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上元夜

时间:2018-07-24作者:荣小荣

    ,!

    唐宁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正月十三,十四,再加上正月十五的上元之夜,是京师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日子,这三天城内没有宵禁,百姓可以尽情的享受丰富的夜生活。

    他们两天前才抵达京师,本打算晚上好好逛逛,没想到一觉就睡到了上元,错过了今晚,就要等明年了。

    天色刚刚暗下去,整个京城,又逐渐的亮起来,灯火如昼。

    京师的上元佳节,要论热闹和繁华,自然无法和后世那些现代化的大都市相比,但街头悬挂着的烛火摇曳的花灯,河中飘过的莲灯,以及一艘艘飘过的画舫,却要比后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遇到节日就堵塞街道的车流更具韵味。

    萧珏跟在老乞丐的身旁,鞍前马后,像是下人一样小心服侍,没有一点儿小公爷的架子。

    吃了chun药都不行的他,却唯独对那一个药方有反应,老乞丐已经成了他实现人生性福的救命稻草。

    唐宁和李天澜走在前面,走到某处桥上,李天澜脚步停住,目光望向远方。

    唐宁偏过头看着她,注意到了她脸上一丝惆怅的表情,想了想问道:“独在异乡为异客,上元佳节,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心里不好受吧?”

    李天澜低头看了看下方飘过的莲灯,视线又望向他,问道:“你不也一样?”

    唐宁怔了怔,许久,目光和她望向同一片夜色,喃喃道:“习惯了,就好了……”

    李天澜看着他,安慰道:“使团还要在京师停留许久,你比我好些,科举结束,就能回灵州了。”

    唐宁叹了口气,低声道:“回不去了……”

    李天澜转头看着他,远方的夜空绽放出焰火,清晰的映照出他的侧脸。

    同样的惆怅,同样的思念,不同的是那一丝隐藏的很深的绝望。

    仿佛他心中所想的,是一个永远都回不去的地方。

    他只是离开灵州,来京师赴考,这丝绝望,绝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李天澜怔怔的看着他,心中充满了疑惑。

    想到了另一个世界,唐宁失神了片刻,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李天澜正在看着他。

    唐宁诧异道:“李姑娘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李天澜回了回神,立刻移开视线,又道:“也算是相熟,以后还是不要“李姑娘”“李姑娘”的叫了……”

    唐宁也觉得这样有些生分,毕竟大家都这么熟了,更何况李天澜是他的救命恩人,和救命恩人还有什么生分的?

    他想了想,说道:“不叫李姑娘的话,要不叫你澜姐?你要是比我小,那就叫澜妹……,你觉得澜澜怎么样?”

    李天澜沉吟了片刻,看着他说道:“你还是叫我李姑娘吧。”

    女人真是善变,说不叫“李姑娘”的是她,说叫“李姑娘”的也是她,一会要一会不要的,天下的道理全都被她们占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萧珏和老乞丐他们就不知道逛到哪里去了。

    唐宁见李天澜也已经走下了桥,急忙跟上去,老乞丐和彭琛都走了,为了防止意外,必须抱紧李姑娘的大腿不放。

    桥下是一处猜灯谜的小摊,一个长长的架子上挂着数排花灯,十文钱便可靠近猜一次,若是猜中,便可取走花灯,若是猜不中,十文钱不退。

    以防有人专挑会的,灯谜都是盖住的,唐宁走过去的时候,李天澜已经揭开了一个灯谜。

    “满山荫葱葱,人在草木中。”她看了一眼,说道:“是个“茶”字。”

    摊主走过来,笑了笑,将那只天灯摘下来,说道:“恭喜姑娘,猜对了。”

    身旁一名女子掐了掐男伴的腰,嗔怒道:“真没用,这都没有猜出来,连女子都不如。”

    年轻男子陪笑道:“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唐宁接过了那掌柜递过来的花灯,李天澜已经揭开了另一个。

    “九十九。缺一为百,是个“白”字。”

    摊主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刚才的灿烂了,将那灯摘下来,笑道:“姑娘真是聪慧……”

    李天澜继续向前面走去:“?两山相对又相连,中有危峰插碧天,是个“由”字。?”

    摊主脸上的笑容开始变的勉强。

    “你有他有,众人都有,我却没有,是个“人”字。”

    摊主已经笑不出来了。

    “有口难言,是个“亚”字。”

    “?四面都是山,山山接相连,是个“田”字。”

    ……

    李天澜连续猜了十几个的时候,唐宁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手上的灯已经拿不下了,那摊主走到他身边,塞了一块碎银在他手里,小声道:“公子,你管管你家娘子吧,我这小本生意,一家老小就指望着这生意吃饭呢……”

    唐宁解释道:“她不是我家娘子。”

    那摊主看着他,说道:“那你们还不快走,要是被熟人看到了,你们是要浸猪笼的……”

    “也不是别人家娘子。”

    “偷小姐还敢这么明目张胆,你们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

    唐宁只挑了两个好看的灯,就拉着李天澜走了。

    他不是怕浸猪笼也不是怕偷小姐被人抓住,只是人家做小本生意的,被她这么搅合,一家人可能都会饿肚子。

    李天澜看了猜灯谜的地方一眼,说道:“无奸不商,方才他见猜中的是一个孩童,便要赖账,这样的人还做什么生意,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拦着她自然是因为她要是再猜下去,那摊主就要大喊“偷小姐”了,唐宁担心他这一嗓子喊出去,就活不到明年的上元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市井小民,这些再也正常不过了,他欺负那个孩子,自然也有人欺负他。”

    唐宁回头看了看,看到小摊前的人群已经散开,一个孩童站在灯架前,摊主被一个壮汉按在地上狂揍。

    “老子的儿子也敢欺负,打不死你!”

    ……

    和李天澜在街上逛了一圈,再次遇到了萧珏和老乞丐。

    “你们两个跑到哪里去了,我正打算派人去找你们呢!”萧珏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逛了半个晚上,又累又饿的,去天然居,我请客,先填饱肚子再逛。”

    萧珏为了庆祝他即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举人,坚持要请客吃饭,唐宁推诿不过,也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犹豫了片刻便同意下来。

    唐宁本来以为天然居是一处酒楼,到了地方才知道,这居然是一处面积不小的园林。

    在京师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买下这样一座园林当做酒楼,天然居的幕后老板一定有钱又有权。

    李天澜在天然居门口停下脚步,望着大门两侧悬挂着的对联。

    虽然是晚上,但周围灯火通明,这副对联也看的清楚。

    “得世外清凉境界,正好谈诗,况当荷露新烹,竹泉初热。”

    “浇胸中块垒闲愁,有何下酒,好把寒梅细嚼,秋菊狂餐。”

    李天澜看着这对联,说道:“这对联倒是雅致,除了此下联外,你还能不能想出另一个?”

    唐宁知道她的对联瘾又犯了,催促道:“这对联普普通通,有什么好对的,先进去吃饭吧,你要是想对对联,晚上回去,有的是时间慢慢对。”

    “对不出来就对不出来,说什么对联普通,既然我们的对联普通,你倒是说一个不普通的出来啊!”唐宁话音刚落,一道不服气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他转过头,看到一个侍女打扮的少女正双手叉腰,挺着胸,气鼓鼓的看着他。

    小丫头片子还学人挺胸,在李姑娘面前挺胸,谁给她的勇气?

    唐宁可不打算和这小侍女理论,摇头说道:“进去吧。”

    小侍女对他吐了吐舌头,说道:“大话精,这就怕了,亏你还是男人呢……”

    唐宁已经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男人,没有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