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36章 所谓的罚站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敢提出保宋九月的人,除了权耀还能是谁?

    可是权少爷,现在有实名举报,而且还有证据……

    赵警官尴尬一笑,权少和薄少,他都得罪不起。

    至于安盛夏,她还顶着权太太的帽子。

    权衡之下,赵警官着实摸不清头脑。

    一时间,众人齐刷刷看向权耀。

    权耀,你什么意思?当众人面,安盛夏鲜少直呼这个男人的名讳,让气氛微妙。

    字面上的意思……男人言语淡漠。

    赵警官,你可以先调查,但是人,我保了。

    换言之,权耀要提前保释宋九月。

    除非调查到更直接的证据,警方才能带走宋九月。

    这倒也的通。

    警方原本带走宋九月,就是配合调查,而不是直接定罪。

    你们几个,跟我走!只好取了证据,赵警官带领两个手下原路返回。

    当摘下手铐的那一刻,宋九月忍不住后退一步,重重坐到沙发上,原本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

    她就知道,权耀不可能置她不顾,果然是这样。

    耀,谢谢你相信我。由于背过身,宋九月此刻看不清安盛夏的脸色,但一定很精彩绝伦吧?

    ……心底不上是什么滋味,只是沉沉的,酸酸的,安盛夏始终一言不发,没有将脾气发作起来。

    她只是很好奇,他就这么无条件的相信宋九月吗?哪怕证据就在眼前!

    卧室,窗帘被掩映起来,不见天日。

    盛夏,你也不必多想了,权少和宋九月是一起长大的,我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如我们这样吧,你可以无条件的相信我,他也会无条件的相信宋九月。

    望着站在窗边出奇冷静的安盛夏,淼淼忍不住劝道,有的时候,你也要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其实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不信我,而不是不信你。

    希望如此。点了点头,安盛夏将淼淼的话听了进去,她也给了权耀面子,所以才没和他争吵,只是她现在,的确有点不想见到这个人。

    所以你早点休息吧,不要把他关在门外了,我刚才来的时候,就看到权少站在门口,是你不让他进来?淼淼玩味一笑,他倒是也听你的。

    今天我们一起睡吧,我不想看到他。当时,薄夜寒一声不吭,愿意让宋九月去警局接受调查,倒是权耀站出来护着宋九月,哪怕能理解他的做法,安盛夏却做不到,什么都没发生,心底总会介意。

    你都结婚了,和我睡在一起像什么话?无奈的摇了摇头,淼淼这便走了出去。

    在门口遇到权耀,淼淼一点都不意外,你进去吧,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仿佛忘记了,正是权耀保宋九月。

    因为她不会在意,是谁保了宋九月。

    她只要权耀能给安盛夏幸福,便足够。

    也许你还不够了解她。安盛夏看上去很容易投降,可一旦做出的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就如半年之前,她宁可狠心的不要孩子,也要离开他。

    他不至于现在就冲进去讨她嫌,只是默默站在门口,单手挽着裤袋,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划过一抹暗色。

    那随你。

    撂下这话,淼淼便转身离开,直接回了房间。

    而权耀,则在门口站了一整晚,都没有动一下。

    权少,你要不去客房休息一会?

    是啊,权少你站了一晚上肯定不舒服吧?

    哪有这样的女人啊,居然让自己的丈夫罚站……

    几个佣人都在私底下议论安盛夏,她心思歹毒之类的话。

    毕竟宋九月看上去那么善良温柔,怎么可能害淼淼流产呢?

    倒是淼淼,谁不知道她不要脸的倒追薄夜寒,还气得许父破产?

    当年要不是薄夜寒接手濒临破产的许氏,还好心的偿还一切外债,恐怕许氏就要被收购。

    与其被敌对的公司收购,还不如是薄夜寒取代许父接任公司。

    然而,这些也只是外人看到的版本。

    只有淼淼这个当事人知道,真相究竟是如何,薄夜寒的狼子野心,到底有多心狠手辣。

    不了。高傲的男人只是随意摆了下手,他还不想休息,如果去客房住下,就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和安盛夏已经分房,他俨然不想分房。

    虽然站了一夜,可权耀脸上却丝毫不见疲惫,那干净的白衬衫也没有褶皱,还是一如既然的金贵。

    是被手机吵醒的。

    伸了个懒腰,安盛夏立即接听。

    安姐,我这边调来了视频录像,只能大体上看清宋姐购买的药物,的确是打胎药,但是,这并不能直接证明,是她给许姐下了药。

    只要宋九月一个劲咬死不承认,那么,警方也没有任何直接性的证据,这件事只能作罢,这是赵警官研究了一晚上的结果。

    他无奈的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都过去五年了,哪怕凭宋九月购买药物的发票,也不能直接推断是宋九月直接给许淼淼下药,这就很难办了。

    哪怕闹到法院,也不利于安盛夏和淼淼。

    只能,宋九月有这个嫌疑。

    但不管是警方,还是法院,要的都是最直接的证据。

    可很显然,安盛夏没有这个直接的证据。

    如果,昨晚安盛夏找来证据以及老陈,给了宋九月一个猝不及防,兴许还能炸得宋九月心慌的认罪。

    但权耀已经出面保她,再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宋九月不是傻子,她当然意识到,只要她不承认,谁都拿她没办法。

    具体,权耀是早就预知这个结果,故意帮宋九月一把。

    亦或者,他只是单凭直觉去相信宋九月。

    总之,是他帮宋九月脱了身。

    她更希望是第二种,他不是在明知宋九月有问题的情况之下帮她。

    可是,她却慌了,生怕是第一种,生怕他是故意的。

    只穿着睡衣,安盛夏猛然之间把门打开,抬眸,便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

    你终于肯见……我。

    然而,也不等男人把话完,安盛夏却挥动掌心。

    啪……!

    一巴掌,狠狠刮过男人的脸。

    权太太,你只打一个巴掌就足够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