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19章 把她放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封闭的室内,散发着特殊的味道……

    闻起来,让人觉得无比恶心!

    女人的衣服凌乱一地……

    头发乱糟糟的,韩恩雅惊恐的坐在床上,整个人哭成泪人。

    只要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她恨不得立马去死。

    可她到底,还没这个胆量去死。

    已经结束了,还在这里哭,差不多就行了,我不喜欢女人哭,你继续再闹的话,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只是权赫也很意外,谁都知道韩恩雅倒贴权耀,可这都多少年了,这个女人居然是,第一次。

    嘴角噙着讽刺的笑意,男人的心情还算不错,随后走到床边上,一边慢条斯理的套上西装,一边观察女人哭泣的脸,你要是继续哭,就别想离开这里。

    这件事,你出去之后不准告诉给任何人,我可以忘记一切。深呼吸着,韩恩雅咬牙道,你听到没有?

    呵,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不会忘记。阴鸷的脸微微侧过,男人一把攫住女人精致的下巴,并且,你好像也没有资格教我怎么去做。

    如果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想到,是这个男人把自己……

    韩恩雅瞬间崩溃,你给我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你要是给我好好话,我马上让人给你换洗的衣服过来。男人冷哼道。

    我现在就要穿干净的衣服……全身白皙的皮肤,也只是让被子遮挡,韩恩雅再度崩溃了,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姐,只知道跟在权耀的屁股身后跑,接触的男人很少,这次还是被权赫给逼迫,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

    那么你现在嘴巴上还敢继续跟我凶?还真不信,他这个堂堂的权家少爷驯服不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直都缺爱的女人,权赫按着女人的肩,你要是不肯服软,这也没关系,反正我现在有的是力气,还可以继续很多次,不过,我真希望你能坚持过去,就怕你会晕了。

    你……

    听了过于露骨的话,韩恩雅不自觉抓紧身下的床单,你会不得好死的!

    嘴巴还是这么硬,看来你还是很缺……

    罢,权赫便重新揭开了衣服。

    我……咬着苍白无血的嘴角,韩恩雅惊的一步步的后退,却还是没办法,身体已经靠在了硬邦邦的床头上,这才垂下楚楚可怜的巴掌脸,声音比蚊子还要细微的,我现在只想穿衣服。

    给我句好听的。

    求你了,我想穿衣服……

    知道了。伴随权赫一声令下,便有人恭敬的送来衣服,那人话不多,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一样,便走了。

    刚才的佣人,不会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出去吧?韩恩雅着急的问。

    应该不会。毕竟,是他的人。

    那就好……好不容易换上衣服,韩恩雅却再也不敢留下,一下地就给跑路。

    走的这么快,生怕别人看不出来?权赫一伸手拦下了韩恩雅。

    也是幸好被拦下了,韩恩雅这才不至于因为腿软就跌倒。

    你放手!韩恩雅咬牙,我不想跟你这样的人有什么瓜葛,被人传出去,大家的脸上都不会好看的!

    我倒是不怕被人知道,恐怕害怕的人是你吧,以后少给我在老二面前献殷勤。可即便权赫这么威胁了,韩恩雅却还是天天跟在赵青莲的身后。

    阿姨,你看我现在,还能不能有机会,和耀哥哥接近啊?

    放心吧,我会给你制造机会的。只是眼下,赵青莲更加希望安盛夏给权家生出一个公主。

    也知道赵青莲在敷衍自己,韩恩雅不禁蹙眉。

    休息了三天之后。

    安盛夏终于能出门上班,但谁知道,这才刚走进公司大门,就被直接带走。

    哥们,你知道我是谁吗,不要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我还是要脸的好吧?一路上,安盛夏仿佛唐僧那般念经,只可惜,那些人完全听不进去。

    靠,原来是你,薄少!

    看来这人,是给宋九月报仇来的。

    我让你离开权少。

    不可能啊,我跟他都结婚了。安盛夏冷哼,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薄少你这个人似乎很不厚道啊!

    半年之前你不是走了吗,怎么突然又出现?薄夜寒讽刺的问。

    毕竟他对我余情未了,我觉得,还是要给他一次机会的。安盛夏半真半假的道。

    她的确是真的准备离婚。

    可后来,当一个男人愿意为你改变,她会珍惜。

    别扯了,我知道你现在在卖楼,日子不好过,不过只要你离开他,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怎么样,你会心动吧?不过是一个为了钱就愿意赔笑的女人,薄夜寒调查过安盛夏。

    其实我真的很爱钱,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安盛夏耸肩,你的钱,我真的是不敢要,毕竟,我不想打权少的脸。

    其实,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都这么喜欢宋九月,既然你对她这么好,不如娶她算了。

    听了安盛夏的话,薄夜寒似乎被戳中了什么痛处,猛然一伸手掐着安盛夏的脖子,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不问了!

    只觉得要失去呼吸,安盛夏没这么傻,便不再多问。

    可,他似乎真的要杀了她啊!

    权耀不是,有生之年不会让薄少动自己一根头发吗?

    臭男人,果然是随便的!

    砰!

    是枪声!

    薄少,是权少的人到了!

    他到了正好!没有害怕之意,薄夜寒一伸手按住安盛夏的领口,示意她站起来。

    把我的女人放了。权耀直接忽视了薄夜寒的愤怒。

    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不顾九月?薄夜寒好笑的问。

    把她放了。

    闻言,薄夜寒忽而质问,你不是喜欢九月么,现在我正式退出,你满意了么?

    ……内心慌了下,安盛夏根本听不懂薄夜寒和权耀的对话。

    现在薄夜寒退出了,那么,权耀呢?

    他会如何回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