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99章 权太太,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因为好奇,安盛夏开车跟上了权耀。

    宋公馆,客厅内。

    当年要不是因为你,你姐也不会死,你现在还回来做什么,你走,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妇人,在楼梯上推搡着宋九月。

    妈!姐姐的死跟我无关,我怎么可能害死她?

    满怀期待的回家,却被赶出来,宋九月哭的嗓子都哑了。

    再被狠狠的一推,后背撞到了栏杆上的花瓶,额头上当即出了血,看上去十分骇人。

    可笑,同样都是妈的女儿,姐姐死了,就成了她的过错!

    你滚,你给我滚!即便看到宋九月受伤,妇人却一直没停手,反而用力拽着她的头发,发狠的打骂,把她推到楼下的地板上。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的领口也松了,宋九月伸手捂着脖子,狼狈不堪的跌坐在地上,妈,你是不是又喝酒了,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为什么你就认定,是我害了姐姐,这不公平!

    你还敢顶嘴是不是?妇人扬手,掌心重重擦过宋九月的脸。

    脸被打偏过去,宋九月只觉得头昏目眩,可见妇女下手有多重。

    伏在地上不断咳嗽,宋九月眼泪仿佛都要流光,妈,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九月,你还是走吧,每次看到你,我就会想到妻子的死,对不起,这家个不能接受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猛然起身,疯狂拽着宋九月的手。

    姐夫,我妈老糊涂了,可现在就连你,也不信我是吗?得到众叛亲离的下场,宋九月痛苦的抱住自己。

    她只是回家,却没有一个人欢迎她。

    哪怕在她昏迷的那几年,也没有亲人来关心她的死活,要不是权耀,她不定早就没命。

    是不是非要我去死,你们才信姐姐的死跟我无关?倔强的从地上站起来,宋九月指着客厅在场的所有人。

    来人,把二姐的行李提下楼,扔出去。妇人怒急攻心,不想再看到宋九月这张脸。

    你这又是何必?中年男人终于看不下去。

    我没有这么狠毒的女儿!妇人咬牙道,她就是个丧门星,不光克死了自己的姐姐,还让我们宋家落魄!都是她因为!

    不,妈你不要打我……真的不是我……双手抱头,宋九月哭的几次晕过去,却被冷水泼醒,反复几次,她额头上的伤加深,头昏的厉害,甚至有了呕吐的现象。

    你们在干什么!当权耀和薄夜寒赶到的时候,宋九月只剩下半条命。

    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做的……身体蜷缩着,宋九月昏迷之中,一个劲的呢喃。

    看不出来吗,我们在清理门户……怀揣怒不可抑的恨,妇人拿着刀,恨不得和宋九月同归于尽。

    随后赶到的安盛夏,吃惊的捂唇,没想到宋九月是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也就难怪她体弱多病,居然是被亲人打成这样的。

    以后,她和这个家没有任何关系……薄夜寒冷哼之下,扶了宋九月一把。

    先去医院。她额头的伤,必须尽快处理,权耀一把抱起她。

    耀……你怎么来了?不光看到权耀,同时也看到了门外的安盛夏,宋九月脸色当即泛白。

    权太太,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转过身,权耀微微错愕,没想到安盛夏会跟来。

    别这样看着我……被安盛夏目睹自己被亲人抛弃,宋九月显得难堪,脸一直压在权耀的西装内。

    安盛夏,你就是过来看热闹的?薄夜寒向来不出好听的话。

    行了,我现在不想跟你们废话,送她去医院吧,否则好不容易好起来的身体,就要垮了,我倒没这么恶毒。侧过头,安盛夏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既然宋九月受伤,身为一起长大的朋友,权耀帮她一把,并不过分。

    我送她去医院,你先回家。也知道宋九月面对安盛夏的时候会觉得难堪,和安盛夏擦肩而过的时候,权耀压低了声音。

    嗯,我知道了。点了点头,安盛夏没再多留,甚至先一步开车走人。

    被送去医院后,宋九月身上的伤,很快被处理好。

    他们都不信我……坐在床边,宋九月精神有点恍惚。

    别多想,我和权少信你就行。薄夜寒叹了口气,心疼她道。

    恐怕除了你们,也就没人信我了,就连最亲的人都对我这样……在宋九月眼中,权耀成了她唯一的浮木。

    他也答应过,会一直照顾她。

    不会的……权耀给她倒了一杯水,示意她吃药。

    耀,你不会离开我,会一直照顾我,是不是?宋九月忽而一把握住他的手。

    是。

    男人的回应,没有丝毫犹豫。

    得到他坚定的回答,宋九月这才松了口气,高兴的吃了药。

    毕竟,如果他都不管她,那么吃药,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需要我去教训他们吗?薄夜寒冷声问。

    不了,好歹也是我的亲人……我不想闹得太难看,毕竟,我爸妈年纪也大了,还失去我姐姐,我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了……宋九月沉闷的摇头。

    你就是太善良,才会被人欺负。其实薄夜寒也不懂,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对宋九月这个女儿下狠手。

    虽然好奇,他却没去多问。

    你好好休息。宽了宽西装大衣,权耀站起身,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也是病人,需要休息,没事,有我守着你。薄夜寒坐在了原本权耀的位置,为宋九月盖上被子。

    嗯……受到了惊吓,宋九月乖巧的闭上眼,很快入睡。

    只是下意识,回到了自己的病房,权耀推开门。

    没想到他的权太太这么听话,乖巧的趴在他的床边。

    闭着眼,她似乎睡了。

    听到门口的动静,安盛夏不安的想道歉,她不是纠结的个性,此刻却有点不敢抬头看他,今天,对不起,我不知道她……

    权太太,不管你什么我都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