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59章 遗嘱上是怎么写的?传位给我,还是老二?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当然啦,我是你的幸运星嘛!安盛夏自我吹嘘。

    嗯,你恐怕真是我的幸运星……所以才为他生下白和大白。

    妈咪,结果怎么样?副驾驶上,白紧张不安的问,哥哥答应美了吗?

    ……咳咳,安盛夏倒是忘记,白是美的头号粉丝。

    放心吧弟弟,美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安大白无所谓的耸肩。

    那我就放心了。摸了摸心口,白却不服气,真是奇怪了,我和哥哥长得一模一样,是双胞胎,为什么美眼睛这么厉害,可以轻易把我和哥哥区别出来,她为什么只喜欢哥哥?

    白啊,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才这么,要好好学习才行。安盛夏摸了摸白的脑袋。

    没关系,儿子虽然,不过谈恋爱也是正常,我不反对早恋,只是,做男人不能渣。权耀瞥了白一眼,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主动点不是坏事,要不然……你到我这个年纪恐怕也只是单身。

    大西瓜,你怎么教白的,怎么能让他早恋呢?在教育问题上,安盛夏和权耀的想法,并不一致。

    我觉得还是上大学之后再谈恋爱比较好,毕竟,同一个学校的,思想比较相近。大白冷哼,我不喜欢笨蛋学渣。

    哥哥,我觉得笨一点,也很可爱啊。白瞪大眼珠,随后挑眉一笑,嘿,看来我以后,不会和哥哥喜欢同一个人,这样也蛮好的,哥哥喜欢聪明蛋,我喜欢糊涂蛋。

    白啊,你真的要好好认真读书,不要想着谈对象,知道吗?苦口婆心的教育道,安盛夏也不知道,白是不是能听进去,因为白这孩子,人鬼大。

    知道啦妈咪!白嘟着嘴,随后捧起自个帅气的脸,唉,没办法,谁让他是爹地的儿子,从就是个情种呢!

    哥哥,你真的不会跟我抢美,对不对?到了老宅之后,白冲进哥哥房间,不放心的问。

    嗯,我了,如果她能考上清华,就承认她是我女朋友。大白耸肩,我觉得这个概率,几乎为零。

    哥哥,你这么,我也就放心了!很有把握,白亲昵的抱住哥哥大腿,哥哥你放心,以后你喜欢的女孩子,喜欢我,我也会让给你!

    我不觉得,你会有这个机会。

    闻言,白无辜的掀开嘴角,再用力跺脚,哼,哥哥你真是的!我不要跟你玩了!

    哥哥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安大白则是无奈的看向弟弟跑开的身影。

    为什么是双胞胎,个性却这么天差地别?

    难道白继承了妈咪的个性吗??没错,肯定是这样!

    耀哥哥,你可以跟我见一面吗,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

    接到韩恩雅的电话,权耀却猛然沉下眼眸,有什么话直接在电话里。

    可是,有些话,我怕在电话里也不清楚。欲言又止,韩恩雅刚要什么,却听见一阵脚步声,吓得立马取出手机电池。

    刚才,你在跟什么人聊天?走进卧室,权赫带着一身的酒气,疲惫的脸上阴云密布,他随意坐在床边,抬起犀利的黑眸,一眨不眨的看向韩恩雅,这目光几乎是一种审判。

    没什么,恐怕是你听错了,我刚才在照镜子,好像眼角附近多了一点皱纹……烦躁的从镜子跟前站起身,韩恩雅转身,正要往洗手间走。

    腰却被男人从身后抱住了,他再转过韩恩雅的身子,冰冷的手捏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眼眸微眯,哪有,我觉得还是和从前一样,挺好看的。

    ……还是第一次被权赫夸,韩恩雅内心一惊,你好像喝酒了,我现在给你放洗澡水,你先洗个澡吧,这样能舒服点。

    嗯,你也早该学乖了,知道要照顾自己的男人,不过,我总觉得你今天脸色很不对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哦?权赫猛然低头,一口咬住女人的锁骨。

    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韩恩雅无辜的摇头,我整天闷在房间里,什么人都见不到,我还能做什么?

    看样子你很想出去走动?蹙眉,权赫却冷笑,只要你今天把我伺候舒服了,就随你。

    什么,你什么意思?已经连续几天,没被男人碰过,韩恩雅却没想到,权赫今天喝了酒,就要碰她,真是怕了,平常这个男人就邪门的厉害,眼下喝了酒,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她吓得脸色惨白,都傻掉了一样,嘴角颤抖着,不出完整的字。

    还能是什么意思啊,不就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又不是第一次,你也知道怎么取悦我了吧?罢,便将女人狠狠压在身下,他就是享受这种,驯服一个女人的快乐。

    不要,求你不要……

    每次都是这些话,你能不能点别的?还是,你在欲情故纵?呵的一声冷笑,男人越发用力,还不是你的肚子不争气,如果你能怀孕,也不用天天被我折腾……你,是不是?

    你今天喝多了,我好难受……实在吃不消男人的力气,韩恩雅不断求饶,求你了,先去洗澡吧,我不喜欢你的酒气。

    你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容不得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听了男人的话,韩恩雅气哭了,哪一次,你不是只顾自己的感受?就算,我是一个机器,也有休息的时间吧?

    韩恩雅,真的,只要你乖乖的,也许我能宠着你,甚至能超过老二对安盛夏的宠。

    男人罢,猛然堵住女人娇嫩的唇角。

    只觉得好笑,韩恩雅发狂的哭着,哪怕他对她再好,她也觉得恶心,她根本不想接受他给的任何东西!

    良久,男人这才从韩恩雅身上下来。

    算准时间,男人沐浴之后,去了老宅的一个房间。

    才一个星期的时间,权玺的身子便一天不如一天。

    躺在宽大的棉丝床上,权玺的口鼻戴着呼吸机,紧闭着眼,仿佛一片枯叶,随时就要损落。

    听见脚步声,权玺猛然睁开眼,眼看来人是权赫,他微微松了口气。

    爸,你的遗嘱上是怎么写的……传位给我,还是老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