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二十六章 郎情妾意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

    庭院之,胡瑾口喃喃几句,抽了抽鼻子,擦擦眼泪,忽然笑了起来。

    名叫小柔的少女抹了抹眼睛,眼依然泪光涟涟,抬头看着她,问道:“胡姐姐,你笑什么?”

    胡瑾有些生气道:“我们都被小意给骗了!”

    “啊?”名叫小柔的少女怔了怔,问道:“钟姐姐怎么了?”

    胡瑾看了看她们离开的方向,撇嘴道:“你看她刚才那郎情妾意的样子,哪像是有什么离肠恨泪?”

    众人错愕之后,便恍然大悟。

    是啊,虽然钟意被刺史逼婚,无奈之下,只能抛绣球招亲。

    但福兮祸兮,谁又能说得清楚,能有一个一表人才,如此爱她护她的相公,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听刚才钟家姑爷说的吗?

    七夕那晚,人家没去参加什么诗会,是抛下她们,孤男寡女两个人在房间里饮酒做诗,谁知道他们喝醉了以后,还没有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首诗词,怕是她在失意落寞之时做出来的,却不适用于现在。

    刚才她小鸟依人,那钟家姑爷更是实力护妻……

    现在的她,郎情妾意,甜甜蜜蜜,哪有还有什么愁绪……

    难怪她刚才不愿意把这首词拿出来……

    薛芸脸色有些发白,喃喃道:“如果这真是她写的,她为何不早拿出来……”

    名叫小柔的少女瞥了瞥她,说道:“你刚才没听到吗,钟姐姐那天晚喝醉了……”

    薛芸深吸口气,说道:“算是喝醉,也不可能忘记……”

    “你怀疑这不是小意写的,如果不是小意写的……”胡瑾看了看她,笑问道:“那你是觉得,刚才那首,是她的相公写的了?”

    薛芸嘴唇张了张,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那首词明显是女子所作,况且,无论是当日的天气,还是心境遭遇,都与钟意十分吻合,虽然风格与她平日里有所不同,但许多人词风多变,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看到薛芸哑口无言,胡瑾长松了一口气。

    唐宁也长松了一口气,要找到这么一首为她量身打造的诗词,太费神也太费能量了,刚才那些东西都白吃了,现在好饿啊……

    刚才和孙神医以及那位方大人去往静室的时候,刚好看到钟意和唐夭夭被围起来的情形。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看出钟意遇到了麻烦。

    他还没有问过钟意和唐夭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想不到这些才女之间,也有这样的明争暗斗,如果不是他恰好想起来朱淑真有这样的一首七夕词,今天的事情,怕是会有些麻烦。

    “情急冒犯,朱姑娘勿怪,勿怪……”唐宁在心暗自念了几句,对另一个世界的朱大才女表示歉意。

    他这才放开钟意的手,对前方几道身影拱了拱手,说道:“孙老,方大人,让你们久等了。”

    孙神医连连摆手:“无妨,无妨……”

    方姓男子看着钟意,面露欣赏之色,说道:“钟家才女,果然名不虚传……”

    唐宁看着她们,介绍道:“这位是方大人,孙神医……,你们都认识了。”

    唐夭夭和钟意给两人见礼。

    唐宁这才看着孙神医,说道:“刚才又想起了一些,未免一会儿又忘了,还是快些过去……”

    孙神医慌忙道:“快,赶快……”

    庭院之,有女子望着从一侧长廊走过的身影,诧异道:“那,那好像是方大人……”

    “难道方大人,是他说的那个朋友?”

    “钟姑娘也跟着去内堂了……”

    名叫薛芸的女子,望着那几道身影消失,身体晃了晃,脸色更加苍白。

    一处房间门口,孙神医看着唐宁,说道:“唐小兄弟,你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钟意和唐夭夭在另一处房间,那个胖乎乎的小姑娘站在唐宁身边,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她想了想,说道:“我能进去吗?”

    年男子看了看她,轻声道:“小月,不得无礼……”

    小姑娘“哦”了一声,失望的低下头。

    唐宁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方姓男子诧异的看着他,疑惑道:“唐公子,这……”

    唐宁看着他,解释道:“那一卷内容,刚才便是和她说话的时候想起的,或许,这次也会有什么用。”

    年男子看了看孙神医,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点头道:“既然如此,小月你便和唐公子进去吧,进去以后,不要胡闹。”

    小姑娘点了点头,保证道:“大伯放心,我不会胡闹的。”

    她跟着唐宁走出去,等唐宁关门,立刻看着他,期待的问道:“什锦锅子是什么?”

    唐宁没有回答,揉了揉肚子,看着她问道:“有吃的东西吗?”

    “没有。”小姑娘警惕的后退了几步,飞快的摇了摇头。

    唐宁无奈的说道:“可是我没有东西吃,肚子饿,想不起来什么是什锦锅子啊。”

    小姑娘脸露出犹豫之色,似乎是在天人交战。

    好一会儿,她才从袖取出一小包东西,恋恋不舍的递给唐宁,说道:“只有这么一点儿了。”

    唐宁吃完了那一小包糕点,还是有点不太够。

    他看了看小姑娘,问道:“还有吗?”

    小姑娘连连摇头:“没有了,没有了。”

    “可我才想起来了一半……”

    小姑娘皱着眉头,许久,才从袖又取出来一包东西,咬着牙递给唐宁。

    唐宁吃完了那一包干果,目光再次望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开口,小姑娘的头便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连声道:“没有了,这次真的没有了!”

    唐宁看着他,摇头道:“放心,我吃饱了……”

    小姑娘终于放下了心,长长的舒了口气,从袖再次掏出来一包糕点,捏了一块,熟练的送进嘴里……

    唐宁在桌前坐下来,提起笔,随口说道:“你叫小月啊……”

    “我叫方新月。”小姑娘抹了抹嘴角,说了一句,又问道:“什么是什锦锅子?”

    “方新月……”唐宁想了想,问道:“为什么不叫方满月呢?”

    “为什么要叫方满月?”

    “因为满月新月胖啊……”

    小姑娘脸露出怒色,不满道:“我不理你了!”

    说完气呼呼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她又跑了进来,跑到唐宁身边,低下头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问道:“什么是什锦锅子?”

    “什锦锅子,是把很多菜放在一个锅里煮……”

    小姑娘怔了怔,喃喃道:“那不是大烩菜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也没有错。”

    “你骗我!”小姑娘抱着他的胳膊,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把我的千层酥还给我……”

    唐宁摇头道:“别这么小气嘛……”

    小姑娘瞪着他,说道:“大骗子……”

    “要不,我再教你锅包肉怎么做?”

    “好!”

    ……

    另一处房间,唐夭夭一脸八卦的看着钟意,问道:“你不是说那天晚在下棋吗,怎么还喝酒了,还喝醉了,对了,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很厉害吗……”

    钟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脸色苍白的可怕,唐夭夭意识到以后,关切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孙神医……”

    钟意抓住了她的手腕,摇头道:“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休息休息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