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三十九章 没听说过!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陈玉贤看着她,急忙道:“姑娘,你的身体还没有好,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休息……”

    “不碍事。品書網 ”苏如看了看她,微笑道:“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陈玉贤握着她的手,说道:“孙神医说你的身子骨虚弱,这些天你在钟府里好好休养……”

    苏如摇了摇头,说道:“我真的已经不碍事了,一会儿回去,要不然,家里的叔叔婶婶会担心的。”

    陈玉贤皱着眉头,说道:“这怎么行……”

    “知道小宁哥没事,我放心了。”她看了看钟意,笑着说道:“嫂嫂真漂亮,和小宁哥在一起,很般配呢……”

    钟意脸色微红,低头道:“小如妹妹也很漂亮……”

    苏如低下头,小声道:“我嫂嫂差远了,嫂嫂还是大才女,我……,我都没读过书的。”

    陈玉贤插嘴道:“别站在这里,进去说话吧……”

    苏如坐在床,陈玉贤坐在床头,笑问道:“小如,你家里现在还有什么人?”

    苏如说道:“爹娘去世以后,只有我和小宁哥了。”

    陈玉贤有些心疼的看着她,问道:“你们以前的日子,一定过得很不容易吧?”

    苏如脸露出笑容,说道:“也没有那么苦,平日里若是有什么难处,三叔和三婶也会帮帮我们……”

    陈玉贤点点头,说道:“以后可得好好谢谢他们……”

    岳母大人和苏如在里面聊着家常,唐宁取了纸笔,孙神医写了一个药方,他交给彭琛,让他帮忙去抓药。

    “去唐家药铺吧。”唐夭夭看了看彭琛,说道:“说我让你去的。”

    “听唐姑娘的吧。”唐夭夭家也做药材生意,报她的名字,起码不会遇到坑蒙拐骗,以次充好的事情。

    唐夭夭用肩膀碰了碰他,问道:“这位姑娘,是你的妹妹?”

    唐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唐夭夭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唐宁也说不清楚,苏如和他的前身是什么关系,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他们的关系,绝对不像她说的,普通兄妹关系。

    他现在有些乱。

    很乱。

    他不是那个唐宁,这个世界的唐宁已经死了,然而他又的确以他的身体活着,和这具身体有关的人是苏如,和这具灵魂有关的人是钟意-------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复杂的伦理问题。

    她们在房间里面聊了一会儿,苏如便要回去了。

    岳母大人和钟意劝了很久,也没有留下她。

    唐宁问过了孙神医,那一颗大还丹的作用,会慢慢发挥出来,她只需要静养行,不需要再用任何的补品了。

    他拗不过苏如,只好亲自送她回去。

    苏家村距离灵州州城有三十余里,正常人徒步的话,大概要三个小时。

    一来一回,只少需要六个小时以,也是三个时辰。

    唐宁坐在马车,看着苏如问道:“这两个月来,你每天这么走过来,再走回去?”

    苏如点点头。

    想到她一个弱女子,每天要从苏家村到州城,再从州城回去,来回六十余里,唐宁的心里不由自主的一紧,转移话题道:“小如,你说说我们以前的事情吧……”

    苏如抬头看着他,脸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小宁哥以前是这么叫我的……”

    “以前的小宁哥可聪明了,私塾的先生说,你以后一定能状元的……”她说着说着,有些担忧的看着唐宁,说道:“小宁哥,你不要担心,错过了这次州试,还有下次,你一定能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没事……”唐宁笑了笑,说道:“以后还有机会,你先睡一会儿,到村子了我再叫你……”

    苏如点了点头,乖巧的闭了眼睛。

    一辆马车徐徐驶入苏家村,引得村民纷纷出门观看。

    马车不是稀罕东西,在州城里经常见到,但是村子里除了郑员外家,没有人有马车了。

    今日驶进村子的马车,苏员外家的看起来还要气派。

    远远的看到有人从马车里下来,有人惊呼出声。

    “那不是小如吗,她怎么从马车下来了?”

    “那是小宁啊,小宁也回来了!”

    “他们身边怎么还有官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村民们远远的围着马车,指指点点。

    “小如,你回来了……”院子里面,一名年汉子从屋内走出来,看到苏如,脸刚刚露出喜色,扫到她身旁的唐宁时,喜色变成了怒色,大声道:“姓唐的,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还有脸回来!”

    苏如面色一白,急忙前两步,说道:“三叔,你听我说,小宁哥他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片刻之后,那汉子脸露出狐疑之色,围着唐宁转了几圈,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唐宁点了点头。

    那汉子眼睛瞪大:“你连我也不记得了?”

    唐宁看着他,疑惑道:“你是……”

    “我是你三叔啊!”大汉瞪大眼睛看着他,难以置信道:“你连我都忘了,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去年你半夜生病,是我背着你走了三十里路,要不是我,你早……”

    “三叔……”苏如连忙走过来,说道:“小宁哥只是现在忘了,以后会想起来的……”

    唐宁看着他,脸的表情有些尴尬,说道:“三叔……”

    大汉非常大度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脑子糊涂了,我不和你计较……”

    一名妇人站在那大汉的身后看着他,高兴道:“回来了好,回来了好,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小如有多么担心……”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唐大才子回来了……”院门忽然被人推开,一道人影从门外走进来。

    妇人面色一变,急忙道:“冲少爷,你怎么来了……”

    衣着华丽的胖子手握着一把折扇,用力的扇了扇,脸的肥肉随之抖了几抖,笑道:“这不是许久不见唐大才子,有些想念吗,得到了消息,马赶过来了……”

    “他是谁?”唐宁看着那胖子问道。

    那胖子怔了怔,问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他哈哈笑了起来,将那扇子收起,指着他,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该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妇人急忙前,说道:“冲少爷,小宁他前些日子受了伤,忘记了些事情,您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还真是读书读傻了……”那胖子将折扇放在手里掂了掂,看着唐宁,说道:“你们家种的地都是我们家的,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他看着苏如,摇了摇头,说道:“小如你也真是的,嫁给一个傻子有什么好,不如嫁给我,以后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那妇人扯了扯唐宁的袖子,说道:“他是郑员外的儿子,苏家村的地,有一小半都是郑员外家的……”

    唐宁更加疑惑了,问道:“郑员外又是谁?”

    那胖子脸露出一丝怒色:“你连我爹是谁都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你爹是谁,我怎么知道?”唐宁诧异道:“要不,你回去问问你娘?”

    “我当然知道我爹……”那胖子说了一句,才反应过来,怒道:“你在骂我!”

    他说完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个捡来的,知道你爹是谁了?”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爹叫钟明礼。”

    “钟明礼?”那胖子愣了愣,“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唐宁目光望向那胖子的身后,问道:“侮辱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哗啦!

    彭琛不知道从身什么地方摸出一串铁链,套在那胖子的脖子。

    他看着怔在原地的胖子,淡淡道:“杖二十,视其罪行轻重,再行量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