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05章 把儿子给我,离婚吧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分明我们之间的事,你却告诉他,是我离家出走了……

    再低沉的笑了笑,安盛夏简直服了这个男人,他真是有本事,分明他自己犯错,却弄的,她在折腾他一样,闹得人尽皆知。

    但是你错了,我爸根本没权利管我,他也管不到我……抽开自己的手指,安盛夏失落的低垂下眼眸,从他身侧翩然离开。

    只是让宋九月离开权公馆,就这么难是吧??那么,她只能,她对他已经没有自信,也不想再坚持。

    毕竟,让一个女人离开都这么难,让她从他心中走出来,就跟更难!

    当伤口已经发炎的时候,就必须从根本治疗,只是吃药,总有一天还是会爆发的。

    安盛夏不喜欢逃避,她向来喜欢正面迎上,从根本理解问题。

    比如,让宋九月离开!?回公寓?男人的声音,再度从身后传来。

    安盛夏没有转过身,却听他,我送你。

    也不等安盛夏回应,男人的手机却响起。

    权少,九月中枪了!

    什么。握紧手机,权耀蹙眉质问。

    是许姐……

    谁都知道,淼淼最要好的朋友就是安盛夏。

    何况,也是因为宋九月,淼淼才和薄夜寒彻底分开。

    是许淼淼开枪,恨不得要宋九月的命!

    医院,手术室门口。

    是不是你跟淼淼了什么?是你利用她打伤宋九月?薄夜寒看到安盛夏,便没好气的质问。

    倒不是因为我了什么,事实上,我什么都没,也许是她调查到的,知道宋九月不是什么好东西,淼淼和我简直无话不谈,我们不是那种塑料姐妹,何况我只希望她能够离开这,不被你找到。

    回头一想,安盛夏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心头一紧,不对,应该不可能是淼淼,她也受伤了,怎么可能开枪去伤人??她伤的很重?薄夜寒紧张的问。

    你要紧张的女人现在是宋九月,淼淼不需要你照顾,我想,她身边应该有其他人了,因为我教过她,想要忘记一个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另一个人代替……安盛夏话音刚落,薄夜寒脸色陡然刷白。

    她为什么会受伤?薄夜寒担心的问。

    不是你弄的?安盛夏陡然诧异了,如果不是薄夜寒,还能是谁!

    她也许惹到了什么仇家,不过,她什么都不肯,不让我担心,我怀疑她在躲什么仇家……安盛夏担心的道。

    如果她下次找你,你来找我……毕竟,我能保证她的安全。薄夜寒笃定的撂下这番话,安盛夏却不确定!

    或者,你让权少护着,我可以选择不去见她!总之,薄夜寒不能看她被什么仇家追杀。

    她的事情,不缺你的担心,她现在已经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她知道自己赚钱,也知道怎么防身。最终,安盛夏没有答应薄夜寒。

    三个时后,宋九月被抢救过来。

    得到这个消息,安盛夏便独自离开。

    她很想联系淼淼,不希望她再为了自己做傻事。

    当天,安盛夏依旧没回老宅。

    仔细算,已经是第三天。

    老宅。

    趴在沙发上,安白哪怕吃着最喜爱的薯片,也高兴不起来,而是抱着手机,打通了安盛夏的电话,妈咪,你什么时候才回家?

    我在外面出差,在认真的赚钱,要是不赚钱,我怎么养活你和大白?安盛夏很想很想儿子,差点就要破功的哭出来。

    仔细想,她也是满狠心的,和他分居了之后,居然可以三天不见儿子。

    妈咪,你骗人!爹地你不要我和哥哥了。着急的哭了出来,安白不知道有多可怜。

    一旁,安大白静静看弟弟装。爹地才没这种话,是弟弟在撒谎。

    什么,他真的这么了?真是气死她了,安盛夏几乎要呕血,他居然挑拨她和儿子的关系,很够恶毒的!

    白,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在出差!安盛夏急忙解释。

    好,那我等妈咪回家。白咬着软趴趴的嘴,妈咪,你今天可以回家吗?

    对不起白……罢,安盛夏挂了电话,趴在办公桌上哭。

    她想知道,找什么办法可以见一下儿子,但是不在老宅。

    很快,安盛夏想到了张妈。

    少奶奶……意外接到安盛夏的电话,张妈很意外。

    我想见儿子……安盛夏按住眉心,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他知道,就在他们学校附近……我想和他们吃一顿饭。

    最近少爷……张妈犹豫的,给少爷们请假了,不准他们出去,估计就是,阻止你们见面的,除非你回家,才能看到他们。

    什么时候开始的?安盛夏意外的问,他居然白和大白上学?

    嗯,虽然少爷们不去出去上课,却有家庭老师的。张妈解释。

    可是,这样怎么学得好?安盛夏起初就不希望,儿子和别的朋友有什么不一样。

    少奶奶,你和少爷有什么误会,还是当面清楚吧,总不能让孩子一直吃苦,特别是白少爷,最近上课的时候一直都在哭呢。张妈话音刚落,安盛夏就更心疼了。

    晚上怎么都睡不着,安白抱着枕头,去了权耀的卧室,当真哭了出声,爹地,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儿子,你上来跟我睡。权耀抱着白,可白还是哭个不停。

    抓了一把头发,他对儿子束手无策!

    来,儿子,你哭大声点。

    听了权耀的话,白陡然安静了,觉得爹地有阴谋!

    为,为什么要我哭!爹地你是要我把嗓子哭哑了,然后再也哭不出来是不是?安白呆呆的问。

    ……虎毒都不食子,他有这么凶?

    和往常一样,权耀掐着安盛夏下班的点,去了安氏。

    这次,他提早了十分钟,去了她的办公室。

    你们看,那是权氏二少爷……

    哇塞,是特意来接安经理的吗,真是让人羡慕……

    好帅好帅啊……

    推门而入,权耀抬眸,摘下了墨镜,随后看向安盛夏,权太太,我接你回家。

    ……安盛夏只是一言不发。

    安盛夏,你真够狠心的。

    冷笑着,权耀便打开了一个录音器,顿时从里头传出白和大白凄惨的哭声……

    儿子一直都在哭,也不肯去上学,你是他们的妈咪,你就这么狠心?关闭了录音器,撂在办公桌上,权耀看到她握住了那录音器。

    儿子的哭声,犹如是一双手摁住了安盛夏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眼泪夺眶而出。

    把儿子给我,离婚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