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九十四章 朝堂之辩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有一种描绘两个人对打的武林秘籍,无论现在还是等她长大,唐宁都是不能给她看的。

    为了不让这个老不修有机会祸害无知少女的身心健康,唐宁没有犹豫的将那三本武林秘籍买了下来。

    前几天和李天澜约好了讲博弈论,吃完早饭,唐宁就将方小胖送了回去,然后回了钟府。

    知识是全人类的,这也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当年他博弈论都学的欲仙欲死,只能祝李姑娘好运了。

    他刚刚回到院子,唐夭夭就从墙上跳了下来。

    她看着唐宁,问道:“昨天教你的那几招,熟悉了没有?”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已经练熟了。”

    唐夭夭走上前,说道:“那我再教你几招新的。”

    “不用了。”唐宁连忙说道:“我还是想先把前面学的再多练习几遍。”

    唐妖精昨天教了他几个新的招式,他到现在手臂还隐隐作痛,都是被她纠正的时候打的。

    唐宁不能直接指出来她这是赤裸裸的报复,但他可以想办法避开。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已经练熟了,还练习什么?”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练武这件事情,不是会的招式越多,懂得兵器越多越好,有的人追求华丽的招式,有的人追求繁多的兵器,有的人,哪管别人使的什么招式,用的什么兵器,不管南拳北腿,刀枪剑戟,就只是一刀……”

    唐宁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所以我觉得,将一个招式练习一万遍,要比将一万个招式练习一遍要好得多。”

    唐夭夭怔在原地,目光望向他,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如果她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了,不教他新的招式,她还有什么理由报复他碰到自己胸口的事情?

    “你都是从哪里听的歪理!”她瞪了唐宁一眼,走过来,说道:“今天我再教你几招!”

    唐宁摇了摇头,急忙道:“不用了……”

    唐夭夭扯着他的袖子,说道:“就两招。”

    “真不用……”

    “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

    “真……”

    ……

    哗啦!

    有东西从唐宁的怀里掉落出来,掉在地上。

    那是他今天从老乞丐那里买到的三本秘籍。

    “无影剑?”

    唐夭夭捡起一本,一脸翻开,一边问道:“这东西哪里来的?”

    “别!”唐宁想要制止她的时候,唐夭夭已经翻开了一页。

    然后她的脸色就变的通红一片。

    她将那本秘籍狠狠的摔在地上,羞恼的看着唐宁,怒骂道:“无耻淫贼!”

    她用极度羞恼的眼神看了唐宁一样,径直的飞过院墙,身影消失不见。

    唐宁叹了口气,弯腰将三本秘籍捡了起来,无耻的老乞丐,坏人清白啊……

    门口处,李天澜敲了敲门,看着唐宁问道:“唐解元现在方便吗?”

    “李兄来了。”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方便。”

    李天澜走进来,似是随口说道:“唐解元刚才说的极有道理,武学一道,练至高深之处,便是在精不在多,只不过,若只是停留在粗浅层次,还是要多多涉猎。”

    唐宁看着她,诧异道:“李兄也会武功?”

    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略懂。”

    “我也是略懂。”唐宁有些高兴,说道:“要不我们比试一下?”

    他才刚刚学武,和他处在同一水平的人不多,认识的人里面,唐夭夭打不过,彭琛打不过,方小胖……,不考虑体重优势,唐宁应该是能打过的。

    现在有一个和他同样都是“略懂”的对手,哪怕她是个女人,但看起来比徐清扬和张炎生他们还要爷们,可以暂时的忽略性别,和她切磋切磋。

    李天澜看了看他,不确信到:“切磋,我们?”

    唐宁四下里看了看,问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李天澜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唐宁将那几本秘籍放在一旁,说道:“李兄先出手吧,不用留手。”

    虽说是切磋,但她到底是女人,可以让她先手。

    李天澜看着他,问道:“唐解元准备好了吗?”

    唐宁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他话音刚落,眼前一道虚影晃过。

    李天澜屈指成剑,点在了他的喉咙处。

    喉咙是人的身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通过攻击喉咙致人死地。

    而习武之人,用两根手指,就能轻易的将人的喉咙洞穿。

    “不比了,练武没意思……”

    唐宁怔了许久,退后一步,将那三本秘籍重新拿起来,挥了挥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说什么“略懂”,唐妖精也不过如此,女人都是大骗子!

    ……

    博弈论是唐宁大学时期的一门选修课,这门课的应用范围很广,他们课上也只不过是学了一个皮毛,唐宁自己都学的晕乎乎的,当时只记住了诸如“囚徒困境”“智猪博弈”“三姬分金”的经典例子,不知道以李姑娘的智商,能不能听得懂。

    不过再怎么样,也应该比只能听得懂格林童话的晴儿要好得多。

    想要听懂博弈论,需要具备一定的数学基础,唐宁明显感觉到李天澜听的有些晕晕乎乎的。

    不过他只负责讲,既然答应了他,他就会认真负责的把他懂得有关知识教给她,至于她听不听得懂,这不在两人的约定范围之内。

    唐宁将那些理论一股脑的的抛给她,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决定去厨房找点吃的,起身说道:“李兄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失陪一下。”

    李天澜满心都是他刚才讲的东西,怔怔的点了点头。

    脑海中短时间内涌入的闻所未闻的事物,让她有些头疼,打开窗户,一阵凉风吹进来,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微风浮动了她的发丝,也吹动了唐宁随手放在桌上的武林秘籍。

    李天澜无意中瞥了一眼,怔了怔之后,脸色开始泛红。

    唐宁拿着一个馒头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李兄?”

    他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又走到院子里,诧异道:“这人怎么说走就走,没一点儿礼貌……”

    他重新回到房间,随便翻了翻,这几本秘籍内容虽然精彩,但人身体上的几根红线却十分影响美感,也没有什么文字解释,他摇了摇头,将这几本“秘籍”藏好,开始看书。

    虽然嘴上说练武没意思,但该练还得练,而且要有意识的加强力量和耐力训练,彭琛有早上跑步巡视州城的习惯,不如从明天开始,早上就跟在他的后面。

    虽然起这么早唐宁有些不习惯,但为了以后能不被女人欺负,吃点苦是应该的。

    清晨,连城内的早点铺子都没有开门,两道身影从雾霭中出现,又消失在雾霭中。

    与此同时,京师,金殿之上。

    往常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早朝只是例行公事,最多不过半个时辰便会退朝,而今日,早朝已经进行了一个时辰。

    水部郎中张昊抱着笏板,上前一步,大声道:“臣以为,策论取仕,取的是懂得治理国家的饱学之士,而不是只懂写文章的学究,陛下,文章不能治国!”

    “张大人此言差矣,这世上,有谁生而知之?”王硕看了看他,说道:“朝廷取仕,向来都是综合考量,连文章章法都不通,又如何算得上是饱学之士?”

    此时是在朝堂之上,王硕背后依靠的,是礼部这颗大树,礼部掌控的权力虽然不如吏部和户部,但却是名义上的六部之首,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巨大。

    工部和礼部的两人在朝堂上互相辩驳,除此之外,就没有多少人说话了。

    科举改制之事,几乎每隔不久,就会有人在朝堂上提上一提,但也只是能溅起几朵浪花而已,科举之道,关乎全天下学子的命运,国家安稳,不是那么容易改动的。

    方鸿站在人群中,看了看前方激辩的两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硕抓住了那张考卷文法不通之事不放,的确为张昊制造了很大的麻烦。

    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唐宁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可他的文章写的------怎么可以这么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