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94章 现在让她过来见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飞快擦干眼泪,安盛夏收起眼泪,甚至挤出笑脸。

    她很想对他点什么,比如,问他伤的是不是很严重?

    可短暂的时间,安盛夏头脑一片空白,嘴角拉开了微笑弧度,却只丢下尴尬的字眼,谢,谢谢你了……

    ……众人满脸不屑。

    安盛夏谢,还不如什么都不,未免太假了点。

    何况,她和权耀是夫妻,却因为另一个男人谢谢,真够可笑。

    完全打了权少的脸。

    ……一时间,权耀的脸色更黑,他立即歪过脑袋,就在车上假寐起来。

    很快,安盛夏和安城也上了车。

    即便不受到欢迎,安盛夏还是厚着脸皮,把车门拉上。

    车内,气氛很压抑。

    众人也是没想到,权耀脾气这么好,居然放安盛夏和安城上来!

    嘶……腿抽了下筋,安城发出痛苦的闷哼。

    ……众人在心中冷笑,以为安城是装可怜。

    要不权少怎么一声不吭?

    相比下,权少那伤口位置,更疼!

    你没事吧?鞭伤,加上枪口,以为安城的伤口在行动的时候发炎,安盛夏顿时内疚,忍不住看向薄夜寒,请问,能不能开快一点?

    现在已经是最快了,毕竟我也生怕,权少有个好歹。字里行间,都在提醒权耀的伤势,薄夜寒想不到安盛夏的心是什么做的,对于安城的伤口如此紧张,却对权耀绝口不提。

    可哪里是不过问?而是,没必要过问,权耀身边有宋九月照顾,安盛夏也就放心。

    太疼了……忍不住喊疼,安城被车上的男人鄙视了个彻底。

    生怕被赶下车,安盛夏再也不敢让薄夜寒加速。

    偶尔的,安盛夏转头,想知道权耀的伤势。

    却见他低头,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在假寐。

    医院!

    幸好及时赶到,安城的伤势被及时控制住,以后也不会落下病根,可因为伤筋动骨,最起码要住院三个月。

    不确定权耀的情况,安盛夏给安城倒水的时候,去了隔壁串门,却被司夜爵拦在门外。

    他现在,怎么样?吞了口气,安盛夏也不打算强行进去,只是询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权少吃子弹,你觉得他好还是不好?你希望他好还是不好?

    挑了下眉,司夜爵对安盛夏更失望了,她先去看安城的情况,实在闲了,这才过来看权少,什么时候权少这么廉价?

    他为兄弟感到不值!

    我当然希望他……?也不等安盛夏把话完,司夜爵冷冷撂下一句,如果你也觉得自己过分了,那就暂时不要过来吵他。

    进不去病房,安盛夏只好去问医生,听权耀做了一个手术,情况暂且稳定,她这才放心,拿了一些药,再折回了安城的病房。

    ……

    儿子,你怎么好端端就住院。保养得体的女人,心疼的坐在床边抱着权耀的手。

    没什么大病,就是身体不舒服,检查了没什么毛病。抽开手,权耀似乎不习惯赵青莲的这份亲密,脸色不冷不淡,不管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阿姨,你好。站在人群中,宋九月忍不住叫了赵青莲一声。

    九月,想不到你的身体都好了?再次看到宋九月,不光赵青莲震惊,一旁跟过来的黎佳佳也瞪大了眼珠。

    宋九月醒了……居然是真的!

    嗯,前一阵子刚完成手术,我现在已经可以像一个张常人一样了……曾经的宋九月,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被赵青莲嫌弃过,但此刻,任何女人恐怕都要比安盛夏好一百倍。

    妈,你先回去。如果赵青莲继续留下,就会知道他为何住院,权耀冰冷的道,我要休息了。

    我留下陪你一会,也不行吗?赵青莲错愕的问,意外儿子,在赶自己走。

    这里到处都是病人,对你身体不好……权耀这么,赵青莲只好点头。

    那就,麻烦你照顾他。不顾黎佳佳还在场,赵青莲并不厌恶宋九月。

    我会的阿姨,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照顾他。展颜一笑,宋九月甚至亲自送赵青莲离开。

    回头,却撞见了权美媛!

    我哥他,没怎么样吧?双手抱臂,权美媛就在站在门外,却没进去,她还知道避嫌!

    没想到你们兄妹之间,关系还挺好的……别有意味的着,宋九月挡在了门口,他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不信的话,你进去试试?

    你又不是我嫂子,哪里来的底气?拎着包,权美媛立即冲进去,却被司夜爵推出来,权少要休息。

    司少,可我不是别人,我是他妹妹。权美媛非吵着要进去。

    让她进来。薄夜寒道。

    哥……当看到权耀的时候,权美媛只觉得古怪,哥哥很少住院。

    ……一言不发,权耀懒得话。

    既然你没事,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叹了口气,权美媛不甘心的走了。

    这是医生开的药,你先吃了药,等下再吃饭。成了唯一留下的女人,宋九月脸上的气色很好,她撩开权耀的发丝,低头俯视着他。

    我不吃药。闭了闭眼,权耀的声音几乎没有温度。

    可是,你病的这么重要,怎么可以不吃药?宋九月尴尬的问。

    ……再度沉默,权耀却忽而看向门板,从头到尾,那个伤了他的女人就没出现过。

    来来往往看望他的,有下属,好友,亲人……

    可他的妻子,却不曾露面!

    乖乖的吃药,不苦的。因为是药片,一点都不苦,宋九月体贴的将药丸抠出来,放在精致的碟子里。

    我等下吃,先把她叫过来。

    当权耀话音刚落,众人面面相觑的问,谁?

    安盛夏。

    深邃的眼底似笑非笑着,权耀忽而从床上坐立起来,左腿屈着,一把推开了面前的药丸,森冷的道,那个让我吃子弹的女人……

    我怎么可能让她留在别人的病房照顾别人?

    料定安盛夏眼下在安城的病房,权耀冷笑,现在让她过来见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