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四十一章 岳父劝说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钟府。

    钟明礼悠闲的抿了口茶,陈玉贤将路过门口的一名丫鬟叫进来,问道:“姑爷回来了吗?”

    那丫鬟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钟明礼放下茶杯,说道:“夫人,你急什么,苏家村在义安县,距离这里不近,他一来一回的,就算是有马车,也没有这么快。”

    “你知道什么……”陈玉贤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是担心,宁儿他不回来了……”

    “为什么?”钟明礼看着她,诧异道:“不回来他还能去哪里?”

    “小如姑娘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万一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不打算回来了……”陈玉贤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说道:“那意儿怎么办,她岂不是会成为灵州城的笑话,董刺史会不会再次发难尚且两说,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她一辈子的幸福不就毁了……”

    钟明礼闻言,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就在这时,刚才那丫鬟又跑了进来,说道:“老爷,夫人,姑爷回来了……”

    钟明礼站起身,说道:“我去看看他。”

    陈玉贤点了点头,又提醒道:“你的话不要说的那么直白,问问宁儿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行了……”

    “我知道。”钟明礼点了点头,迈出房间。

    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多,唐宁刚从外面回来,准备好好的整理整理思绪,钟明礼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

    他走到桌前坐下,看着唐宁问道:“那姑娘的身体怎么样了?”

    唐宁坐在他的对面,说道:“休养一段日子就不碍事了。”

    钟明礼看了看他,又问道:“回去这一趟,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

    唐宁摇了摇头。

    钟明礼见他的眉宇间似有愁色,想了想,说道:“你还年轻,有大好的年华,未来还要经历很多事情,这一次参加不了州试没什么,下此还有机会……”

    唐宁想的当然不是州试,他心里想的是,小如在苏家村,距离太远,万一有什么事情,他难以第一时间知道,要不要把她接到州城?

    住在钟府,她肯定不会适应,也不会答应。

    若是在外面买一处宅子,他又没有那么多钱,他平日里没有用钱的地方,零花钱还是上次钟意给的……

    钟明礼看着他,忽然问道:“那位小如姑娘,你打算怎么办?”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先将她接到州城。”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是该这样,距离近了,照顾起来也方便一些,这件事情,我来安排……”

    唐宁其实并不打算求助于岳父大人,正要拒绝,钟明礼却忽然看着他,说道:“其实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很奇妙,不一定是越早越好……”

    唐宁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上一句还是小如,下一句就扯到缘分,这个话题转移的,是不是太生硬了?

    钟明礼笑了笑,说道:“我和你岳母在一起近二十年,从来没有过大的争吵,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先不说他今天说的话题为什么这么九曲十八弯,单说他们夫妻两个为什么从来没有过大的争吵……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相处,唐宁当然知道。

    因为一旦争吵的规模变大,趋于激烈,争吵的原因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居然敢和岳母大人吵……

    然后他就该捶背捶背,该捏肩捏肩,哪里还吵得起来?

    不过这句话他不能说出来,唐宁看着钟明礼,装作不确信道:“因为缘分?”

    钟明礼摇了摇头,说道:“要说缘分,也不尽然,其实在她之前,我还遇到过一名女子。”

    他看着唐宁,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唐宁从桌上的盘子里抓了一把瓜子,问道:“后来呢?”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分开了。”钟明礼看着他,说道:“再后来我考中进士,之后又遇到了你的岳母,这十几年来,经历过许多的风风雨雨,同舟共济,一路走来,也是这般的和和美美……”

    唐宁还以为这是一段青梅竹马斗不过天降的陈年大戏,听完有些失望,却也不知道岳父大人今天心血来潮讲他的情史做什么?

    钟明礼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缘分之事,无关先后……”

    唐宁将手中的瓜子放下,轻咳一声。

    “我曾经也如你一样……”钟明礼看着他,说道:“缘分不讲先后,更没什么道理,有些人有缘无分,有些人有份无缘,这些事情,你以后就明白了……”

    唐宁目光瞥了瞥门外,再次咳了一声。

    “你喉咙不舒服?”钟明礼看了看他,随手从桌上取过一只杯子,说道:“喝口水润润喉咙。”

    “哦,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钟大人还有一个差点谈婚论嫁,有缘无分的青梅竹马?”

    一道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钟明礼身体一颤,手中的茶壶险些摔在地上。

    ……

    唐宁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他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关上。

    他其实不傻,他知道刚才岳父大人说那句话的意思。

    他担心他会因为小如,抛弃钟意,这样一来,钟意这辈子,便全都毁了。

    他和钟意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就凭她每天晚上不间断的为他下厨,就凭钟家对他的恩惠,他也不能让她陷入那样的境地。

    可他也不能不管小如,虽然他不是她知道的那个“小宁哥”,但这句话说出去,谁会信,唐宁自己也很难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

    能每天行走几十里路,在州城和村子之间来回奔波,苦苦寻觅,这样的女子,要是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与禽兽何异?

    还有一点很重要。

    如果他不管小如,岂不就成了唐世美?

    如果有好事者将他们自己脑补的故事改编成段子,他不就成了一个为了傍上县令大腿抛弃青梅竹马未婚妻的负心之人?

    后世可能再也没有铡美案,取而代之的,是铡宁案……

    他今天看过他的户籍了,他今年才十七岁,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

    也就是说------他还是个孩子啊!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为什么要面对这样的事情?

    他走出院门口的时候,看到唐夭夭站在前方不远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原地踱着步子。

    唐宁叹了口气,她对于一个绣球将自己砸失忆,已经够自责的了。

    在这件事情上,苏如和钟意之间,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唐夭夭一定觉得是她自己。

    唐宁需要开导开导她,要不然,他真的担心唐妖精心里哪一关过不去,会想不开。

    唐宁走过去,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唐夭夭抬头看了他一眼,唐宁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肿。

    她看着唐宁,问道:“你真的没办法参加州试了吗?”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真的不怪你,反正我也考不上,我今天才知道,我以前都不好好读书的……”

    唐夭夭知道他是安慰自己,心中更加内疚,声音里面也带着哭腔:“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不会错过州试,小意和那位姑娘也不会……”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说好了,你教我武功,我们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吗……”

    唐夭夭抹了抹眼睛,“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最多你教我武功的时候,认真点,负责点,把你最厉害的功夫都教给我……”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上下打量了一番唐夭夭,目光热切的看着她,说道:“你要是真的觉得亏欠我太多,想要偿还的话,要不……”

    唐夭夭被他的目光看的心寒,面色一惊,双手护胸,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唐宁看着她,期待道:“要不,你借我点钱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