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88章 戒指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脸上凶巴巴,内心,却不那么淡定。

    安盛夏自诩不是明星,但演技还可以,装可怜还没失过手。

    可刚才那番羞辱宋九月的话,是恶毒了点。

    爱护白花的权大爷,这是要帮着宋九月,教训她?

    沉默的望着安盛夏,良久,那深邃的眼眸始终一片沉寂,没有透露任何喜或者是悲,权耀最后只是云淡风轻的了句,权太太,陪我逛街去。

    眼看权耀没有和往常一样帮着自己,宋九月泫然欲泣,安姐,你话也太难听了,我和薄少从一起长大,没有别的关系。

    安盛夏,你可以这么我,但不要这么她!在薄夜寒眼底,宋九月纯洁无瑕,安盛夏诋毁他,讨厌他,却不能诋毁宋九月!

    如果权耀帮着宋九月,兴许安盛夏会沉默。

    可薄夜寒这是有病?

    口口声声,要抓淼淼回来。

    却又帮着这个宋九月。

    难怪淼淼不肯回来,估计是看透了他!

    如果我是淼淼,也不会再回国,你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清楚找淼淼是因为什么,而你自己想要的又是什么。撂下这话,安盛夏拽着权耀去逛,却也没买什么,只喝了一杯十块的奶茶。

    为了保护淼淼安全,安盛夏强忍没和她联系,只是在她登机之前,发了祝福的短信。

    两天后,确定淼淼安全离开,安盛夏总算定了心神。?手机,却意外的响起。

    安姐,你能来医院一趟吗?听筒内女人的声音优雅婉转,只听过一次就能记住,是宋九月。

    怎么?正在加班,安盛夏按了下疲惫的眉心,要将安以俊从总裁位置拉下马,她任务很重。

    只是想起来,我这里有个东西要给你……和他有关的东西。强调了最后这句,宋九月相信,如果安盛夏好奇,就肯定会过来。

    放心,我一个病人还能把你怎么样?

    听到安盛夏一片沉默,宋九月刻意压低声音,其实你不来也没关系,毕竟以后,我们应该会经常见面。

    随后,宋九月将地址发到安盛夏手机上。

    嗯,宋九月这句话不假,他们在同一个城市,以后肯定要见的。

    总避着,并不是办法。

    病房内。

    宋姐,你找我有何贵干?双手抱臂,安盛夏一身职业装,干练很多。

    相比较之下,虚弱的宋九月堪比现实版的林妹妹。

    大致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会忍不住去呵护。

    安盛夏嘴角噙着笑,想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戒指是他昨晚留下的,你拿回去吧……从白色的床单上,捡起一枚男士婚戒,宋九月清晰看到安盛夏原本自信的脸色在一点一点皲裂开来。

    安姐,你不要了吗?宋九月维持着递戒指的姿势,安盛夏却愣住般,良久,这才一把夺过戒指。

    摔门离开!

    戒指的款型,和她手中一模一样,一看就是一对。

    他们约定不准许摘下戒指,那么,就是他无意中落下。

    权耀,你若负我……

    我绝对会让你知道,玩弄一个女人是什么下场!

    西苑。

    妈咪,你还不回家吗,已经凌晨了哦。明天是周六,原本好要去游乐场的,安白提醒安盛夏,妈咪,好明天出去玩,怕不是要黄吧?

    唉,她是这么没有信用的妈咪吗?

    为了明天带你和大白出去玩,所以我现在要加班啊。安盛夏轻快的道,乖了,我还在加班,可能今天不回去,你和大白都早点休息,否则我就要生气了!

    啊,这么辛苦,妈咪为什么不把工作带回家呢,或者让爹地帮你嘛,爹地好聪明的!安白觉得,让爹地帮忙,妈咪肯定可以完成工作。

    他很忙。忙到晚上还要去照顾宋九月,安盛夏倒不是逃避,而是原本就打算熬夜加班,不过她身为两个萌娃的妈咪,不能经常加班,只是今天去过医院之后,忘记通知白。

    不会啊,爹地就坐在沙发上,和我和哥哥玩游戏,看上去一点也不忙,而且我觉得爹地也是在等妈咪回家……转了转眼珠,安白问道,妈咪,你和爹地吵架了吗?

    没有的事。安盛夏摇头,白,你早点睡觉,才能长高高,我明天一早就回家,下午带你们出去。

    不是好了,爹地也要去吗?可为什么,妈咪在字里行间,都不提到爹地呢?安白总觉得,妈咪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

    挂了电话,安白跑到权耀跟前,一把抱住男人的腿,爹地,妈咪工作遇到难题了,她还要熬夜,女人熬夜会老的,妈咪好像还哭了……

    她哭了?

    因为什么?

    张妈,你照顾他们先休息,我要出去一趟。起身站直,权耀没换衣服,只穿着衬衫,再拿了车钥匙,便出门!

    夜深深!

    等权耀开车去了车库,便给她打电话,什么时候结束工作,嗯?已经凌晨了,你现在已经比我还要忙了,再这么下去,你是不是决定不顾家了?

    我今天要熬夜加班,白没告诉你吗?安盛夏感觉,他应该知道的。

    你是第一次不回家睡,为什么?权耀也听出,安盛夏声音中的疲惫。

    没什么……

    可不等安盛夏把话完,权耀便开口,我在你公司车库,你下来接我。

    上楼,需要她的指纹。

    你来的,也正好。撂下这句,安盛夏拿着戒指,去了车库。

    怎么这么久?颀长的身子倚靠在车身上,权耀侧头,一眼看到安盛夏气势汹汹的走来。

    这个女人今天,不对劲!

    你怎么了?他问。

    你昨天晚上去医院了,是不是?安盛夏好笑的质问。

    是。他没否认。

    因为安盛夏的脸色,她是肯定,他不至于谎。

    她刚做过两次大手术,我和薄少一起过去的。他这话的,像在解释。

    后来你们单独相处了是吧……

    罢,安盛夏扬起戒指,用力砸在他脸上,她你走的时候忘记拿走这枚戒指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