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73章 不准她出门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这个男人,就是堂堂的权氏大少爷,权赫么?

    他真是不会聊天!

    他居然好意思提权耀……这个让她讨厌的大西瓜!

    在她落水的时候,权耀唯独带走权美媛,却不顾她的死活!

    她不能忍!

    总比和你待在同一个房间让人误会的好。也是意外,权赫为什么要救自己?

    难道就是为了让她顶着二少奶奶,好让权耀拿不到继承权么?

    你现在的身子很弱,如果你能安然走出东苑的大门,我无话可。好不容易花费人力物力救了她,权赫可不希望,自己做了无用功。

    可她比他想象中还要倔强顽固!

    终于舍得现在回家了?

    刚走出大门,头顶却传来男人森冷的质问!

    嘴角噙着讽刺的笑意看去,安盛夏只见一片漆黑的夜色中,男人仿佛是暗夜的修罗站姿笔直,黑曜石般的眼底蓄满愤怒,全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仿佛她只要错了一个字,就会要了她的命!

    一言不发,安盛夏站在窒息闷热的夜里,却默默打了个冷颤,想必是这副身体刚醒来,的确太弱,弱到吹不起热风,仿佛随时都能跌倒的枯叶。

    良久,安盛夏只是淡漠的和他擦肩而过!

    安盛夏!一把按住她的肩,男人却是抬眸,怒意蒸腾的看向权赫!

    你今晚和我大哥待在一起的?他森冷的质问。

    嗯。

    安盛夏,你这是什么态度?目光所及,是女人惨白无血的脸色,权耀顺势按住她的脸颊,强迫她看向他。

    抱歉,我现在有点累,暂时不想跟你吵架。这个男人一来就是质疑的口吻,仿佛是一个正在抓奸的丈夫,安盛夏满肚子的委屈没地方发泄,不过她还算有素质,强忍着给他好脸色。

    吵架??他什么时候,跟她吵了?

    你不想跟我话,非要吵架是么?权耀一阵冷哼!

    二弟,也许你还不知道她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吧?云淡风轻的口吻,夹杂讽刺,权赫低调的提醒。

    你……什么?惊觉手中女人的脸,异常的冰冷,这才察觉到她早已冷的全身颤抖,权耀几乎不用思考,就已经猜到个大概!

    难怪那个时候,权美媛着急要去医院!

    也难怪到了医院之后,权美媛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赖在医院!

    而他当时做了什么?

    他只是送权美媛去医院,却没想到,她也落水,差点没了命!

    她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不想解释,懒得解释……

    还是,不再想靠近他?

    当一个女人,不想将自己的委屈出来的时候,那不就是,彻底失望了?

    妈咪!妈咪!一路找来,当安白看到安盛夏惨白的脸,激动的跑过去,抱住她的腿,止不住的哭闹。

    白,你怎么哭了啊……没想到白这么能哭,并不是装的,安盛夏急忙半蹲下来,却感到头晕。

    妈咪,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寻了三个时,安白的胖腿,喂了不少虫子和蚊子。

    妈咪,我再也不要住大房子,你要是不喜欢这,我们回家吧!安白可怜兮兮的道。

    白啊,你是男孩子,不准再哭了……原以为,这孩子没心没肺,安盛夏怎么都没想到,他能哭这么厉害。

    哇呜呜,我再也不逼你找对象,也不嘲笑你笨了,谁让你是我妈咪呢!安白吸了吸鼻子!

    她身体不舒服……在权耀的提醒之下,安白这才从安盛夏怀里退出来,不知所措的看向哥哥。

    ……安大白早就看出安盛夏脸色不好,他一张脸紧绷着,来回去看权赫和权耀!

    大哥,我欠你一次……!

    罢,权耀弯腰猛然将女人抱起,跟我走!

    我,自己会走!惊得瞪大眼珠,安盛夏试图挣扎。

    你病了,就不要跟我闹,我现在抱你回去!权耀低头提醒,儿子在看,你不肯合作,他们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闻言,安盛夏这才不动不闹。

    卧室内。

    宽大的双人床上。

    还冷吗?英俊的脸,贴靠着怀里女人的脸,权耀疑惑的问。

    不了。

    我不喜欢你这副冷淡的态度!性感的薄唇瞬间逼近,就抵在了她的红唇上,男人深邃的眼眸发狠!

    我不喜欢!别过脸,安盛夏烦躁的道,我不喜欢你吻我!

    安盛夏,你必须接受!修长的手,用力撑在了床单上,权耀用蛮力撕咬着她的唇!

    她闪躲!

    他却更加逼近,我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你也落水了,我不会留下你不管!

    可在你眼中,也许你的妹妹比我重要的多,我不是质问你……不想让权耀以为,自己是在吃醋,是在闹脾气,安盛夏沉下心来,平静的陈述,我只是出实话,当然了,我这么,你也不要多想!

    虽然结婚了,却没有感情基础,她不如他的亲人,这也正常。

    她只是无法接受,对权美媛如此溺爱的丈夫!

    也许,她要重新审视他们的婚姻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强烈洞察到安盛夏有心的疏远,无外乎是一个女人自我保护的方式,权耀却厌烦她的冷静,更希望她能对自己发火,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

    我的话……没什么意思。落水的时候,还姨妈期间,安盛夏察觉腹猛然抽疼,立即转过身,疼的不想再半个字!

    你怎么了?

    没……

    咬着唇,安盛夏用力扯住枕头,疼的眼泪直流!

    该死!

    张妈,把老宅所有医生都给我叫来!赤着脚下地,权耀只穿着睡袍,失去了一贯的优雅从容!

    没一会,那些医院就挤满了卧室!

    她怎么样?站在一旁,权耀失去耐心的问。

    回少爷,二少奶奶现在的身体很虚,因为是经期,又泡了水,是受到了风寒,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医生如实道。

    那还不快去开药?随后,权耀准备了三床被子,都压在安盛夏的身上。

    大西瓜,你知道现在是夏天?安盛夏热的浑身冒汗。

    你受凉了。权耀捏着她的脸,多盖几天,也许能好的快一点。

    可是,我真的很热了,而且医生没我必须盖三床被子……都是他的歪理。

    好了,过来喝药。亲自盛了药,权耀学着她曾经喂自己吃饭的样子,先低头吹了好几下,这才喂给她。

    太苦了,你自己喝吧……只喝了一口,脸就皱成了筛子,要不是在床上不方便,安盛夏恨不得随地吐出来!

    呵,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苦,你就不怕儿子笑话你,嗯?权耀玩味的挑眉。

    是啊,妈咪,你都这么大了,乖乖吃药!安大白趴在床单上,非要等安盛夏吃了药,才肯睡觉。

    妈咪,你吃药,我以后都会乖的!同样趴在床上,安白别提有多乖,估计是第一次看到安盛夏生重病,他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调皮。

    妈啊,真的太苦了!有点反胃,安盛夏直摇头,大西瓜,你是不是故意的?

    很苦吗?似是诧异,权耀把头一低吻着女人的嘴角,吃到一口的酸苦,他不禁皱眉……

    嗯,是有点苦,让他们重新做……

    ……他居然在儿子们面前吻她?

    她准了吗?

    不用这么麻烦。硬着头皮,安盛夏将一碗药全部喝光!

    第二天!

    打扮时尚的安盛夏,准时早起,第一天去安氏上班,容不得马虎。

    安盛夏,这几天你给我乖乖在家休息,哪都不准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