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30章 我的权太太说,要带她走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不管权耀是先离开婚礼现场,这才遇到淼淼。

    亦或者是想救淼淼,意外无法出席。

    可他现在的态度是,他因为受了伤,这才无法出席婚礼。

    如果权耀听了录音,得知宋九月因此有心挑衅安盛夏,那么宋九月这无辜的女神形象,恐怕就要坍塌。

    再者,就算真如宋九月那般,权耀是因为宋九月这才走的。

    可既然,权耀还有心和安盛夏过日子,就会和宋九月保持距离。

    毕竟,男人都不喜欢背后放冷箭的女人。

    安盛夏,你非要这么卑鄙?宋九月气的咬牙切齿。

    从,她只嫉妒过许淼淼,嫉妒她有优秀的家室,长得又好看,成绩也是拔尖的,简直是上帝的宠儿。

    但是凭什么,她从在家里就不受待见,就因为她生病吗?

    家里没有一个人舍得为她花钱治病,都恨不得让她死了才好,这样,就不用给医院砸钱。

    然而现在,宋九月更厌恶安盛夏,厌恶她为什么要纠缠她心爱的男人!

    更巧的是,安盛夏和许淼淼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一对祸害。

    一个想夺走她的男人!

    一个想夺走她的骑士!

    怎么,害怕了啊,害怕他听到录音之后,讨厌你啊?安盛夏好笑的问。

    我怎么会害怕?

    宋九月,我想提醒你,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

    罢,安盛夏一步步贴近宋九月身前,目光如炬,需要我提醒你吗?

    他之所以救淼淼受伤,是为了我!

    所以,她愿意给他机会,愿意给他们机会,愿意相信他!

    第二天醒来。

    意外自己像个八爪鱼般抱紧了男人,安盛夏立马从床上坐立起来。

    她也太不矜持了!

    就连病人也不放过!

    我,没把你怎么样吧?羞怯的下地,安盛夏不好意思去看他。

    我倒是希望……权耀拉着女人柔软无骨的手,我算了下,再过几天就是你的姨妈期,每到这个时候,我会很焦虑。

    唉?

    焦虑好几天不能碰你。?这个男人,非要把话的这么露骨吗?

    你怎么办?男人抬眸,定睛望着眼前美味的女人,要不,我们现在……

    打住!安盛夏按住眉心,你现在是病人,这个病不是开玩笑的,你不准胡闹!

    可是我会多想……

    你就不能稍微忍几天?

    嗯,忍了这几天之后,还要忍你的特殊期间……继续忍下去,他就是个忍者神龟。

    你不要闹了!安盛夏转身,低头亲了下男人的侧脸,等你好了之后,再,行吧?

    权太太,我现在就要,嗯?

    就像吃不到糖的孩子,权耀一伸手按住女人,就翻身,压在了身下!

    ……

    累的全身酸疼。

    要不是亲眼看到他的伤,都要怀疑这个男人故意装病了。

    好强壮啊!

    好威武啊!

    安盛夏欲哭无泪!

    迎面的时候,居然看到安盛夏脖子上的草莓,宋九月忍不住伸手,拦下安盛夏的去路。

    他现在是个病人,就算你想让我难堪,也不要是现在……

    哦,你这个啊?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安盛夏伸了个懒腰,是他强行,你懂吗?

    安盛夏,你现在不要得意太早,迟早我会让你哭的……

    撂下狠话,宋九月这才漫不经心的下楼,却在楼梯崴到了脚。

    薄少爷,宋姐受伤了……佣人立马禀报给薄夜寒。

    闻言,薄夜寒站在许淼淼的房间门口,没走进去,犹豫了两下,这才折回客厅,望着一脸委屈的宋九月,你怎么受的伤?

    是我走路不心……按住脚踝的位置,宋九月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随后摇头,我没关系的,你上去看一下淼淼吧,她昨天刚回家,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你。

    没有。那个女人和他,哪有话要?

    对不起……也许是因为我……宋九月楚楚可怜的咬着嘴角,要不然,我还是搬出去吧。

    好啊,宋姐搬出去的话,也挺好的,毕竟淼淼是薄少的前妻,一个公馆住两个女人,真是不太平。安盛夏淡然一笑。

    薄少爷,我刚才看到安姐和宋姐在一起聊天的,然后宋姐就……

    言下之意,是安盛夏推了宋九月一把。

    没有的事,是我自己走路不心……口口声声自己不心,宋九月却几次委屈的望着安盛夏,暗示的不能再明显。

    安盛夏!薄夜寒按住眉心,她刚动过手术,你不用对她下手!

    薄少,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瞎了呢?无奈的摇头,安盛夏口吻讽刺,劝你快点去看眼科吧!

    这里是薄公馆……薄夜寒提醒。

    她安盛夏这么嚣张做什么?

    哦,不好意思啦,等他病好了,我们立马滚蛋!

    安盛夏端着吃的,心翼翼要上楼,可看到薄夜寒的早餐,和别人的都不一样,好像更贵,更好吃一点,便忍不住跑过去,踮起脚跟,将好吃的全部端走,美滋滋的给权耀送去!

    ……安盛夏,你能不能有点素质?薄夜寒嘴角抽搐,安盛夏把吃的都端走,他吃空气,还是吃屁?

    我家权少是病人,现在很需要进补的,至于你么,吃一点有助于视力的萝卜就行!安盛夏吐了吐舌头,再走了一个台阶,扭头,却撞入男人坚硬的胸怀。

    唔,没把你撞疼吧?丢掉吃的,安盛夏很担心他的伤。

    傻女人,你的头不疼?而他,却只在乎她的脑袋,是不是撞疼了。

    我练过铁头功!安盛夏一通胡吹!

    你溜得这么快,是我早上还不够努力?男人弯腰,那点暧昧的话语,只没入安盛夏耳底。

    女人羞涩的脸红,权耀却轻笑,权太太,你拿这么多吃的,我怎么吃得下?

    ……还不是因为,他刚才消耗太多?

    只是安盛夏没脸出来。

    你们两个没事,就给我滚。薄夜寒无比郁闷,分明是他的家,却连早餐都吃不成。

    淼淼,跟我回权公馆吧。安盛夏瞪了薄夜寒一眼,淼淼留在薄公馆,估计没好日子过。

    她不准走!

    薄夜寒话音刚落,权耀却举起手枪,我的权太太,要带她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