人,我不信爸会死,我要报警!

    好了,人都死了,你还要折腾什么!大太太愤怒的道,人是在老宅去的,就让他入土为安吧。

    可是,我怎么都不信……咬牙切齿,权美媛望向权耀,却又不敢肯定,是不是二哥……

    对了,老爷子现在去了,也该公布遗嘱了吧?三太太此刻无比好奇,也就只有她,敢率先提出来,毕竟看戏的不嫌事儿大。

    老爷子这才刚走,现在就提遗嘱,是不是……嘴上不在意,可大太太内心,已经突突跳跃,兴奋的不行。

    现在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合提到遗嘱,你是么,老二?侧头,权赫冷眼看向权耀。

    权耀却只是凝望着安盛夏,大哥,你如果想提,就提吧。

    然而就在这时,有律师赶到。

    各位,我是权玺先生的财产代理律师,我姓王。

    王律师啊,真是辛苦你这么及时赶过来,我们也正要提遗嘱的事呢。大太太无比热络。

    大太太,你真是太客气了。弯着腰,王律师恭敬的道,各位少爷,太太,遗嘱就在我的手上,但是权先生生前交代过,要过了三天之后,等他入土为安了,才能公布遗嘱。

    闻言,众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看来权玺生性多疑,谁都不信啊!

    恐怕他已经算到,在他死了之后,众人只会惦记遗嘱的内容,不会第一时间举办丧礼。

    丧礼,肯定是要办的,不过,先把遗嘱拿出来,也没有关系吧?三太太好奇死了,继承人到底是权赫,还是权耀?

    不到最后那一刻,谁都不敢打包票!

    王律师一脸无奈,很抱歉三太太,这是先生的嘱托,无法更改!

    权家,举办了轰动全城的丧礼。

    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一会,不用你跑来跑去的。到底,权赫对韩恩雅还算不错。

    没关系,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无聊。从那天之后,韩恩雅倒真变了,和权赫变的亲近。

    整天病秧秧的样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大太太对韩恩雅,颇为不满。

    妈,你少两句,还是先回去休息?不免蹙眉,权赫每次都不会让韩恩雅吃亏。

    在丧礼上遇到权阳也是无法避免,不过楚歌到底收敛了,没主动过去攀谈。

    盛夏,你和权少最近怎么样?楚歌总觉得不安。

    挺好的,你就不要担心我,还是关心你自己吧。一身黑色礼服,安盛夏打扮的很保守,却也掩饰不住眼底的那股灵气。

    我之前就过,非他不嫁,这不是开玩笑的。楚歌一脸认真。

    那,真是可惜了,我刚才看,有不少人主动跟你聊天,但你都是爱答不理的态度。安盛夏抿紧唇线,希望你,不要太固执了。

    我不想随便找个人结婚。罢,楚歌便拉着安盛夏,往权耀身边走,权少,我把你的权太太还你。

    你刚才不是要跟我聊天?安盛夏好笑的问。

    楚歌无奈的耸肩,但是你的先生,一直都远远盯着你,好像我是个老巫婆,要把你拐走一样。

    楚姐,许久不见。疏离的打着招呼,权耀一伸手将安盛夏按在怀里,刚才离开的时候,怎么不和我一声?也不知道你和楚姐在聊什么。我怕你们女人之间聊的问题,太伤春悲秋,所以有点不放心。

    权少,请你放心吧,我没有挑拨离间。楚歌罢,一抬头却只见,权阳和赵佳儿并肩站在一起。

    如果她当初,没有玩弄爱情,那么此刻能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会是她。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三天后。

    王律师再次出现在老宅,他手拿着遗嘱资料,严肃的宣布,现在,我要宣布老先生生前的遗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