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89章 权太太,你这是心疼我么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戒指划过英俊的脸,权耀眼睛不眨一下,反而伸手就接住。

    望着权耀不冷不淡的脸,安盛夏第一次觉得虚伪!

    安盛夏,你这是什么意思?摩挲着手中的戒指,权耀似笑非笑的问,那笑中,夹杂残忍!

    你凭什么反问我?

    你什么意思?他再度开口!

    是你做的太难看!手指,戳着权耀的心口,一点一点用力,安盛夏再一把抓住男人的领口,呲牙咧嘴的道,你以为,就因为你是堂堂的权氏二少,所以我嫁给你之后,就只能默默忍受你的一切?

    对,有的事情我们可以商量,但原则性的问题……我不会忍让!

    最后那句,安盛夏咬字无比笃定。

    她有感情洁癖,曾经爸妈感情不和,她就不信爱情,不信婚姻,就连和权耀结婚,也是一场意外,恐怕,她就不该结这个婚!

    你是派人跟踪我了,还是找人调查我?否则,她怎么可能知道宋九月住在什么医院,什么病房。

    抱歉,我还没这么闲!彼此之间还是需要尊重的,安盛夏不屑去跟踪他,也不屑找侦探调查他,给足了他空间,原本觉得他还算可靠。

    但,天下的男人一般黑!

    被发现的时候,男人就是这冷然态度,俨然自己是受害者。

    呵,你们男人!?贼喊抓贼!

    抓到证据,还打死不肯认!

    这枚戒指,你是怎么来的?扬起手中的戒指,男人眼底那片晦暗,浓稠的望不到底,似乎要将她吞噬!

    我了,是宋九月拿给我!立即取出手机,拨打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号码是空号,安盛夏全身一怔。

    也是,宋九月既然敢打这通电话,就是做足了准备。

    不可能是她。

    为什么不可能?

    戒指,我还戴着……左手上,是和安盛夏一模一样的对戒,权耀冷冷望着安盛夏。

    既然,他的戒指还在……

    那么,宋九月给她的,岂不是假的?

    女人最了解女人,宋九月料定安盛夏不是受欺负的白菜,料定安盛夏会和权耀摊牌,所以给了她一个假的。

    这就成了,是安盛夏在挑事……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挑事情?安盛夏好笑的问。

    和宋九月一起长大,他不信她会设计安盛夏。

    反而安盛夏对宋九月极为不满。

    权耀从理智上判断,她不知道我的戒指什么样,也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仿制……

    所以在她和我之间,你选择相信她?歪过脑袋,安盛夏内心一阵窒息,原来不被相信,会这么难过。

    还是因为,是在乎的人不信自己,才难过?

    不,从感情上我应该相信你。身为夫妻,他必定要信她。

    但是你不信……摇了摇头,安盛夏很失望,她从来就是这样,任何事情喜欢放在脸上,就像此刻的失望。

    转过身,安盛夏没再去看他,你回去吧。

    权耀盯着眼前女人的背影,冷不丁质问,你还要继续加班,还是,以后你都打算这样?

    并不是,我解释过,我今天任务太多,明天还要带儿子出去玩,今天不得不加班。眼眶湿漉漉的,安盛夏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呵……

    好像也是因为他,被他误会那次,她被他扔出来,全身都疼。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心情能按时结束工作?眼前女人的背影,太过柔弱,权耀只觉得眼神一刺。

    之前你可是过,我想工作也可以,怎么,你现在是后悔?擦干眼泪,安盛夏转过身,脸上已经干净很多,看不出哭过,只是眼眶略红,像可怜的兔子,需要人去安慰。

    非要这么跟我话?你能不能讲一下道理?叹了口气,权耀几步走过去,低头,想要哄她几句,却又想冷她一下,他可以容忍她吃醋,甚至喜欢她吃醋,可他不喜欢,她变成刺猬。

    我怎么就不讲道理了?伸手推了权耀一把,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可安盛夏下手太重,因为惯性,她剧烈的后腿,反倒差点摔倒。

    猛然上前,权耀一把将她拉入怀内,叹息道,下次我去医院把你带上,这样你是不是有安全感了?

    女人吃醋,大多数,是缺乏安全感。

    不用了。安盛夏摇头。

    她在乎的,并不是他去哪里,而是信任。

    只能,宋九月看着柔弱,却知道利用人心。

    而她,这次太莽撞。

    你想去看她,就去看她吧,我可不想看到不喜欢的人。安盛夏果断的道,她不想轻易的低头。

    权耀冷静了两秒,随后转移话题,是你工作效率低下,还是你今天不肯回家。

    我还没这么无聊。她完全是为了工作。

    那我帮你看看。权耀紧跟着她,也去了办公室。

    他们不是吵架么?

    她怎么有脸接受他的示好?

    不好意思,都是商业机密……挡住电脑,安盛夏只想靠自己的实力去完成工作,不想靠他。

    不让他帮,是因为商业机密?

    我一通电话就可以把安氏收购……权耀着已经掏出手机,这样的高高在上的男人,觉得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不算问题。

    这是我妈的公司!他想收购是吗?安盛夏磨了磨牙。

    算了,我陪你……放下手机,权耀索性坐在安盛夏对面,她不休息,他也不休息。

    起初,安盛夏还算有精神。

    可忽而的,她开始恍惚的点头,随后一头栽倒,陷入沉睡。

    第二天。

    不可思议的望着打印好的文件,安盛夏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她不是睡着了吗?

    难道是……

    我没求你帮我!擦了擦嘴角上的口水,安盛夏一下从沙发上坐直。

    嗯,是我自愿的,走吧,今天还要陪儿子去游乐场。打了个哈欠,权耀趴着睡了会,脖子有点酸。

    你回家补个觉吧,我带儿子出门就行。安盛夏看了他一眼,摇头。

    你确定他们会乖乖听话?

    如果看不到他,白肯定问东问西。

    你睡会,我等下叫你!啪一声,安盛夏没有好脸色,只是用力将一杯咖啡丢给他。

    权太太,你这是心疼我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