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98章 阿姨,你好;阿姨,再见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内心萌动了下,安盛夏迎视男人的眼眸,没有闪躲。

    他听了她和安城的谈话,所以特意赶过来的,是不是?

    这样心思缜密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让女人心动?

    能读懂一个女人在看自己,是带着爱慕的眼神,权耀握住她的手,如果你嫌麻烦,就把它扔了,从此之后你是权太太,和这个男人没有半点关系。

    你在吃醋?虽然这么想很自恋,安盛夏却试探的问。

    是。他直接就承认了,没有丝毫避讳。

    扔了伞,男人将她抱起。

    放我下来!你不是刚做完手术?诧异的惊呼,安盛夏几番挣扎,可听到他隐约的吸气声,是撞到了他的伤口,她这才消停下来,不敢乱碰他。

    不过,抱着你还不成问题。男人口吻轻快,他在握住她抱着石头的手,用力的一推。

    扑通。

    她的过去,就这么被丢入湖中,隐没!

    我肚子饿了。被抱着,安盛夏的肚子叫了起来,估计是做了苦力,很容易饿吧。

    你想吃什么,嗯?一路走着,还抱着一个女人,权耀的回头率超高,被不少粉嫩的女孩围观,他却并不在意。

    我不挑食。何况他手艺很好,可不好意思让病人下厨,安盛夏沿路买了包子和豆浆。

    你倒是好养活。男人失笑。

    嗯,我妈从就这么我。安盛夏傻兮兮的点头。

    我感觉自己捡了个活宝。权耀眯起眼在笑。

    他无害的笑,煞是好看!

    清晨,八点。

    这个房间的病人,去了什么地方?刚来就扑空,宋九月不禁沉下眼眸。?是一男一女,一对夫妻吧?他们啊,一早上就出去了。

    护士笑着,他们看上去感情真好,女人没带伞出门,老公也不顾伤口,还凶了医生呢,就拿伞追了出去。

    是吗?宋九月内心恍然。

    对啊!真是让人羡慕!护士笃定的点头。

    阿姨,我爹地去啦什么地方呀?来人是白和大白,得知爹地受伤住院,特意请了假过来的。

    朋友,你们爹地是谁?护士问。

    全宇宙最帅的男人,就是我爹地啦!白歪过脑袋,萌翻了,护士阿姨,你好漂亮哇,不如等我长大以后,娶你啊!

    下朋友,你才多大一点啊!你,你怎么可以……护士一脸害羞的跺脚。

    护士阿姨,你实在太可爱了,再,现在很流行姐弟恋,其实你看上去一点都不老,当我老婆,正好啊!安白吃着棒棒糖,就在撩妹,如果你不想以后当剩女,赶紧从了我!

    白……稳着脚步走来,安盛夏无语了,白这么花心,真的好吗,难道他忘了美?

    妈咪!抱住安盛夏的腿,白眨眼道,护士阿姨,她就是我妈咪,也是你未来的婆婆唷!我妈咪人美、活好、易推倒,肯定不是恶婆婆!你赚大发了!

    ……所有人无语。

    阿姨,你是谁,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爹地?善于观察的安大白,不满的看向宋九月。

    我是你爹地的好朋友,听他病了,所以过来看他。弯腰笑着,宋九月想摸安大白的头发,却被躲开。

    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摸我,请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安大白冷酷的道。

    是么,倒跟你爹地一样……宋九月悻悻的道。

    既然你看到我爹地安然无恙,你可以先回去了。安大白这么,很没礼貌,透着浓郁的防备。

    ……宋九月一阵尴尬,随后道,我是来拿药的,今天,我打算出院,回家里住了。

    也好。权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白和大白,叫阿姨。

    阿姨,你好,阿姨,再见!安白和哥哥一个鼻孔出气。

    虽然这个阿姨还挺漂亮的,可在爹地身边打转的女人,不是狐狸精,就是兔子精,都是坏女人!

    孩子这么,肯定不知道话,安姐,你平常是怎么教他们的?宋九月强忍不悦,硬是挤出一张惨白的笑脸。

    他们在开玩笑,再了,孩子的话,希望你不要太当真。只能怪她儿子们太聪明,一眼就看出宋九月不简单。

    安盛夏无辜的耸肩,哦,我知道了,你自己还没生过孩子,肯定不知道童言无忌,难道你非要跟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计较?

    好了,进去吧。注意力都被儿子吸引,权耀折回了病房。

    不要以为,你用孩子就能绑住他!既然老天,给了她全新的生命,就不准任何人抢走权耀!宋九月伸手,帮安盛夏理了理领口,以后有的是你哭的时候。

    是么?安盛夏双手一推,起码我和他之间还有孩子,至于你,也就只剩下装可怜,可是你知道吗,一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当一个男人已经厌恶一个女人装可怜的时候,他会恨不得你去死!

    下班后,安盛夏打通权耀的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很难得,你主动给我电话。权耀似笑非笑,你在给我赔罪……

    是……开枪的那一刻,她是后悔的,可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吃。

    我接受。权耀没有绕弯子。

    是一起吃饭,其实很简单,安盛夏买了面条和饺子,都是清淡的口味,两人挤在一个病房内吃。

    忽而,特别的手机铃声响起。

    权少,九月出事了!

    不知道对方又了什么,权耀顷刻间放下吃到一半的面条,便急忙套上外套,抓着车钥匙要走。

    都这么晚了,去哪?安盛夏下意识的问。

    前行的脚步顿下,权耀转身,笔直的看向安盛夏,脱口而出,宋家!

    所以,他要去见宋九月?

    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饭都来不及吃?

    很急的事?我跟你一起去。安盛夏也放下了筷子。

    权耀一愣,却拦下她,你接着吃吧,我去就行。

    ……让她接着吃?

    她要用什么样的心情,继续吃一个人的晚餐?

    她更想知道,宋九月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足以让他这么担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