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3章 新婚之夜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却扑了个空,安盛夏郁闷的趴在床上,怎么都想不通,想摸他一把,居然这么难!

    安盛夏,你不要闹。按住眉心,权耀淡漠的脸色在安盛夏看来,跟要死不活没差。

    哦,知道了,我真的不摸了!也只是嘴上答应,安盛夏还是不肯死心,非要找机会,摸他一把这才甘心!

    第二天。

    你等下乖点,配合治疗。和权威专家预约的时间,快到了,安盛夏如实的交代,等下医生到了,你积极一点!

    什么治疗……放下手中的文件,权耀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玩味的瞥向安盛夏。

    喏,他就是啊……却不料,眼前身穿白大褂的专家无比眼熟,安盛夏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珠!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薄夜寒会是这家医院的男科专家!

    如果知道所谓的专家是薄夜寒,她肯定避开。

    权少,你病了啊……强忍住笑意,薄夜寒嘴角一阵抽搐。

    转而看向安盛夏,目光变得审视,你确定,不知道淼淼的行踪?

    还问什么问!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上次不是跟你了吗,我不知道她在哪!何况,她都走了五年,我和她怎么可能一直联系?我想,她是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否则,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联系你?

    厉害了,安盛夏总觉得,许淼淼这次铁了心要忘记狼子野心的薄夜寒吧。

    虽然许淼淼不止一次跑路,可这次,却是最绝的,一别五年都不联系任何人。

    但,这也不能怪许淼淼,都是薄夜寒自作自受!

    想当初许淼淼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带薄夜寒这个外人回家,可谁知道他非但不报恩,还用手段整垮了许家,害许父惨死。

    从许淼淼就内向,唯一的朋友也就是安盛夏,不可能不联系她。

    安盛夏,你们不是朋友吗?她不可能就连你都躲着!想来想去,薄夜寒总觉得,安盛夏没有实话。

    摇了摇头,安盛夏眼底沉淀着晦暗,言语中夹杂着讽刺,我想,她也是想到你会找我要人,所以不敢联系我……

    也不知道这些年,淼淼一个人过的好不好……

    可即便,遇到了什么困难,她也不敢回来。

    走的时候,淼淼就,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薄夜寒这张脸。

    这就是所谓的,因爱生恨!

    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是么?

    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两人每次见面,都要掐一把,却忽视了权耀!

    权少,你怎么不行的?目光锁定权耀,薄夜寒似笑非笑的问。

    怎么话呢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患者?

    好歹也是权威专家,却不知道尊重病人,安盛夏脸色臭的厉害,恨不得暴打薄夜寒一顿!

    他是患者,还是你是患者,我不问清楚了,怎么给他治疗?也是意外,薄夜寒没想到,安盛夏这么护短,这两人之间必有一腿。

    安盛夏,你先出去。一直不吭声的权耀吩咐,安盛夏心领神会,也许检查过程,很伤他的自尊吧。

    嗯,她先出去,也好!

    那行吧,我先出去……走的时候,却不放心,安盛夏不客气的叮嘱薄夜寒,你好歹是医生,千万不要刺激到他,听到没?

    十分钟后。

    只见薄夜寒脸色冷酷的离开,安盛夏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走去询问,怎么样啊,检查结果……到底怎么样啊?

    安姐,我已经尽力了……

    不冷不淡的语气,等于给权耀判了死刑。

    不可能!他还这么年轻呢,你是不是搞错了?心弦嘎嘣一声断了,安盛夏愣怔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权少他,真是可惜了,如果他有什么愿望,你就满足他吧,反正他也,不是个男人……富有深意的丢下这话,薄夜寒眼底带着浓重的笑意,走人了!

    结果我都知道了。

    原本端坐在病床上的权耀,低头思索着什么,眼看安盛夏走进来,他套上了黑色西装,整个人显得更淡漠了。

    我去公司……

    哦,他要开启疯狂工作模式?来逃避现实?

    伸手挡在门口,却也拦不下这尊大佛,安盛夏犹如八爪鱼般整个挂在男人身上,死死抱住他的健腰,大西瓜,我们结婚吧!

    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全身猛然僵硬,男人前行的皮鞋,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深不见底充斥野性的墨眸审视着她!

    嗯,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要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害他伤到自尊,安盛夏愿意贴身照顾他,如果领证可以让他找回一点自信,她无所谓的!

    我过,不需要你的同情!一把扯开安盛夏,犹如在拎一只宠物那么轻易,权耀冷哼,你明天不用来了,我会找佣人过来!

    喂,我娶你吧!我真的娶你!不断重复这几个字,安盛夏紧跟男人的脚步一路走到电梯,目前看来,他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你只是随便的,我们之间可以到此为止!颀长的身子立在电梯内,扑面而来的压迫力,权耀睥睨着安盛夏,没错过她眼底的犹豫。

    我没这么随便!真是气死她了!一个女人都这么主动,他还有什么好犹豫?

    再者,她还不是怕他寻死吗?

    来,他现在不行了,她也是要负责的。

    他是为了保护她,这才伤到。

    好。

    单音节从男人口中吐出,安盛夏瞬间瞪大眼珠,好奇的瞅着他,呃……?

    回去拿户口本,我们领证。走出电梯,权耀上了专车。

    现在吗?也跟着上车,安盛夏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嗯,就现在,你不是,你是认真的?

    男人的声音年轻富有磁性,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

    会后悔吗?

    摇了摇头,她不知道。

    接下来发生的,安盛夏只觉得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手握着两个红本本,安盛夏仔仔细细盯着上面的名字,这才接受,她已婚的事实。

    靠,她就这样结婚了?

    没有婚礼,没有婚纱,甚至没有戒指,她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

    等安盛夏彻底回过神的时候,车子停在酒店。

    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跨开长腿下车,权耀走在前头,安盛夏则像个媳妇跟着。

    ……这人都不行了,还想着开房?

    算了,就当满足他一次吧,来五星级酒店睡一晚,她不亏!

    哇……?推门而入便是满地的玫瑰花瓣,沿着门一直铺到床边,安盛夏只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他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喜欢吗?随手把门关上,权耀低沉的问。

    嗯!

    惊奇的望着床单上的红双喜的剪纸,安盛夏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虽然没有婚礼,但凡是结婚必备的细节,他都照顾到了,让她有一种,真的结婚了的错觉。

    趴在大红色的床单上,安盛夏有点饿了,便抓起被子上的枣子吃着。

    她真是个吃货。

    眼前,忽而闪现男人骨节分明的掌心。

    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在背面,你想买什么,你看着办就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