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五十六章 你不也没有?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什么想法?”

    唐夭夭看着他,上下打量,嘴角含笑的样子,让唐宁有些不寒而栗。

    这一刻的她,不负妖精之名。

    “我们现在需要一位和意中人两地分离的女子……”唐夭夭看着他,叹息说道:“可是时间这么紧迫,我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人来?”

    这就不是唐宁要考虑的问题了。

    抄诗也是要动脑子的,什么都不顾,就知道一股脑儿的乱抄,会闹出大笑话。

    拿辛弃疾的诗给唐夭夭,这明显就不合适,意境对不上,情境也对不上。

    李清照的诗词,意境和情境倒是能对上了,人物经历又对不上,人家抒发的是对两地分离丈夫的思念之情,她们这一群单身狗只能思春,思念变思春,一下子就拉低了整阙词的档次。

    唐宁想着这些的时候,发现唐夭夭一直在盯着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他诧异的看了唐夭夭一眼,说道:“我又没有一位两地分居的意中人,再说了,我也不是女子……”

    唐夭夭摇头道:“你可以是的……”

    这就涉及到人身侮辱了,他必须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唐宁站起身,向腰间摸去。

    “你干什么!”唐夭夭双手捂着脸,两只眼睛从指缝里看着他,目光期待又好奇。

    唐宁从腰间取出一个小木牌递给她,这个相当于路引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上面记载有简单的个人信息,清清楚楚的刻着“唐宁,男”。

    唐夭夭没有看木牌,摆了摆手,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子,但是你可以扮作女子啊,让秀儿帮你打扮打扮,别人肯定认不出来,秀儿很会打扮人的……”

    唐宁收起木牌,转身向外面走去。

    本来以为帮她找一首诗就行了,没想到她居然得寸进尺,写诗还不够,还想让自己当女装大佬!

    他唐宁虽然不能说七尺男儿,但穿女子的衣服,男人的尊严何在?

    再说了,女装她又不给自己加钱……

    唐夭夭追出来,急忙道:“一千两,我把我爹奖给我的银子全都给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唐宁挥了挥手,继续向前面走去。

    唐夭夭追上来,再次说道:“我和吴文婷打了赌,赌注是一千两银子,那一千两也给你!”

    唐宁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认真说道:“这真的不是钱的问题!”

    唐夭夭急忙将他拽进屋子,说道:“我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但朋友有难,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虽然不是钱的问题,但是唐宁想要早些把欠唐夭夭的银子还给她,再帮三叔和三婶在城里盘下一间店铺,让他们做些小生意,一直闲在家里不好,小如也不能总是织布……

    这些需要不少银子。

    赚钱这种事情,男人做就行了。

    这一刻,唐宁的脑海中浮现出鲁迅先生说过的话。

    在华夏,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的艺术,就是男人扮女人。

    这一刻,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伟人的话,也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

    都是为了生活……

    “只此一次!”唐宁转身看着唐夭夭,咬牙道:“这件事情,除了你和秀儿,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唐夭夭拍了拍胸脯,说道:“放心吧!”

    她走到衣柜旁,打开柜门,开始翻找起来。

    唐宁想了想,说道:“先说好,我不穿你的肚兜!”

    “谁要你穿了!”唐夭夭羞红着脸,将一件白色裙装拿过来,说道:“穿这件,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穿了什么,只要你不说话,就不容易看出来……”

    她对秀儿招了招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他打扮!”

    唐宁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旁,秀儿将他的头发放下,很快就换成了一种唐宁叫不出名字,但曾经见钟意梳过的发型。

    用最快的速度梳好了头发,她又开始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粉末状物抹在他的脸上。

    女子的发型已经让他看自己有些不习惯了,但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更改。

    唐宁干脆闭上眼睛,任她施为。

    衣服上传来的淡淡香气,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这是唐妖精身上的香味,唐宁闭着眼睛,满脑子想的都是她。

    秀儿在他脸上抹完了东西,又开始画眉,结束了之后,又不知道在他的两颊描了些什么,最后是嘴唇……

    她将一张纸状物凑到唐宁唇边,说道:“张嘴,轻轻抿一下就可以了。”

    ……

    “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唐宁终于听到了秀儿长松一口气的声音。

    他睁开眼睛,秀儿和唐夭夭站在他的面前,脸上的表情都很古怪。

    “我就说了……”唐宁看着她们,摇头道:“我扮不了女人的……”

    “别说话……”唐夭夭看了他一眼,赞叹道:“我没想到,你扮女子,居然这么漂亮,只要你不说话,她们肯定发现不了……”

    她拉着唐宁来到一个巨大的铜镜前。

    唐家不愧是灵州首富,连铜镜都是落地可以照全身的那种。

    镜子里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熟悉是因为那就是他自己,陌生则是因为镜子里的面容,变成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子。

    眉目如画,婀娜多姿。

    东方化妆术,恐怖如斯。

    唐宁也不知道,他居然真有做女装大佬的天赋……

    他站在镜子前面看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唐夭夭,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有些男子的喉结较小,但女子的喉结,一般不会这么明显。

    “这个简单。”唐夭夭从柜子里取出一块丝巾,系在他的脖子上,高兴的说道:“这样就好了!”

    唐宁的体型偏瘦,穿上唐夭夭的衣服,从身形上看不出来什么,虽然比在女子中已经算是高挑的唐夭夭还要高挑,但也在正常的身高范围之内。

    只要不说话,别说别人,就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来。

    唐夭夭围着他的身体转了一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又皱了起来。

    她跑到桌旁,拿了两只梨子过来,递给他,试探说道:“要不,把这个塞到衣服里,这样就更像了……”

    “不用。”唐宁摇了摇头,目光在她胸前瞥了一眼,淡淡道:“你不也没有?”

    ……

    吴家。

    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一盏茶之前,薛芸就已经写出了作品,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好评。

    吴文婷看了某个方向一眼,问道:“都这么久了,夭夭姐怎么还不过来?”

    堂内某处,一名女子心中虽然焦急,但还是开口说道:“约定的时间未到,你急什么?”

    吴文婷身边的一名女子轻笑一声,说道:“该不会没有做出来,临阵脱逃了吧?”

    吴文婷摇了摇头,说道:“思敏,不要这么说,夭夭姐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我只不过是在花园里走了走,谁临阵脱逃了?”唐夭夭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二人说道。

    吴文婷站起身,笑着问道:“薛姐姐刚才已经写出了一首《一剪梅》,不知夭夭姐想好了没有?”

    唐夭夭还未开口,外面忽然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

    秀儿从外面小跑进来,说道:“小姐,表小姐来了,现在在家里等你呢!”

    “什么,表姐来了?”唐夭夭脸上露出“喜色”,说道:“快带我去见她……”

    她回头看着吴文婷,说道:“家里来了客人,我先失陪一会儿。”

    唐夭夭的举动,在吴文婷等人看来,自然就是很明显的临阵脱逃了。

    名叫张思敏的女子急忙上前一步,说道:“今夜这里热闹,唐姑娘家里有什么客人,不妨一起过来,大家互相认识认识也好……”

    唐夭夭看向吴文婷,脸上露出犹豫之色,说道:“表姐初来灵州,还不太熟悉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这样不太好吧?”

    “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多认识几位朋友,熟悉熟悉灵州风土人情……”吴文婷笑了笑,说道:“大家都是女子,这有何不好?”

    唐夭夭想了想,点头道:“这样也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