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28章 他的下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淼淼,你在胡什么?

    她怎么可能知道权耀的下落?

    就如韩恩雅所,权耀去了韩氏的股东大会!

    任何一个有野心的男人,在最后一刻,都知道如何选择。

    接下韩氏的橄榄枝,权耀可以稳赢!

    我的都是真的,你赶紧过来!

    无比焦急,淼淼丢下这句,便按断通话。

    这时候,安盛夏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哪怕见不到权耀,能见淼淼一眼,也足够。

    二嫂,你这么着急去什么地方?难道已经有二哥的下落了?

    和权美媛撞见,安盛夏脸色冷漠,我出去上班,让开,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哦,刚才二太太那边仿佛受到惊吓,在这种时候你也有心思出去上班啊,真是心大,等二哥回来了,我肯定要告状!权美媛一脸得意。

    有这个功夫,你不如去献殷勤?

    听了安盛夏的话,权美媛居然觉得有点道理,便转身离开!

    车子,最终停在一处废弃的医院。

    推开车门,安盛夏四处观察,确定没人跟踪,这才走进去。

    越走越近,一股刺鼻的血腥弥漫在鼻尖,安盛夏蹙眉,一把将门推开!

    却只见,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全身是血的躺在破旧的床上,无法动弹!

    权耀!权耀!

    立即冲过去,安盛夏不断叫喊,可男人却没有苏醒的迹象。

    盛夏,你终于来了!

    站在床边,淼淼紧张的双手交握,低着头,不敢去看安盛夏的眼睛,眉头紧紧蹙着,无法平展,他是为了救我……你办婚礼那天,其实我偷偷回国了,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权少接到消息之后,就过来帮了我一把,不过我知道,他救我,都是为了你……

    所以,他不是故意缺席婚礼的?

    该死,她怎么就没想到,他是因为发生意外,这才没出现的?

    还以为,他是故意的!

    看来,两人之间,信任的确很重要!

    大西瓜,对不起,我居然还怀疑你……安盛夏抓了一把头发,随后焦急的问,他现在怎么样?

    不知道,一直都在迷晕,不过有的时候,会叫你的名字……也是六神无主,淼淼下意识咬着唇,他是权家二少爷,现在又是选拔继承人的时候,他伤的这么重,肯定不能送去医院,否则多少人会要他的命,但一直待在这里,总不是办法,所以我才会通知你……

    盛夏,对不起,是我给你添麻烦了,让你的婚礼乱成一团……滚烫的泪珠直掉,许淼淼无比悔恨,早知道,她不出现该多好。

    对不起,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捂住嘴角,淼淼泣不成声道,盛夏,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砰!

    是枪声!

    谁?内心惊了下,安盛夏和淼淼异口同声的问。

    我……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薄夜寒。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淼淼才会主动联系薄夜寒。

    你和权少是哥们,从一起长大的,所以我相信你……淼淼抬眸,目光笔直看向薄夜寒,权少现在病的很重,希望你把他治好!

    许淼淼……你他么终于不躲了!

    眼底一紧,薄夜寒知道,此刻不是和淼淼算账的时候,立马走到床边,眼看权耀脸色苍白,还中了两枪,便立即给他取出子弹,再背着他上车,一路上,都有手下护送,直至薄公馆!

    淼淼……?

    再次看到许淼淼的时候,宋九月别提多意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原来宋九月现在住进了薄公馆。

    也是,宋家那些极品亲戚,一直都在找宋九月的麻烦。

    因此薄夜寒出面保她。

    亏你也知道要怕我啊,我劝你最好心一点,否则,我保证下一次不会打偏,而是打中你的心脏!淼淼罢,便挽着安盛夏往卧室走。

    他怎么了,怎么会受伤的?捂住嘴角,宋九月一路紧张的跟去。

    这件事,不能传出去!安盛夏冷下声音叮嘱。

    我当然知道……你还以为,我会害他吗?

    宋九月只觉得可笑,没人比她更希望,他能好端端的活着。

    只是权耀这次未出席婚礼,究竟是因为意外,还是,原本就不想出席?

    宋九月希望是后者。

    可,权耀伤的这么重,怎么看都是意外。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幸好偏离了心脏位置,不至于致命,只是权少除了子弹之外,还受到刀伤,恐怕要休息几天……

    听了医生的话,宋九月捂住嘴角低低哭泣。

    安盛夏内心也刺疼了下。

    好了,我们先出去吧,不要都闹哄哄的在一起话,会影响病人休息。毕竟淼淼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医生也建议让权耀静养,一干人等便走了出去。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守着他。

    宋九月话音刚落,和安盛夏对视了两眼。

    我是他的妻子……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安盛夏现在不追究婚礼,只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

    可是我想留下……

    也不等宋九月把话完,淼淼一伸手抓紧了她,走吧,让人家夫妻俩在一起叙旧不行吗?还是现在的三都可以这么不要脸,可以当正室的面耀武扬威了?

    字字难听,字字戳伤了宋九月!

    许淼淼!薄夜寒咬牙,你非要把话的这么难听?

    哦,我忘记了,她还有你这样一个护花使者呢,对不起哦,我下次话会注意分寸的!淼淼嘟着嘴,唉,果然人不能实话,毕竟难听!

    失了脸面,宋九月又挣扎不开,只好让淼淼给拽走!

    门被关上。

    整个房间只剩下安盛夏和权耀。

    趴在床边,安盛夏把脸放在男人的手指边,只要他手指一动,她就能第一时间发现他苏醒。

    我手上有伤口,你先起来,嗯?

    啊……!全身惊了下,安盛夏不可置信的望着病着的男人,你,你不是在昏迷吗,什么时候醒的?

    我嫌他们太吵,只想听你话。

    声落,男人突然道,权太太,让你久等了,我给你道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