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六十五章 怎可如此!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拿到考卷之后,唐宁先看了看题目。

    果然是诗一道,词一道。

    “炉鞴亲从锻炼来,十分确硬亦心灰。”,这是诗的题目,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

    科举进行了这么多年,套路差不多已经被人总结透了。

    当然,那是对于大部分考生,唐宁有些庆幸,幸亏晚上他和钟意促膝长谈了,要不然就算是他开着作弊器,今天的考试也得掉坑里。

    首先,从题目的两句可以看出,这次考的咏物诗,咏的是石灰。

    其次,这是一首七言绝句。

    七言绝句全诗四句,每句七言,在押韵、粘对等方面都有严格的格律要求,写成五言绝句,五言律诗,肯定是不行的。

    如果考生不知道这是一首只有四句的七言绝句,写成了八句或者其他形式的七言律诗,基本上就与下一场考试无缘,可以收拾铺盖准备回家了。

    当然,古往今来,存在的诗词太多,诗的题目不可能随便出,考试大纲这种东西也是存在的,只要考生将那几本厚厚的诗集背下来,就不会在考场上犯这种低级错误。

    咏物,咏石灰的诗,唐宁还真的不记得多少。

    确切的说,他只记得一首。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一首《石灰吟》非常著名,上小学的时候就学过的,唐宁记得很清楚,而且这首诗是于谦写的,不是说相声的那位于谦,是明朝力挽狂澜的救国英雄于谦。

    这首《石灰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这个时代没有明朝,自然也没有于谦,可抄。

    唐宁又仔细了检查了一遍题目,确认没有什么疏漏,才将这首《石灰吟》写了上去。

    稍作休息,吃了几块糕点,他才看向下一题。

    第二场就考两道题,一道诗,一道词。

    词的题目更简单,只有三个字,《菩萨蛮》。

    菩萨蛮,原本是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双调小令,以五七言组成,四十四字,用韵两句一换,凡四易韵,平仄递转……

    相比于诗,词的题目则要更加简单粗暴,三个字便将所有的规矩限定好了,若是有考生对这个词牌不熟悉,这次的科考,也就到此为止了。

    当然,词牌极多,考试的内容,也只是在常用的几十个里面选出一个,几乎所有的考生,都会将那些词牌规则牢牢记住。

    说到《菩萨蛮》,唐宁第一个想到的是温庭筠的“小山重叠金明灭”,这也是他很喜欢的一首词。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是温庭筠的巅峰之作,语言精练到了极致,在语言美和音律美上几乎无可挑剔。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温庭筠是晚唐诗人,在这个世界,唐朝少存在了一百五十年,恰好就少了温庭筠……

    一整天的时间,写出来一首诗一首词,看似只有几十个字,但却并不容易。

    对其他考生不容易。

    写诗填词不是填空简答,需要灵感,也需要长久的推敲,一首诗推敲几个月也是常有的事情,历年历代,几乎没有什么传世的诗词,是通过科举考试考出来的。

    唐宁用不到一个小时就答完了两道题,科举不允许提前交卷,要到下午锣响之后才可以。

    他等到试卷的墨迹晾干,将之收好,然后就靠在墙上休息。

    还剩下不少时间,够他看几集电视剧了,前几天看的《大宋提刑官》还剩下几集,这次正好看完……

    反正小如这次做了好多糕点,量大管饱……

    ……

    锣响之后,唐宁第一时间便交卷出来。

    他担心交的晚了人多,被人认出来围观。

    锣响之后,还有一个时辰才彻底清场,大部分的考生,还在做最后的

    推敲,此刻走出考场的人寥寥无几。

    两人从唐宁身旁走过,一人有些羡慕的问道:“陈兄,咏物诗你最擅长,那首咏石灰的诗,你应该写的不错吧?”

    另一人面色疑惑:“什么咏石灰的?”

    ……

    不多时,唐宁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呼,回过头时,一道人影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远处有差役飞快的跑过来……

    他摇了摇头,放在后世,这大概就属于作文跑题,后果还要再严重一些,因为这一场,只考作文,相当于全部跑偏了……

    钟明礼站在贡院门口,见他走过来,问道:“如何?”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还行……”

    就算是诗词这一场,和考官的喜好也有很大的关系,但能在另一个世界流传千古的作品,也不至于连一场州试都不能通过。

    钟明礼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唐宁走出贡院,小如她们早已在外面等待了。

    钟意没有考第一场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了,上前问道:“这次考得什么?”

    “一首咏石灰的诗,一首菩萨蛮。”回去的路上,唐宁将那一诗一词再次念了出来。

    唐夭夭看着唐宁,目光古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你怎么总喜欢写女子的诗?”

    这首词非常的直白,唐宁知道唐夭夭这个文盲也能听懂。

    他瞥了瞥她,反问道:“谁说男人就不能写这种诗词了,婉约派懂不懂?”

    “不懂。”唐夭夭老实的回答道。

    没文化不可怕,没文化还这么理直气壮才可怕。

    唐宁深吸口气,看着她,反问道:“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也是女子的诗吗?”

    唐夭夭看着他,不确信的说道:“你刚才说……清白?”

    唐宁深吸口气,什么叫过河拆桥,什么叫恩将仇报,什么叫忘恩负义,唐妖精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钟意看了看两人,无奈道:“快些回去吧,还要准备最后一场呢……”

    ……

    灵州贡院,夜已深,贡院的某处大堂,还是灯火通明。

    十余位考官,还在连夜审阅考生的试卷。

    和上一场阅卷相比,他们脸上的表情要轻松许多,这一次没有那么庞大的题量,试卷份数也少了许多,可以一边喝茶,一边欣赏学子的诗作词作。

    一名考官抿了口茶水,将一份试卷放在一边,笑道:“如此简单的题目,竟是还有人审错了题,真是可惜了,他的那首词,写的倒是还不错……”

    身旁一名考官笑了一声,说道:“我这里刚才也有一份,诗写的还好,可评为中上,词却错了韵脚,也是可惜了……”

    梁栋已经看了数份试卷,倒是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错误,但也没有让他惊艳的作品。

    直到重新拿起一份的时候,他的眼前才猛地一亮。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他忍不住站起身,赞叹道:“好诗啊,读书之人,自当无畏无惧,具有如此的凛然正气!”

    “此人若在朝堂,定是一位宁折不弯的直臣,好男儿志当如此!”

    “本官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写出如此大气的词作!”他如此称赞一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翻开一页,出声念道:“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双双金鹧鸪?”

    念至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音调有所提高,脸上的表情由激昂变的有些茫然。

    他又翻开上一页,脸上的茫然更深。

    即使粉身碎骨也毫不惧怕,甘愿把一身清白留在人世间……

    上一页还是如此无畏无惧,正气凛然的好男儿,怎么翻过一页,就开始穿着绣着金鹧鸪的绫罗襦裙,慵懒的躺在床上,画一画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起来了呢……

    梁栋表情茫然,喃喃道:“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