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56章 给你擦药,不要乱动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居然被抓个现行?

    也不知道这男人,要如何处置自己了。

    都,我不认识你!戏精附体,安盛夏深吸一口气,现在,正是考验她演技的时刻。

    那你看到我,跑什么?不是心虚,是什么?

    我吃饱了想运动,都不行?安盛夏冷哼,你家住海边么,管的这么宽!

    嗯,我的确在海城有别墅。

    ……

    安盛夏,你故意装失忆,无非就是想冤枉我。想着趁热打铁,宋九月这番话,自然给权耀听的。

    权太太,你现在也学会撒谎,谁把你教坏了?想来想去,权耀也只能想到淼淼。

    谁撒谎了?哼,就知道会这样,就知道权耀会偏袒宋九月。

    所以,她装失忆,也不是没道理!

    如果宋九月只是耍把戏,她也不至于用失忆骗人。

    权耀,我刚才差点死了!咬牙切齿的完,安盛夏气愤的跑开。

    才刚死里逃生,休息了几个时而已,安盛夏却跑这么快,没一会就眼冒金星。

    权太太,你身体吃不消的。身后,男人只是迈着稳健的脚步,便能跟上她。

    脚下机械般跑着,安盛夏哪怕身体不舒服,也没停下。

    终于累的不行,安盛夏这才刹住脚步。

    却不想,不盈一握纤细的腰肢陡然让人扛在肩头。

    权太太,我信你的话,不过我们之间要算一笔账。

    ……什么?他要算什么账?

    砰地一声。

    柔软无骨的身子,就这么被扔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安盛夏急迫的想要坐立起来。

    迎面却是男人颀长高大的身躯,那富有力道的手臂,死死抓紧女人的手,高举过头顶,这是一种彻底征服的姿势。

    你……你要干嘛?她觉得很不对劲!

    失忆,好玩么?年轻富有磁性的声音,密不透风的窜入女人的耳膜之中,权耀似笑非笑。

    ……其实,还挺好玩的,只不过,安盛夏不敢应声。

    权太太,你玩我很有意思?他当时恨不得自己跳下海,好不容易救上岸的女人,却用陌生的眼神去打量他,如果真的失忆,也就算了,居然是装的,只是玩他,为了将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我不过是想,让你对我再好一点,你至于么,这么较真,再了……你也没什么损失。安盛夏翻了翻眼珠。

    你觉得是我较真?果然,女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她现在就连欺骗都觉得理所当然,是不是忘记,他们之间是夫妻?

    她还是不够信任他。

    所以才会觉得,哪怕危机到她的生命,他也会毫无保留的战队宋九月。

    真是白疼她一场。

    我还不是怕你,会袒护她吗?当时,她虽然被救上岸,可差点就死了,她一点都不想听他袒护宋九月,否则,她内心会很痛苦,很难受。

    权太太,面对我的时候,你不需要用心计。?罢,男人一低头,咬住女人的嘴角,夺走她所有的空气,坏心的想要让她再次体会,失去氧气是什么滋味。

    让她只能不断勾住他的脖子,求他给她呼吸的机会,饶了她。

    而男人勾了勾唇角,没再吻她,却猛烈按住女人的大腿……

    他尽情的攻城掠池。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猛,甚至算的上凶狠。

    你要杀了我吗?她只能发出破碎不堪的声音。

    早知道,装一下失忆,要被这么惩罚,她这是何苦?

    男人不话,只是用做的,就让她足够深刻。

    大西瓜,你放过我,别这样……

    呜呜的哭着,安盛夏不断推搡着他,甚至拍打他的后背。

    然而这场带着诱惑的惩罚,依旧在持续……

    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刚亲密过,这个男人就变了!?变得冷漠。

    甚至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娇滴滴的身子,被过分虐待之后,稍微一动就疼的厉害,安盛夏躺在床上,艰难的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能这么狠?

    给你擦药,不要乱动。也只是给她擦了药之后,男人便换上干净的西装,转身离开。

    吃完,提上裤子就不认,他这算什么?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翻脸不认账。

    傻了眼,安盛夏在床上躺了一个上午,这才有精神下地。

    却只见楚天,安姐,你可总算醒了,我安排车送你去公司。

    他自己走了?

    ……楚天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我知道了。安盛夏自己开车,去了安氏。

    没什么比暴富来的重要,安盛夏在一堆文件中垂死挣扎,终于熬到下班。

    权少怎么不来接你?没想到,他也是三分钟热度而已。都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秦圣这是信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气氛怪怪的,是不是又吵架?

    不是吵架。却比吵架更难受,这是一种冷战,安盛夏抓起车钥匙,有种不要吃我啊,吃了就走,简直不要脸!

    你完蛋了,如果权少,都不想碰你,或者碰完你之后,就失去兴致,我觉得,他已经腻味了……秦圣嘴里,就没一句好话。

    秦宝宝,你也二十好几了,拜托你先去破了自己可怜的童子身吧!歪过脑袋,安盛夏不想再纠结权耀,直接开车回了老宅。

    二嫂。

    脸色若漂浮的枯叶,楚歌一直就在门口守着,眼看安盛夏,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死死按住车门,他被二哥带去会所了,我怕他们找嫩模。

    我不去。凭什么让她去找人?

    他要是敢乱来……

    我求你了,二嫂!

    闻言,安盛夏嗤笑,楚歌,好歹我们当年也是校花级别的,不要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闹成笑话。

    二嫂,我保证看一眼他就走!

    好。那么,她也去看一眼。

    皇宫会所。

    权二少在什么包间?刚走进大厅,安盛夏就指名道姓的问。

    不好意思姐,这是顾客的**。

    等下,你知道她是谁吗?忽而一笑,楚歌指了指安盛夏,她就是权太太,不是你能得罪的。

    ……果然,那前台脸色顿变。

    把钥匙给我,还有,不要让他知道。接到房卡,安盛夏便领着楚歌上楼。

    1888包间。

    门被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愣,其中男男女女坐在真皮沙发上,倒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很打眼,就坐在中央位置。

    握着高脚杯的手,微微一抬,男人听见动静,也侧头,看紧了安盛夏!

    权太太,你这是抓我回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