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42章 我不会和她单独相处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喝了多少酒,权耀低头,舔了下她的嘴角。

    吃到一股刺激性的酒气,他不免蹙眉,权太太,你喝多了,嗯?

    你是谁啊?我不要跟你走!

    手脚挣扎着,安盛夏凌乱的走到淼淼跟前,一把抱住她,淼淼,以后我们两个人过吧!

    嗯嗯嗯,男人都靠不住!我们两个人过也不错哇……淼淼如捣蒜般点头。

    闻言,权耀更加不想让安盛夏和淼淼接近,一伸手便扯开许淼淼,随后将安盛夏往怀里按,权太太,跟我回家!

    哇,你干嘛,你是谁啊你,怎么进来的啊,拉着我家盛夏有病么你?和安盛夏仿佛成了连体婴儿,淼淼气愤的大叫,几次伸手推开权耀。

    而身材高大的权耀,自然不是淼淼的对手,几番挣扎下来,倒是淼淼自己失去平衡的倒在沙发上面,没讨好半点好处。

    淼淼,你没摔坏吧?拍了拍淼淼的脸蛋,还好,她还能动,应该没摔残,安盛夏自己也哈哈哈笑了笑,随后用牙咬开一瓶啤酒,就嘟嘟嘟的喝了一大口。

    却不想从腰上传来重力,下一秒就跌在男人的大腿上,安盛夏不安扭动了下,你是谁啊,放开我!

    我热,你别扭了……性感薄唇紧贴在女人耳边,权耀嗅着她发间的香气,你还要喝到什么时候,嗯?

    ……呆呆的,一言不发,安盛夏仿佛在看怪物一样盯着权耀,眼神全然陌生,你,好像我一个认识的人!

    ……想不到她醉了之后,还蛮可爱的。

    权耀第一次看到这么陌生的她,嘴角不禁上扬,嗯,我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你话真是奇怪!舔了舔下唇,安盛夏觉得无聊,索性站了起来。

    只是她刚要起身,肩却沉下重力。

    要去什么地方?

    我要和淼淼去跳舞!

    ……虽然不悦,男人却任由着她,一路上都跟着,生怕有人骚扰她。

    光纤昏暗的舞池,都是年轻男女。

    在灯红酒绿的光线下,安盛夏和淼淼还算打眼,加上又是新面孔,所以吸引到不少异性。

    但每次在权耀的阻拦之下,也就没人敢碰她。

    淼淼,过来……当薄夜寒赶到的时候,淼淼正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跳舞,就差贴身了。

    你是怎么看着他们的?侧头,薄夜寒按住眉心,不悦的质问权耀。

    我只负责我的人……眼看安盛夏这么不安分,权耀已经分了心,哪里有空去照顾许淼淼?

    好,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几乎不用思考,薄夜寒便抱着淼淼,转身走了。

    不过,淼淼其实没有完全醉。

    来喝酒之前,安盛夏和淼淼就定,必须有一个人保持清醒。

    现在保持清醒的那个人,就是许淼淼!

    薄少,我不跟你走,我自己回家!反正安盛夏有权耀护着,肯定不会有危险,淼淼只想自己回家。

    你已经喝多了……虽然头脑清楚,但手脚却没力气,薄夜寒不可能让她一个人走。

    可是,关你什么事?一伸手将薄夜寒甩开,淼淼低着头,一路走到门外,再加上迎面而来的冷风,总算让头脑清醒,她随手拦下计程车,便坐了上车。

    而薄夜寒,则是一路开车跟着,确定她安全到家,这才舍得离开。

    再次醒来,头疼的炸裂,安盛夏在床上辗转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老宅,立马从床上坐立起来。

    淼淼,你出卖我?拍了下脑袋,安盛夏好气啊,她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

    不过还好,她身上衣服是完好的……

    只是,内衣似乎不是昨天那一套……

    这才想起来,昨晚有人帮自己洗了澡……

    重新倒在床上,安盛夏有想去死的心,不过喝个酒,都能让他抓到?

    还让他看光了自己?

    枕边,手机适时的响起。

    醒了?

    ……

    为什么不话,头还疼吗?

    你想什么。安盛夏终于舍得开口。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跟着冷战,一直不理会我。男人的口气听上去,还算轻快,今天我有空,一起出去吃饭吧。

    不了。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今天她已经没有心情,和他一起吃饭。

    你昨天不高兴,不是因为我……没空吗?他倒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不知道我摘下戒指的意思?还是,他在装作听不懂?

    每次发脾气,你都拿戒指做文章,那好,我再给你买个最大的。

    不是戒指大不大的问题。安盛夏摇头道,你从来都不跟我实话,这才是最要命的。

    你希望我怎么做?似乎瞬间,他的口气就变得无奈。

    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安盛夏咬着唇,不过,我已经不打算和你在一起生活了。

    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迁就,容忍着他。

    而她生怕这个男人,太过于神秘,有太多的秘密。

    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注定不是她这样的普通人能驾驭的。

    权太太,以后我不和她单独相处。

    声落,男人继续道,哪怕是吃饭逛街,我都不会。

    就在男人抱着必胜的心态,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让步的时候……

    却是破天荒的,手机被安盛夏挂断。

    ……耳边是空荡荡的忙音,权耀头脑嗡的一声,只觉得不可置信。

    不到一秒,立即再拨打过去,却是关机。

    在老板椅上坐了半天,权耀立马站了起来,伸皮鞋重重一踢桌角。

    她居然敢挂电话,还敢关机??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抓了车钥匙,权耀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收拾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却硬是停下脚步。

    权少……

    整整一天,权耀对手下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脾气,闹得整个会议室人人自危。

    好不容易结束应酬到家,已经深夜十点,权耀走至卧室,推开门,动作妖孽的扯下领带,却只见空空如也的大床!

    由始至终都不见他的权太太!

    太太人呢?

    二少奶奶一早就出去了。张妈大致猜到,一定是二少爷又惹二少奶奶生气。

    到现在还没回家?

    抓了一把头发,权耀压根按捺不住内心的郁闷,抓着钥匙就出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