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四十章 欠下的债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彭琛这个人很怪,居然随身带着铁链子。品書網

    唐宁很怀疑,这个总是板着一副死人脸的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是铁链子不是绳子------这是特殊癖好的特殊癖好了。

    冰冷的铁链套在脖子,那个胖子已经被吓傻了。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院子里面有官差,又惊又慌,“我没有罪,你要干什么……”

    彭琛看了看他,面无表情道:“这句话,你留着去和钟大人说吧。”

    侮辱朝廷命官这条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用来吓唬人,是肯定足够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啊……”

    “饶命,大人饶命!”

    ……

    那胖子吓得面如土色,彭琛觉得聒噪,将他拖了出去。

    彭琛忽然拿出一条铁链,不止那胖子被吓到,连那汉子和妇人都吓了一跳。

    那妇人看着唐宁,又看了看门外,张了张嘴:“小宁,这……”

    唐宁看着她说道:“他下次再敢来捣乱,你们去衙门告他,抓他几次,他老实了。”

    那汉子说道:“他爹可是郑员外,衙门会因为这么小的事情抓他吗?”

    “不用怕,我们衙门里有人。”唐宁笑了笑,说道:“别说是他,是他爹,也照抓不误……”

    那汉子这才想起来,唐宁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可是县令家的姑爷,不是经常被那个死胖子欺负的小宁了。

    想到这件事,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问道:“你和那县令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他家姑爷,那小如怎么办?”

    “三叔……”苏如急忙走前,说道:“小宁哥刚才奔波了一路,你让他先进屋歇歇吧……”

    那妇人急忙将他带进屋,说道:“对对对,小宁,先进屋喝口水……”

    那汉子正要进屋,被苏如拦住。

    “三叔……”苏如看着他,说道:“以后在小宁哥面前,不要再提起这件事情了……”

    “为什么?”苏山看了看她,疑惑道:“为什么不提,他说了,等他考以后娶你的,现在这算是什么事情?”

    “钟姐姐人长得漂亮,又是大才女,身世又好,她才是小宁哥的良配……”苏如脸露出笑容,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把他当哥哥的……”

    苏山皱着眉头,说道,“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你以为你能骗过我?”

    苏如摇了摇头,说道:“总之三叔不要再逼他了,只要小宁哥没事好……”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喃喃道:“那匹布快织好了,明天拿去卖掉,他在州城,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钱,小宁哥又不愿平白受别人恩惠……”

    ……

    唐宁坐在屋内,略微有些失神。

    这间屋子很是破落,仅有的几件家具,也都陈旧的不像样子。

    虽然破落,但却格外熟悉。

    刚才三叔和小如的话,他不是没有听到。

    苏如和以前的唐宁,虽然很大可能没有婚约,但显然是青梅竹马,私定终身的那一种。

    他也是唐宁,却不是那个唐宁,但别人都认为他是那个唐宁,而且他不能向别人证明他不是那个唐宁。

    听起来很绕口,也很狗血,可这是事实。

    苏如从门外走进来,说道:“小宁哥,我带你去看看你以前的房间吧。”

    唐宁点了点头。

    苏如住在三叔家的隔壁,作为她家的童养夫,唐宁当然也住在那里。

    这间屋子唐宁刚才看到的还要破落一些,但却更加整洁。

    走进屋子之后,苏如指了指门口的一处房间,说道:“这是我的房间……”

    她又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间,说道:“这是小宁哥以前住的房间。”

    唐宁掀开门帘进去,他的房间更加整洁,正对着房门的,是一个书柜,书柜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多书籍。

    唐宁心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他在房间里面走了一圈,摸了摸书柜,从书柜取了几本书下来,随意的翻了翻。

    他明明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但这一切,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遍。

    看着他脸露出回忆之色,苏如的表情有些期待。

    “小如。”唐宁忽然回头看着她,问道:“如果我再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怎么办?”

    “算是小宁哥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苏如看着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小宁哥也是我的小宁哥。”

    唐宁笑了笑,说道:“如果想不起来,你能不能把以前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讲给我?”

    苏如点了点头,脸恢复了一丝红润,说道:“当然……”

    ……

    唐宁在苏家村待了一个多时辰,时候便差不多了。

    他看着苏如,说道:“你好好在家休养,我明天再来看你。”

    三叔还有些期待的看着他,问道:“你真的想不起来我了,连名字也忘了……”

    唐宁是真的丢失了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要不然,也不会连小如都认不出来。

    至于三叔的名字……

    一个大男人,五大三粗的,居然起了苏珊这么一个女性化和国际化的名字,这谁能想到?

    唐宁和彭琛走出去的时候,一个胖胖的年男人迎来,将一个小包塞在唐宁的怀里,小声道:“唐公子,冲儿他不知道钟县令,不是故意冒犯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这么多年的情谊,饶了他吧……”

    不用说,这位应该是那位郑员外了。

    刚才三叔可是告诉他了,这姓郑的小子,这么些年来,一直在打小如的主意,没少欺负他-------这么多年的情谊,更不能放过他了。

    更何况,他塞给自己的这点银子,还不如唐夭夭给那些大夫的小费呢……

    唐宁看了看郑员外,说道:“放心,看在这么多年的情谊,他要是挨板子,我会让他们下手轻一点的……”

    他看了看彭琛,说道:“带回去吧。”

    马车,那胖子哭嚎道:“唐宁,唐宁,你不能这样,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泥巴,我还借过书给你呢……”

    唐宁看着他,忽然问道:“是不是你?”

    胖子抹了抹眼泪:“我,什么是我……”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巴掌,哭诉道:“我以前老欺负你,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让我爹免了你家的租子,也免了三叔家的租子,我求你了,打板子好疼的,我不要进牢房……”

    三叔刚才其实已经告诉他了,这郑胖子一直对小如有意思,和唐宁互相看不顺眼,但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是嘴的冲突,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在地租,也从来没有难为过他们。

    那天对他动手的那些人,应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下去吧,这次放过你,下次要是再欺负小如,和这次的帐一块算……”

    那胖子脸露出喜色,将自己的胸膛拍的直响,保证说道:“你放心,以后谁要欺负小如,我让我爹加他家的租子,让我家的狗去他家门口撒尿……”

    唐宁对这胖子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了,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

    彭琛将他脖子的铁链取下,停下马车,那胖子灵活的跳下马车,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唐宁靠在车厢,脸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

    他继承了这个唐宁的身体,也继承了他欠下的债……

    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能再这么心安理得的混吃等死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