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4章 各种味道的……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结个婚,还能掌控堂堂权少的经济大权?

    大西瓜,这卡里有多少钱啊?安盛夏无比兴奋。

    足够你花。从裤袋摸到一抹冰凉,权耀低沉下目光,似乎犹豫那么三秒钟。

    随后,握住安盛夏不老实的爪子。

    哇啊!

    亲眼看到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套入指尖,安盛夏惊得张嘴,吃到一半的红枣掉在下巴上。

    又低头咬了两下,确定这戒指货真价实,不免吃惊,为什么给我戒指?

    我们结婚了。强调了结婚这两个字,权耀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没想到她这么容易满足,真是个傻媳妇。

    哦。

    不准摘下来!

    可是,我会不习惯。

    洗澡或者工作时候会不方便,安盛夏心翼翼摸着戒指,等缺钱的时候,可以拿去卖!

    方便的时候,我都会戴着!走在街上,她会不会被剁手指啊?

    也许是担心弄丢这枚戒指,安盛夏双眼一闭,直挺挺晕倒在权耀怀里。

    晕的真是时候,因为她不知道要如何继续接下来的新婚夜。

    期待这次新婚夜,权耀准备充足,全身的热血直往第三条腿冲,拉开抽屉,铺满了各种味道的tt。

    等他低头望着昏死的女人,满脸懵逼!

    ……

    当安盛夏再次醒来的时候,紧张的竖起手指,看到熠熠发光的戒指,这才放心,可身下不断颠簸……

    她以为自己被绑架了!

    权耀坐在驾驶位上,正好刹车,下车吧,我们结婚,也该让你父亲知道。

    今天的确应该回娘家,他还挺周到的。

    权少,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喜不自胜,安大山得知权耀来了之后,急忙走出来迎接。

    爸,我和他结婚了。因此,安盛夏不习惯安大山对权耀卑躬屈膝的姿态。

    什么?!最无法接受的,就数李美玉和安如沫母女。

    这不可能!眼神发狠,安如沫想要权耀解释清楚。

    可惜,权耀默认了。

    安大山猛然愣怔!

    权少不是安如沫的未婚夫么?

    怎么成了安盛夏的新婚丈夫?

    他诧异,却连连点头,好,好好……

    带我去你房间看看。情不自禁的想了解她,想知道她从前住过的地方,是什么样的,权耀旁若无人的揽安盛夏上楼。

    腰上的亲密,安盛夏有点不习惯。

    可,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她也就没有扭捏。

    死死捏紧掌心,安如沫恨不得将安盛夏生吞活剥了!

    他们真的结婚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楼上。

    我的房间没什么好看。耸了耸肩,安盛夏轻轻打开门,却发现属于自己的房间,堆满货物!

    满地灰尘!

    眼眶发胀发酸,安盛夏再一次认清,这不再是她的家!

    怎么回事?回头,权耀犀利的黑眸注视着安家的人!

    她不住在家里……安大山干涩的开口。

    所以,安盛夏的房间,就被人刻意的当成杂物间!

    除了李美玉母女,还能是谁?

    王妈!是不是你做的?将责任推到佣人身上,李美玉好一招贼喊捉贼的把戏。

    这……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王妈全身颤抖,吓得一个完整的字都不敢。

    马上,把房间收拾出来!瞥了一眼安盛夏失落的脸色,权耀咬牙,哪怕她不住在这!

    我,明白了!有权氏撑腰,安盛夏在安家的地位彻底改变,就连安大山也不得不更重视安盛夏这个女儿。

    接下来的晚餐,安大山吩咐厨房专挑安盛夏喜欢的做。

    眼下讨好安盛夏,就等于讨好权耀。

    我给权少的饭里加了药,等下你想办法支开安盛夏……

    宛若当年设计安大山的方法,李美玉给权耀下了猛药。

    安盛夏和她妈一个样,有感情洁癖,如果权少公然和安如沫发生关系……

    她必会退出!

    妈,你的意思是……眼底一喜,安如沫当然知道李美玉的意思。

    她要先支开安盛夏,再偷偷潜入,和权耀春风一度。

    等计划成功,安盛夏还有什么脸坐在权太太的位置上??哪怕她坐,也坐不踏实!

    如果这次你能成功怀上他的孩子……停顿数秒,李美玉用力稳住安如沫的肩,不,你必须想办法怀孕!

    饭后,安盛夏被安大山叫去书房。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

    权少,二姐的房间收拾好了……王妈颤颤巍巍,来请权耀。

    算得上安家最的房间,采光也不是很好,看得出来,安盛夏在这个家到底是什么地位。

    坐在床上,权耀翻看了她时候的照片。

    短发的她……很清秀,眉眼之间却有一股媚。

    没一会,身体涌起奇怪的热,权耀犀利的黑眸猛然收紧!?这种热……

    捏紧掌心,权耀胡乱拉扯领带,可越是动,越是热……

    撕开西装、白色衬衫,权耀疾步冲到洗手间,将花洒开到最冷!

    不断冲刷着身体,刚开始还有点用,可以压制住内心的邪火。

    没想到却更热了,一阵一阵的热浪袭来,权耀一拳砸向冰凉的墙!

    ……

    赤着白嫩的脚,安如沫羞涩的推门而入,隐约听到男人压抑的低吼,她一步步靠近。

    灯光昏暗,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安如沫将自己的身体贴去,这动作犹如是在引爆!

    ……

    从书房离开之后,安盛夏喉咙干涩的厉害,稀里糊涂喝完一杯水,却无法缓解那种饥渴。

    舔了舔自己的舌,猛然一股热流往身下窜,打湿了蕾丝内裤……

    安盛夏察觉到异样后上楼,可房间却从门内上锁!

    头脑一阵昏眩,安盛夏试图站稳自己,身后却传来一股外力,将她推到了一个陌生房间!

    啊!

    她惨叫!

    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房间里,安盛夏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被设计了……

    开门……快开门啊!

    无论安盛夏如何喊叫,良好的隔音之下,不会有人发现她的行踪!

    老头子,我们如沫不见了!神色焦急,李美玉风风火火找到安大山。

    也许她出去了吧!人都在家里,有什么好找的?安大山并不上心。

    刚才佣人,看到权少和如沫一起进了房间之后再也没出来,我这不是担心吗?

    李美玉话音刚落,安大山额头的青筋即刻凸起。

    就算权耀再有权势,也不能娶了安盛夏之后,再去招惹安如沫!

    来人,把门给我打开!伴随安大山愤怒的命令,王妈哆哆嗦嗦的拿出钥匙。

    慢着!忽而伸手拦下,李美玉好言相劝,老头子,我们直接冲进去,能改变什么?还不如,等他们都冷静下来……

    言下之意,已经认定权耀和安如沫厮混,与其当场抓,还不如等他们冷静下来,把事情清楚。

    一时后。

    俨然沐浴过,权耀神清气爽的下楼,衣服也换过。

    权少,不管怎么你都要对如沫负责。安大山冷静的坐在沙发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生气也没用了,只有逼着权耀离婚,娶安如沫。

    此时此刻,权耀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般,眼底堆满了冷意,安先生,你开什么玩笑?

    你都已经把我们如沫……李美玉欲言又止,留了很大的空间。

    你们在什么?衣衫不整,安盛夏震惊的站在扶梯上。

    一把握住安盛夏的手腕,权耀突然之间开口,你们确定睡安如沫的人是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