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七十八章 鹿鸣之宴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姜还是老的辣,狐狸还是老的狡猾。

    除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之外,唐宁从岳父大人的身上又学到了一种高贵的品质。

    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来的强烈的求生欲。

    出于求生欲考虑,他是不应该去参加鹿鸣宴的。

    纵使去了也不会有什么人身威胁,但同时被几百人嫌弃,也不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不过,他已经从岳父大人那里再三确认过,这个宴会,从古流传至今,甚至可以看成是科举的一部分,他避不过去。

    避不过去,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方小胖带着几只用荷叶包着的鸡腿过来,分给唐宁一只,她现在已经不吝啬把自己的零食分给他。

    一块小肉干换一顿大餐,一只鸡腿换两顿,这在她看来,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唐宁咬了一口鸡腿,然后教方小胖背诗。

    “君问归期未有期,红烧茄子黄焖鸡。?秋高东篱采桑菊,犹记那盆水煮鱼。?一树梨花压海棠,青椒干煸溜肥肠。?曾经沧海难为水,鱼香肉丝配鸡腿。?相见时难别亦难,清蒸螃蟹别放盐……”

    自从方小胖这么背诗之后,背诵诗的前半句就从来没有出错过。

    唐夭夭从院墙另一面探出脑袋,方小胖举起一只鸡腿对她晃了晃,问道:“夭夭姐,吃鸡腿吗?”

    唐夭夭捂着嘴,掉下了院墙。

    方小胖吃完了鸡腿,掏出手帕擦擦嘴,说道:“我要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玩。”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明天我要参加鹿鸣宴啊……”

    明天的鹿鸣宴要从白天到晚上,在唐宁看来,参加那个鸿门宴,还不如听方小胖坐在他身边碎碎念。

    起码能有个不记恨他的人和他说话。

    “鹿鸣宴?”方小胖眼前一亮,看着他问道:“有鹿吃吗,我还没有吃过鹿肉呢……”

    唐宁想了想,说道:“有,烤全鹿,蒸鹿尾儿,水煮的、油炸的、红烧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我也要去……”方小胖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刚才吃了我一只鸡腿的。”

    唐宁看着她,说道:“你大伯也要去。”

    “那我让大伯带我去!”方小胖脸上露出笑容,向院子外面跑去,跑到一半,又转过头,说道:“那这就不算你请我,下次还要补上的……”

    唐夭夭重新从墙上翻过来,脸色比刚才红润了一些,瞥了瞥唐宁,说道:“你又骗小孩子。”

    “我没有骗她。”唐宁摇了摇头,说道:“鹿鸣宴上不仅有鹿肉,还有很多美食,她不会失望的。”

    鹿鸣宴规格极高,据说早期有上百道菜,极为奢侈豪华,以至于地方官府无力承担,现在虽然改制了数次,简化了许多,但五十道也是有的,方小胖会很喜欢那个地方。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说这件事情了,你昨天教我的那几招,我已经学会了,你来看看,我有没有哪里记错了……”

    他擦了擦手站起来,在院子里面展示唐夭夭昨天教他的那几个招式。

    唐夭夭看了一会儿,眼中浮现出一丝讶色。

    虽然他展示出来的招式没有什么威力,但至少形态上以及极其接近了,这对于一个初学武功的人来说,非常难得。

    心中虽然讶异,却还是撇了撇嘴,说道:“徒有其形而已,有几个地方也错了……”

    唐宁停下来,说道:“那你再练一遍我看看。”

    练错了不要紧,只要她当着唐宁的面再练一遍正确的,唐宁晚上躺在床上就能反复的回放“唐夭夭.avi”,看个几十遍,总不至于再出错了吧?

    看唐夭夭的大长腿在他的眼前踢上踢下,闪转腾挪,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完全可以当舞蹈来看。

    当然,他并没有一些猥琐的心思,留下这些画面,纯粹是为了学习。

    “你这样是没用的。”唐夭夭坐在他的对面,因为运动过的关系,发丝有些凌乱,她伸手拢了拢,说道:“你的力量和耐力太差,需要先提高身体力量,才能发挥出这些招式的作用。”

    被唐妖精当面指出他的耐力不行,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唐宁决定从鹿鸣宴之后,就增加一些运动强度,先把身体素质提升上来,以后唐妖精再提到他的耐力,就无话可说了。

    ……

    每岁仲冬……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肉,备管弦,牲用少牢,歌《鹿鸣》之诗。

    鹿鸣宴从唐朝时候就有了,一直沿袭到今,代表着君王对于人才的重视,也算是整个科举过程的一部分。

    灵州鹿鸣宴举办的地点,是州城内一处园林,园中有山有水,比方家的园子要不知道阔气了多少。

    下午酉时,新晋举子便可进园,自行赏景聊天,戊时之后,鹿鸣宴才正式开始。

    两百多人的宴会,占地极广,规模宏大,举办一场宴会,耗资极大,好在三年才有一次,不然地方官府很难负担得起。

    唐宁去的不早也不晚,在门口查验过身份之后,走进园子,园内已有不少人影,聚集在树下溪边,相互笑谈。

    唐宁在这里没什么朋友,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都是他的敌人,没什么好聊的。

    好在也没有人认识他,他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刚刚站定,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唐兄……”

    这一声唐兄,包含着无尽的幽怨,唐宁还未回头,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声音很耳熟,声音的主人还说来日会报答他。

    唐宁装作没有听到,匆匆向前方走去,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唐兄……”

    唐宁抬起头,看到的是一脸幽怨的徐清扬,转过头,看到的是更加幽怨的张炎生。

    两个大男人,双双露出这样一幅女子的幽怨之情,三天不见,这一对兄弟就变成了闺蜜……

    他拱了拱手,惊喜道:“徐兄,张兄,真是巧了,在这里也能碰到你们……”

    “一点儿都不巧。”徐清扬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就是在这里等唐兄的。”

    经过唐妖精几天的调教,今日之唐宁,已非昔日唐宁,虽然不能一个打十个,但是打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在话下。

    唐宁后退半步,缩在袖中的拳头已经握起:“你们……等我干什么?”

    徐清扬拱了拱手,说道:“还未恭喜唐兄得中解元。”

    唐宁已经想好了,如果他们两个人一起上,他会先对张炎生来一记撩阴腿,转手对徐清扬就是一个黑虎掏心,没想到他根本不按套路,他怔了怔之后,摆手道:“意外,都是意外。”

    徐清扬已经习惯了他的低调,摇了摇头,说道:“我和炎生早年就已经觉得,我陈国的策论取仕已经走上了岔路,却也没有勇气向唐兄一样,在州试之上,摒弃套路章法,为了直谏,不惜赌上自己的前程……”

    唐宁不是没有勇气,他是没有能力,他要是有像徐清扬和张炎生一样的本事,能够把策论文章写的花团锦簇,谁愿意被人骂作狗屁不通?

    他拍了拍徐清扬的肩膀,叹息道:“唐某只是觉得,我辈读书之人,当时刻存有赤子之心,生当竭力报国,即便是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要在墓里,用腐朽的声音喊出:“策论之策,胜于文章!”。”

    徐清扬看着他,不禁肃然起敬,恭敬的对他行了一礼,“唐兄高义,徐某佩服!”

    “唐兄一心报国,做出如此牺牲,灵州学子,竟然如此误会唐兄……”张炎生满脸都是愤慨,大声道:“我都替他们感到羞愧……”

    一道人影满面笑容的迎上来,看着唐宁,问道:“咦,清扬兄,炎生兄,这位兄台是你们的朋友吗,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张炎生开口道:“他就是唐宁,唐解元。”

    “什么,他就是唐宁!”年轻人脸上的表情瞬间由晴转阴。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