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如意小郎君 第三章 狗血剧情

时间:2018-07-08作者:荣小荣

    唐宁没想到自己的便宜岳父居然是县令,这下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没用了,即便他还没有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但自古民不与官斗,初来乍到的,他不敢冒这个险。

    坐在房间里,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想明白一件事情。

    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他还真不能走。

    先不说那位钟姑娘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他就像是真的失忆一样,不知道自己是谁,家住何处,这到底是什么朝代,什么地方------最起码,在搞清楚这些事情之前,他不能走。

    这是最稳妥,也是最安全的选择。

    “姑爷……”一名少女走进来,将一床被褥放在床上。

    少女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鹅蛋脸,穿着一身素色衣裙,看起来萌萌的,唐宁刚才在房间里见到过。

    后世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大概还在读中学,唐宁看着她,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像极了诱惑无知少女的坏叔叔。

    可是没办法,眼前的少女,是他能最快接触到的,让他了解这个世界,以及身边事物的人了。

    “姑爷叫我晴儿就好了。”少女声音柔柔的说道。

    唐宁坐在房间里的方桌旁,面带微笑的对她招了招手,说道:“晴儿啊,你过来,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

    片刻之后,少女站起身,说道:“姑爷,小姐那边还有事情,我先过去了。”

    “去吧。”唐宁点了点头,时间很短,他从晴儿这里了解到的东西很有限,但他对所处的这个世界,起码有了一点儿最基础的认识。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叫做灵州城,灵州州城,又由永安县城和义安县城组成,他的便宜岳父,就是永安县县令。

    灵州隶属于陈国,唐宁也不知道这个陈国是历史上的哪个陈国,估计小丫鬟自己对于历史也是懵懵懂懂的,这个他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不用着急。

    他从晴儿口中了解更多的,是关于钟家,以及刚才那位钟小姐的事情。

    按理说,这位便宜岳父是一县之令,妥妥的一把手,但奈何永安县不是偏远的郊县,而是地处灵州州城,上面还有灵州刺史等一大堆官员能够将他压的死死的。

    这也是钟小姐今日抛绣球招亲的原因。

    故事说起来其实很狗血,灵州刺史家的公子看中了这位钟姑娘,多方施压,胳膊拧不过大腿,县令斗不过刺史,那刺史公子在灵州恶名远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钟小姐宁愿抛绣球招亲,也不愿委身于他,奈何那位刺史公子早就派人守在了绣楼下,还赶走了围观群众,只有他不明真相的闯了进去,于是------于是他就出现在这里了。

    难怪今天那些人拼了命的抢他的绣球,守了这么久的桃子被别人摘了,谁心里都不舒服。

    这么狗血的剧情,哪怕是唐宁知道的那位名叫荣小荣的以写狗血剧情著称的网文作者也不敢这么写。

    可它偏偏就是发生了。

    房门口传来脚步声音,有人敲了敲门,随后就有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一位就是他如今名义上的妻子,钟意,很好听的名字。

    她身旁是一位绿裙女子,年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颜值也不分上下,气质却迥然不同。

    钟意属于古典美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温婉大方的感觉,这位绿裙女子看上去------让人头疼。

    头疼是真的头疼,刚才从晴儿口中得知,给绣球里塞石头的主意就是她出的,绣球也是她亲手砸下去的,如果她没有砸那一下,唐宁现在大概还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在那,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宽敞舒服的房间里,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有一个做县令的岳父,所以唐宁应该------谢谢她?

    唐夭夭。

    眼前的女子有一个很妖的名字,也是到目前为止,唐宁听了就头疼的名字。

    巧合的是,他居然和自己同姓……

    钟意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问道:“你……,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吗?”

    唐宁摇了摇头。

    钟意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连自己叫什么也忘记了吗?”

    唐宁想了想,说道:“总要有个称呼的,就先叫我唐宁吧,总觉得这个名字,莫名的熟悉。”

    唐夭夭咬了咬牙,心中暗啐一声,连随便取个名字都要随她的姓,这是打算赖上她了吗?

    随后她就有些泄气,祸是她自己闯出来的,至少在他的记忆恢复之前,她要对他负责到底。

    “唐宁……”钟意重复了两遍这个名字,微微点头。

    唐宁看着她,忽然问道:“这里有没有什么书籍,我想看些书,或许能找回一些记忆……”

    钟意想了想,点头道:“你随我来。”

    钟府很大,钟意带着他,穿过了两条长廊,三个月亮门,才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

    唐宁很怀疑,一个县令是怎么买下这么大的宅子的,在他的记忆中,无论什么朝代,县令的工资好像都不是很高,穷的揭不开锅的也有,自己的便宜岳父,该不会是个贪官吧?

    钟意看着他,说道:“这里是我的书房,想要看什么书,你自己去找吧。”

    “谢谢。”唐宁点了点头,迈步走进去。

    钟意没有和他一起进去,绿裙女子拉着她走远了一些,看着她,问道:“你真的要嫁给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啊?”

    钟意微微一笑,说道:“嫁给谁,也比嫁给那个人要好。”

    “不行!”唐夭夭皱起眉头看着她,说道:“你以前说过,你要嫁的人,一定要是才高八斗的大才子,这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有责任帮你解决……”

    ……

    唐宁听不到院子里面两女的对话,他的注意力全在这处书房。

    书房空间虽然不大,但布置的却极为精致,三面墙都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是各种书籍,涉及经史,词赋,书画……

    桌上有一本书是翻开的,唐宁扫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娟秀,应该是钟意做的读书笔记,唐宁没有再看,也没有乱动她桌上的东西,径直走到一排摆满史书的书架旁。

    他抽出一本,翻开。

    字迹当然不是他熟知的简体字,好在也不是什么鬼画符,是很中正的楷体,说明他穿越的朝代不算太远,也不大可能穿越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年代。

    唐宁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繁体字,但奇怪的是,这本书他看起来毫无障碍,对于书上的字体,也格外的熟悉。

    他只能将之归结于这具身体之中某种不可磨灭的记忆,熟悉的字体,熟悉的夏商周,让他的心中亲切感倍增。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又十国,赵宋王朝……

    朝代名字倒是对上了,可是细看历史事件,唐宁就有点懵了。

    不对啊,秦朝居然存在了五十年,多出了好几十年,他记得大唐存在了近三百年,这里只剩一百多年,另外的一百五十年是被狗吃了吗?

    这些史书所记载的历史大事件,他熟悉的不少,不熟悉的更多。

    确定这是史书不是小说?

    唐宁有些不信邪的翻开下一本。

    下下一本。

    下下下一本。

    ……

    夜已深,唐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看了一天的史书,又不得不接受了一个现实。

    这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世界,茫茫的历史长河中,他熟悉的东西有很多,但不熟悉的更多,真要用熟知的历史去一一对应,他绝对会疯掉。

    这算是架空世界,还是平行世界?

    他不知道。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另一件堪称神奇的事情。

    他的记忆出了一些差错。

    穿越过来之后,他没有得到这具身体原有的记忆,自己原本的记忆,更是被剥离出来。

    剥离的意思是,他可以轻易的回忆起一些事情。

    包括他两岁的时候尿床,三岁的时候摔了一跤,四岁的时候被送到孤儿院,包括在他记忆中早已模糊和忘却的,已逝父母的脸庞。

    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他可以随意的翻阅自己二十几年的记忆,精确到分,精确到秒,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心念一动,便有清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绝对的高清无码。

    不过,对于一个单身二十三年的骨灰级单身狗来说,有没有码,区别也不大了……

    他躺在床上,翻阅着自己的记忆,尤其是四岁之前,父母还健在的时候,这是他在孤儿院待着的这些年里,最期盼,也是最缺少的东西……

    他看着每一帧画面,直到意识开始模糊……

    ……

    “姑爷……”

    “姑爷,姑爷,起床了……”

    “姑爷,快起来,今天早上要和小姐去给老爷夫人请安。”

    昨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唐宁眼皮重若万钧,耳边传来晴儿清脆的声音,他翻了个身,含糊道:“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再不起就晚了!”

    “姑爷,姑爷……”

    ……

    名叫晴儿的丫鬟推了推他的身体,唐宁不为所动,小丫鬟噘着嘴跑出去,大声道:“小姐,姑爷早上硬不起来!”
小说推荐