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22章 她的要求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原先放婚礼的风声出去,不过是薄夜寒引诱淼淼上钩的计划。

    然而此刻,权耀打算假戏真做,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

    ……在安盛夏看来,她没理由拒绝。

    是个女人,都喜欢穿婚纱,她还没穿过呢。

    当你默认了。男人很有自信。

    你是,认真的吗?

    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却又觉得不矜持,可不管怎么,都已经领过证的人了,安盛夏也就豁出去这张脸,嘴忍不住凑到了权耀薄唇前,如果你想举办婚礼,我们就真的结婚了!

    嗯。男人颔首。

    嘿嘿。安盛夏傻笑了一声。

    高兴了?

    嗯!重重的点头,安盛夏笑靥如花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仿佛全世界都黯然失色。

    这一刻,她以为自己寻找到了一辈子的幸福……

    趴在客厅的安白,一看到安盛夏走进门,就屁颠颠跑过去,妈咪,你教我这个字!

    啊,你才五岁,都学这么难的字啦?眼看到无比生僻的字,安盛夏翻了翻白眼,完蛋,她也不认识哎!

    我和哥哥一起跳级了,现在已经学三年级的知识了,不过这个字,是我在课外书上看到的,妈咪你会吗?仰头期待的看向安盛夏,安白好奇的问。

    我当然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念了,不过我想考验一下你和大白。安盛夏瞬间甩锅给大白。

    妈咪,我也不知道怎么念,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大白按住眉心,哦,我知道了,八成妈咪也不会,我们还是问爹地吧。

    等一下!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践踏,安盛夏当然不高兴,她一伸手拽过白的书本,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

    魑魅魍魉。

    这四个鬼,到底要怎么念?

    妈咪,你行不行啊?安白怀疑着!

    我估计是不行吧,人家认识妈咪,可惜啊,妈咪不认识这几个字。大白无奈的摇头。

    谁我不行的!

    炸毛的跺脚,安盛夏咳嗽了下,这才一字一字清晰的念,跟我念,li,wei,liang,laing!嗯,就是这么念的!

    哇,妈咪真的好厉害,这么困难的字都认识!安白激动的鼓掌。

    是吗?真的这么念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安大白咬着笔尖。

    大白,我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你不要怀疑我!安盛夏冷不丁戳了下大白的脑门。

    chi,i,wang,liang。

    原本靠在沙发后面的男人,强忍住内心的笑意,陡然的出声。

    真不知道安盛夏是怎么教儿子的,那么大的错字,都敢念出来,也不怕让人笑话。

    这是个成语,指的是各种鬼怪,也可以比喻各种各样的坏人。

    听了权耀的话,安盛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臭男人!?一直都在看戏,也不帮她!?故意看她出丑是吧?

    哇,爹地真的好厉害!瞬间,大白和大白崇拜的抱住权耀的大腿。

    其实,我也知道,不过我呢,是故意错,考验他的!磨了磨牙,安盛夏恨的咬牙切齿!

    哈哈,二少奶奶,你这么,估计两位少爷都不会信呢。张妈也是摇头,表示不信。

    张妈,你可以都不信我?安盛夏杀红了眼。

    二少奶奶,你还是赶紧休息吧,少爷,下周要和你举办婚礼呢!张妈笑的合不拢嘴。

    天啦,真的吗?白立马站直,那我和哥哥,岂不是花童了?

    白啊,花童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呢。安盛夏贼兮兮的道。

    妈咪,我才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

    可不论安白怎么跑,都被安盛夏一把抓住,白啊,辛苦你了,到时候装一下女孩嘛!

    ……

    安盛夏和权耀的婚礼,早已疯传。

    又是一杯下肚,宋九月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拿钱买醉。

    九月,你不要喝了。握着女人纤细的手腕,薄夜寒眼底晦涩,就算你现在喝死在这,他也不会知道,你何必呢?

    可是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结婚……手臂一甩,宋九月好笑的,之前我还可以告诉自己,他娶安盛夏不过是为了给白和大白一个健全的家,但是现在呢,他要举办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安盛夏是他的权太太,那么,我要是一直留在他身边,我算什么?

    只要等下去,你会有机会的。薄夜寒这么,宋九月却不肯继续听了,之前,因为我身体不好,被他妈嫌弃过,现在我身体好了,他却背叛我结婚了……

    你喝多了。

    没有,我一点都没喝多。摇了摇头,宋九月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权耀,你不是,你欠了我一条命吗,所以你可以答应我一个任何的要求!

    嗯。

    既然你还记得,我就放心了。罢,宋九月得意的合上手机。

    十日后。

    新娘化妆室。

    不要,真的不要,太紧了……!

    婚纱腰部狠狠一收,安盛夏只觉得无法呼吸。

    这么穿才好看!化妆师笑着道,安姐,你再收一点腰,那就更美!

    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就是为了在婚礼上,露出最性感的自己,安盛夏早已饿的头昏眼花。

    要不,你喝点水吧?秦圣心疼的道。

    算了吧,我都坚持了好几天不吃不喝,也不差今天。狠狠握拳,安盛夏自我催眠道,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看来,权少已经把你吃的死死的了,你看你,不过是结婚,多紧张啊!秦圣笑着打趣。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在家里,什么都是我了算的。吹牛不打草稿,安盛夏无比得意。

    是吗?秦圣一点都不信,真不知道,人家权少喜欢你什么?难道,就喜欢你的二?

    你才二,你全家都二!抓着裙摆,安盛夏暴走了,她也是有优点的,好不好?

    事实如此嘛!秦圣忍不住吐槽,你这么泼妇,迟早要被休的!

    秦圣,我画圈圈诅咒你当和尚!罢,安盛夏拖下高跟鞋,往秦圣砸了过去。

    却被他灵巧避开。

    几乎同时……

    门被推开。

    男人刚站定,便一手接住女人精致的水晶鞋,安盛夏,你要谋杀亲夫?

    接下来,也不等安盛夏解释。

    男人的手机响起。

    权耀,我要你从婚礼上离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