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93章 你把眼泪吞回去,我就让他上车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其后,又是两道枪声……!

    门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推开,身穿制服的人群涌入,很快将男人和他的手下控制住。

    权少,你没事吧?率先冲去,司夜爵一把按住权耀的肩。

    没事。手按住胸前的伤,权耀语气低的让人发指,却又足以让人听清,他低着头,脸色难看至极,手臂再是一甩,拒绝司夜爵的接触。

    哦,我忘了你有洁癖。所以权耀拒绝别人碰他的血,哪怕关系再铁的司夜爵,也不习惯。

    耀,你都受伤了,怎么可能没事?哭成了一个泪人,宋九月刚才听到枪声的时候,只觉得心脏要从身体里跳出来,谁都没想到安盛夏居然这么狠,真的对权耀开枪,也不过是为了保全安城而已。

    可笑,安盛夏居然为了护着其他男人,对自己的丈夫开枪。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奇耻大辱!

    天啊,你流了好多血……哪怕权耀一直伸手按着,可鲜红的血却还是溢出,很快滴落在地上,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宋九月全身颤抖着,生怕权耀撑不过去,便心翼翼扶着他的手臂,恨不得能代替他挨这一枪。

    我自己走。嘴角溢出血丝,权耀察觉到了,便伸手一擦,脸上看不出受伤,可手指已经被鲜血染红,他高傲的挺直后背,像个孤傲的帝王,一步一步笔直的离开!

    安盛夏,你给我去死!薄夜寒一把举起手枪,顶在了安盛夏的太阳穴。

    闭了闭眼,安盛夏还没回过神,她手中依旧抓着枪,却被吓呆了一样,一把扔掉。

    薄少,你去开车。前行的脚步顿下,权耀没有回过身,只是低调了吩咐一句。

    好。这才跟着离开,薄夜寒暂且没找安盛夏的麻烦。

    然而,司夜爵扬起手,想给伸手将她打醒,可想来不打除了沈姜之外的女人,他强忍内心的愤怒,森冷的道,安盛夏,你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实话告诉你,我们早就埋伏好,你和权少都不会出事,可你居然对他开枪……

    ……可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何况,她不希望安城这个无辜的人被卷进来,来去,最终也是因为她和权耀之间彼此都不够信任。

    非要她有错,她也无话可。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毒,以后,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你!很是失望,司夜爵再也不去多看安盛夏一眼,跟着众人一同离开。

    整个废弃场,也就剩下安盛夏和安城。

    安城的腿受伤了,走路都困难。

    安盛夏起初想背着他,可后来,实在背不动,便咬牙道,我扶着你走吧。

    不好意思,是我连累你了。相比较他的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权耀伤的更重,安城几次欲言又止。

    这的什么话,你追过来,也是为了我好,我知道。摇了摇头,安盛夏还算拎得清。

    可我帮了倒忙。有种法叫做,好心办了坏事,安城却不后悔,重来一次,看到安盛夏被绑架,他还是会赶过来,哪怕有风险。

    是我自己选择的,跟你没关系。是她开了枪,不好责备任何人。

    我不希望你欠他什么。看得出来,权耀和安盛夏之间的关系并不稳固,可安城却并不希望,安盛夏觉得自己欠了权耀什么,因此任劳任怨的保持婚姻。

    ……安盛夏摇头,并不话。

    走出大概两分钟,安盛夏累的气喘吁吁,反观安城的脸色,也惨白的厉害。

    这么走下去,不定没到医院,安城就已经残废。

    安盛夏掏出手机查了下,不乐观的,怎么办,这里是郊区,根本打不到车,我叫了救护车一时间也赶不过来,最近的医院走路也要三十分钟,可是你的腿根本不能等,必须尽快接受治疗!

    别着急,我可以坚持的。看出安盛夏没办法,安城摇头安慰道。

    不行!等你走到医院,恐怕腿也废了……就在安盛夏一筹莫展的时候,眼前飞掠过一辆豪车。

    速度很快,卷起了扬尘!

    咬了咬牙,安盛夏先让安城在原地等自己一会,随后就跑过去,等着豪车转弯刹车的时候,挡在了车子跟前!?吱……!

    惊天动地的刹车声!

    你疯了?驾驶座上,薄夜寒那眼神几乎要吃人!

    请问,你们能带他一程吗?敲了敲车窗,安盛夏没有底气的问。

    很快,车窗降下,可坐在副驾驶的却不是权耀,而是脸色冷酷的司夜爵,恐怕是不行。

    他的腿上受伤了,如果现在不去医院,恐怕就要残废,你就当发一下善心!

    回头看了安城一眼,安盛夏心急如焚,这是一辆保姆车,容量很大,带上安城搓搓有余,可他们却不同意。

    那么你知道不知道,他也受伤了,如果你还堵在这里,会影响他的治疗!难道你想让他病的更重?冷漠的女声从后座传来,单从这声音,就能听出宋九月的不满。

    安盛夏,你走吧!摆了摆手,司夜爵示意安盛夏最好先离开,恐怕谁都不想看到她的这张脸。

    求你们了,我求你们了,让他上车吧,行不行?要不是因为着急,安盛夏也不会脱口而出这个求字。

    你跟我们几个,没用,谁都没办法做主……

    言下之意,他们只听权少的。

    求你了……我刚才也不是故意的……深呼吸了两下,安盛夏立即敲打着后座,只隔着黑色的车窗,她看不到他,他只是低着头,闭目养神。

    饶是如此,他还是能听到女人哀求的声音,像恼人的鸟般,叽叽喳喳,却又让他无法忽视的传来,对不起,我现在给你道歉,错的人是我。

    皱眉,男人终于降下车窗,却撞入她红肿的眼,他冷漠的问,你哭什么?

    ……

    我不带了?你他么哭什么?

    闻言,安盛夏吃惊的不出话来,只是下意识的问,你什么意思?

    你把眼泪吞回去,我就让他上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